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退婚风波(下)-斗-

第35章 退婚风波(下)

  萧炎不理会大厅的噪乱大步行上,先是对着萧战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深吐了一口气,平静地出言问道:“纳兰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今日悔婚之事,纳兰老爷子,可曾答应?”

  无从反驳,只能够拿老爷子来说事,这个萧炎也绝非一般人呢。

  纳兰嫣然轻轻的站起身来,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爷爷不曾答应,不过这是我的事,与他也没关系。”

  “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那么还望包涵,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当初的婚事,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那么这婚事,便没人敢解,否则,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我想,我们族中,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萧炎微微偏过头,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

  被萧炎这么大顶帽子压过来,三位长老顿时不吭气了,在森严的家族里,这种罪名,可是足以让得他们失去长老的位置。

  “你……”被萧炎一阵抢白,纳兰嫣然一怔,当下气得小~脸有些铁青,重重地跺了跺脚,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不能亵渎长辈,你~爷爷萧林已经不在人世,这婚就退不了了?我纳兰嫣然就必须要嫁给你这个无赖?”

  “你……你……要退婚可以啊,你大可以让纳兰桀来退婚,我倒是要看看,加玛帝国的狮心元帅如何失信与我萧家的!”

  “我爷爷自然不会做出有悖于信诺的事情,但是我的婚事,我自做主,萧炎,是个男人,就别把自己的婚事用一个已经死去的老人来做挡箭牌!”

  纳兰嫣然常年被惯出来的大小姐脾气也是激了出来,有些厌恶的盯着面前的少年,她真的没有想到萧炎居然会用死人来做挡箭牌!

  自己算什么,备胎吗?

  等她玩够了,找到比自己更合适的女人了,一脚把自己踹了?

  纳兰嫣然看到萧炎的嘴脸,心中不免有些烦躁,更是直接把话挑明:“你究竟想怎样才肯解除婚约?嫌赔偿少?好,我可以让老师再给你三枚聚气散,另外,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让你进入云岚宗修习高深斗气功法,这样,够了吗?”

  听着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来的诱人条件,萧家三位长老顿时感觉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大厅中的少年们,更是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进入云岚宗修习?天呐,那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啊……

  在说完这些条件之后,纳兰嫣然眼圈忽然一红,眼泪嫣然而下。

  或许在没有见到萧炎的时候,她解除婚约的心情更没有如此的果决,但是此后,纵死无悔!

  被纳兰嫣然的话语说的哑口无言,不从辩驳,面前的少年,身体猛的剧烈颤抖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来,那张清秀的稚~嫩小~脸,现在却是狰狞得有些可怖……

  虽然三年中一直遭受着嘲讽,不过在萧炎的心中,却是有着属于他的底线,纳兰嫣然这番高高在上,犹如施舍般的举动,正好狠狠的踏在萧炎隐藏在心中那仅剩的尊严之上。

  纳兰嫣然定定的站在原地,清秀的面庞之上两行清泪缓缓的流出,没有丝毫的后退,而纳兰嫣然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长剑,目光阴冷的直指萧炎。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齿在颤抖间,泄露出杀意凛然的字句,萧炎拳头紧握,漆黑的眼睛燃烧着暴怒的火焰。

  “对于你自己所做的一些事情来看,你配不上嫣然!”哪一位冷峻的少年淡淡的说道。

  “这是你的自由!”纳兰嫣然眼中的淡漠已经达到了极致,轻轻的用手替萧炎当下冷峻少年的剑。

  “炎儿,不可无理!”首位之上,萧战也是被萧炎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喝道,现在的萧家,可得罪不起云岚宗啊。

  拳头狠狠地握拢起来,萧炎微微垂首,片刻之后,又轻轻地抬了起来,只不过,先前的那股狰狞恐怖,却是已经化为了平静……

  三年中,虽然受尽了歧视与嘲讽,不过却也因此,锻造出了萧炎那远超常人的隐忍。

  面前的纳兰嫣然,是云岚宗的宠儿,如果自己现在真对她做了什么事,恐怕会给父亲带来数不尽的麻烦!

  望着面前几乎是骤然间收敛了内心情绪的少年,葛叶以及纳兰嫣然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发寒……

  “这小子,日后若一直是废物,倒也罢了,如果真让他拥有了力量,绝对是个危险人物……”葛叶在心中,凝重地暗暗道。

  萧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纳兰小姐……你应该知道,在斗气大陆,女方悔婚会让对方有多难堪,呵呵,我脸皮厚,倒是没什么,可我的父亲!他是一族之长,今日若是真答应了你的要求,他日后在如何掌管萧家?还如何在乌坦城立足?”

  “难道我一生的幸福就只值你的难堪?你父亲的颜面?就是你萧家用来撑场面的傀儡?如果我不退婚,你萧家就可以称霸天下?让万人敬仰?”纳兰嫣然的话语让萧炎睚眦欲裂。

  望着脸庞充斥着暴怒的少年,纳兰嫣然眉头轻皱,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间似乎衰老了许多的萧战,心头也是略微有些歉然,用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轻~咬了咬樱~唇,沉吟了片刻,灵动的眼珠微微转了转,忽然轻声道:“今日的事,的确是嫣然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暂时收回解除婚约的要求,不过,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萧炎皱眉问道。

  “今日的要求,我可以延迟三年,三年之后,你来云岚宗向我挑战,如果输了,我便当众将婚约解除,而到那时候,想必你也进行了家族的成年仪式,所以,就算是输了,也不会让萧叔叔脸面太过难堪,你可敢接?”纳兰嫣然淡淡地道。

  “呵呵,到时候若是输了,的确不会再如何损耗父亲的名声,可我,或许这辈子都得背负耻辱的失败之名了吧!”心头悲愤一笑,萧炎的面庞,满是讥讽。

  “曾经我们的婚姻名正言顺,是谁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萧炎你就没有想过吗?一个男人连这点担当过都没有,又如何成就大事!”

  “纳兰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炎儿的状况,你让他拿什么和你挑战?如此这般侮辱与他,有意思么?”萧战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萧叔叔,解除婚约这种事,总需要有人去承担责任,若不是为了保全您的面子,嫣然此刻便会强行解婚!然后公布于众!”

  事到如今,纳兰嫣然已经沉下了心,转过头对着沉默的萧炎冷喝道:“你既然不愿让萧叔叔颜面受损,那么便接下约定!三年之后与现在,你究竟选择前者还是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