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纳兰朝歌,登场!-斗-

第36章 纳兰朝歌,登场!

  “纳兰嫣然,你不用做出如此强势的姿态,你想退婚,无非便是认为我萧炎一届废物配不上你这天之骄女,说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爷根本瞧不上半点!云岚宗的确很强,可我还年轻,我还有的是时间,我十二岁便已经成为一名斗者,而你,纳兰嫣然,你十二岁的时候,是几段斗之气?没错,现在的我的确是废物,可7我既然能够在三年前创造奇迹,那么日后的岁月里,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再次翻身?”

  面对着少女咄咄逼人的态势,沉默的萧炎终于犹如火山般的爆发了起来,小~脸冷肃,一腔话语,将大厅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发愣,谁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萧炎少爷,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我退婚,并非因为你是废物,也并非因为我是什么天之骄女,就算你是斗王斗圣,我也不会看上你,个人性格不同,实在不愿与之为伍,还有,我的实力也是我一步步走过来的!”

  纳兰嫣然沉着冷静,丝毫不乱,字字珠玑。

  “半点瞧不上我,也不愿意退婚是吗?这就是你的大男子主义?只需你辜负我,不许我伤了的你尊严!哪怕是赌上我一生的幸福!”

  “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可我纳兰嫣然也不是已经老了,你曾经是天才,你以后是天才,哪怕你掌控整个斗气大陆,你始终都弄错了一件事,我们之间的感情,和你的实力没有关系,我说过,你是不是废物,这和我退婚没有丝毫的关系!”

  望着小脸铁青的少女,萧炎笑着嘲讽出了声:“不用三年之后,我对你,实在是提不起半点兴趣!”说完,也不理会那俏脸冰寒的纳兰嫣然,豁然转身,快步行到桌前,奋笔疾书!

  墨落,笔停!

  萧炎右手骤然抽出桌上的短剑,锋利的剑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划出一道血口……

  沾染鲜血的手掌,在白纸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轻轻拈起这份契约,萧炎发出一声冷笑,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为我萧炎多在乎你这什么天才老婆,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的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的休证!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纳兰小姐,看在纳兰老爷子的面上,萧炎奉劝你几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萧炎铮铮冷语。

  “好一句莫欺少年穷!”就在大家剑拔弩张,争锋相对的时候,大厅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喝彩的声音。

  大家寻着声音看过去,入眼看到的却是一个之气未脱掉少年。

  满脸的憔悴,一身的风尘。

  看样子就像是赶了几天的路,长途跋涉回来的一样。

  “小歌?”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纳兰嫣然,这个自己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弟弟。

  纳兰朝歌一直是纳兰嫣然心中的牵挂,当初丹王古河出手也是纳兰嫣然求云韵换来的。

  从云岚宗回到家族,在得知纳兰朝歌居然出去历练了,纳兰嫣然也是一刻不停的就离开了家族。

  一路寻来,只是没有找到纳兰朝歌的身影。

  让纳兰嫣然没有想到的却是,在萧家,在这种场面之下,居然和自己的弟弟见面了。

  一把把纳兰朝歌拥入怀里,纳兰嫣然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感受到纳兰嫣然身上的馨香体味,纳兰朝歌心中也涌起了一抹感动。

  这就是血浓于水的感情!

  也不枉自己长途跋涉的赶来了。

  “咳咳,姐,我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纳兰朝歌虽然比纳兰嫣然小一岁,但是好歹也算半个男人,额因为没有过成人礼!

  听到纳兰朝歌的话语,纳兰嫣然有些害羞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小歌,你在一边等着,等姐姐和萧家解除了婚约,我们再好好的叙旧!”

  “不!”

  纳兰朝歌一口回绝了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纳兰朝歌。

  “作为纳兰家族的男人,纳兰家族未来的继承人,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好吗?”

  纳兰朝歌忽然增长的自信,让纳兰嫣然一瞬间有种感觉,自己心念挂牵的小歌已经长大了。

  鬼使神差的,纳兰嫣然居然点了点头。

  放开握着的纳兰嫣然的手,纳兰朝歌向前走了两步。

  “咳咳,那个,我过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的谈话我也知道一个大概,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纳兰朝歌,和这位萧炎大哥一样,也是被人称为废物的存在!”

  噗嗤!

  纳兰朝歌的话语引起大厅里一些萧家的子弟的嗤笑。

  纳兰朝歌的事情他们也都听过,传说中被纳兰嫣然夺走了天赋的废物。

  整个加玛帝国,如果要说废物的名头,这个纳兰朝歌绝对能算一个!

  “你看,你们应该都知道我的吧!”

  看到大家的反应,纳兰朝歌自嘲的笑笑。

  “你想干什么?”萧炎正在气头上,冷冷的看着出来打诨的纳兰朝歌。

  “很简单,很简单,作为纳兰家族的继承人,我有权代替我姐,代替我爷爷来解决我们两家的婚事,现在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我曾经的姐夫!”

  纳兰朝歌四下看了看,目光在萧薰儿的身上一闪而过。

  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

  “你刚刚说过,你和我姐的婚事是我们的爷爷订立的,老人不开口,谁也没有权利解除,否则,那便是亵渎死去的长辈!您刚刚说这么说的吧!”

  萧炎不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不过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我想请问一下我曾经的姐夫,既然谁也没有权利解除婚约,请问你这一纸休书是什么意思?你要亲自亵渎你萧家死去的长辈吗?”

  纳兰朝歌的话语忽然转变的犀利,目光凛冽的扫过萧家一众长老的脸庞。

  所有人面色都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刚刚还为萧炎的动作叫好解气的人,此刻面色不由的铁青了起来。

  这啪啪打脸的感觉,来的太快了!

  刚刚众人都被萧炎的气势折服了,居然忘记了萧炎一开始拒绝退婚的理由。

  空气冷静了足足五分钟,纳兰朝歌也是很有风度的,给了萧家五分钟表情变幻,想理由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