第34章 退婚风波(中)-斗-

第34章 退婚风波(中)

  “以萧叔叔的意思,如果萧家的实力超过纳兰家族,刚刚嫣然是不是已经死了?萧叔叔五星大斗师,我爷爷五星斗王,我师傅更是斗皇级别,我何曾威胁过萧家?”

  所有人都是一震,一时间谁也说不出话来!

  是啊,今日是纳兰嫣然前来协商接触婚约,并没有提前公开,对于萧家颜面并无多大损伤。

  还有就是,一名斗王强者或者斗皇强者,一个举手投足就可以把萧家打入轮回之地,可是这个丫头并没有那么做!

  而是前来好言相商!

  不用说这是对于娇生惯养,圣城三姝之称的纳兰家族大小姐,估计就是任何一个女人,也做不到她这般的温和。

  “我退婚,于家族势力无关,与宗门强盛衰弱无关,我就问萧叔叔一句,我自幼与萧炎指腹为婚,这一十四年,自从萧林爷爷去世之后,无论是萧炎还是萧叔叔,你们谁曾登门提过此事?”

  整个大厅哑口无言。

  “你们不提,我始终就是名花有主之人,我清清白白的身子,却从小被圈进了萧家,而你们始终没有给我名分,这就是萧家的作为吗,别说是秦晋之好,就凭借我爷爷和萧林爷爷之间的关系,这几年你们谁曾去拜访过我纳兰家?”

  整个大厅哑口无言。

  “你萧炎,四岁练气,十岁九段斗之气,十一岁斗者,无非就是你认为自己的天赋绝顶,我配不上你,在你最辉煌的时候,你没有来找我,然后你斗气消失,跌落尘埃,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你依旧没有来找我,在你眼里我算什么?”

  整个大厅哑口无言。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萧炎和这位萧薰儿姑娘并非只是兄妹这么简单吧,还真是郎情妾意,我没有别的意思,你扪心自问,这是你作为一个未婚夫应该做的事情吗?”

  “我纳兰嫣然今日来选择退婚,我选择的只是我自己的一条路,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纳兰嫣然的话语掷地有声,一时间整个萧家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反驳的。

  就连萧炎和萧熏儿两人也不禁脸色通红。

  在萧薰儿四到六岁的时候,萧炎每晚都会潜入萧薰儿的房间,借温养骨骼与经脉的名头,把萧薰儿的身体摸了一个遍。

  如果是斗气大陆的一个正常人也就罢了,而萧炎是从地球穿越过去的地球人,这么做很明显的有吃人家豆腐的嫌疑,一个猥琐大叔,半夜三更钻入一个小萝莉的房间,把人家的身子摸遍,而且一摸就是三年!

  而且还是在萧炎明知自己有未婚妻的前提下这么做的。

  德行高下立分。

  也许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纳兰嫣然半分。

  纳兰嫣然说完,转过身看了眼旁边的葛叶。

  葛叶苦笑一声,赶紧起身。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纳兰嫣然可以使使小性子,发发小脾气,但是这件事终究还需要大人来收尾:“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葛叶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一只通体泛绿的古玉盒子在手中凭空出现……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精神为之一畅。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三拼丹药,聚气散?”

  古匣子之内,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正静静的躺卧,而那股诱人的异香,便是从中所发。

  在斗气大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须在体内凝聚斗之气旋,而凝聚斗之气旋,却是有着不小的失败率,失败之后,九段斗之气,便将会降回八段,有些运气不好之人,说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复的凝聚,却让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段,导致前途大损。

  聚气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位九段斗之气,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气旋!

  大厅之中,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厅内的少年少女们,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

  “呵呵,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望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葛叶心头也不禁为这个萧家感到悲哀。

  “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闻言,三位长老耸然动容。

  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一手炼药之术,神奇莫测,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都是无路可寻。

  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而且本身实力,早已晋入斗王之阶,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恐怕其价值,将会翻上好几倍。

  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

  “萧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脸色一沉,一位长老怒喝道。

  “萧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长老,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你们还会这么说么?”萧炎缓缓站起身子,嘴角噙着嘲讽,笑问道。

  “你……”闻言,三位长老一滞,脾气暴躁的三长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气缓缓附体。

  “三位长老,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这事,他是当事人,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萧薰儿轻灵的嗓音,在厅中淡然的响起。

  而萧薰儿的话语一起,纳兰嫣然则是有些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噗嗤!

  大厅中很多少年则是直接笑喷了出来。

  萧炎的未婚妻前来退婚,哪里有萧薰儿什么事情,这个丫头偏偏要在里面插一脚,搞的就好像一个小三在正妻面前抢老公似的。

  反应过来的萧薰儿突然脸色涨红,闷闷的坐下去,不再言语。

  在心里,对于萧炎的某些做法也开始有了一些不认同,毕竟纳兰嫣然的那些话语也让萧薰儿心里对于萧炎的做法也感觉有些不妥。

  毕竟,萧薰儿也是一个女子,说白了,和纳兰嫣然有着某些相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