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二更)-斗-

第第二更)

  漠城,加玛帝国的城市之一,位于加玛帝国东部省份,塔戈尔沙漠之中。

  距离石漠城并不是多么的遥远,借助小南的天使形态,纳兰朝歌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赶了过来。

  在距离漠城还有几里路程,纳兰朝歌收起了翅膀。

  看着眼前那宛如庞然大物一般的城市,纳兰朝歌也不禁咂了咂舌。

  走入城市,站在街道之上,纳兰朝歌的目光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扫过,片刻自后,纳兰朝歌有些懵逼。

  海波东只是在这里卖地图,可是这座城市之大是在超乎了纳兰朝歌的想象。

  居然比石漠城还要大一些。

  如果就这么凭借纳兰朝歌自己一点点的去找的,就是找上两个月也不一定能够找到。

  叹了口气,纳兰朝歌顺手拉过一名路人。

  “大哥,问一下,这漠城出售地图的地方在哪里啊?”

  那名白纳兰朝歌拉住的路人初始脸色有些不悦,从他急匆匆过的脚步看过去也应该知道,他或许有某些急事。

  可是,当他看到纳兰朝歌松开手掌,在掌心里安静的躺着几枚金币的时候,那人眼光一亮

  脸色立刻好看了许多。

  脸上的不耐烦收敛,顺势换上了满眼的堆笑。

  极为客气的为纳兰朝歌指出了店铺的位置。

  纳兰朝歌微微一笑,手掌一翻,很是大方的把那些金币丢在那人的身上。

  那路人也十分客气的道谢。

  只不过,在纳兰朝歌走后,那人的眼中却是出现了一抹杀机。

  “又是一只小肥羊吗?老子正愁着没有钱去万花楼玩玩呢!”看着纳兰朝歌离去的方向,那人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悄悄的跟了上去。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即便是纳兰朝歌来到漠城,也不会多么的嚣张。

  能够找到海波东,让他修改一下关于青莲地心火的地图就好了。

  至于要不要杀掉海波东,或者收服他,纳兰朝歌没有兴趣。

  有了异火系统,可以通灵尾兽,纳兰朝歌可不担心日后自己会没有打手。

  宇智波一族,千手一族,大筒木一族,那些可都不是吃醋的。

  心中盘算着,纳兰朝歌在漠城不急不缓的走了半晌,根据那人的之路,转过了几个拐角,一个外表看起来十分气派的二层小楼出现在了纳兰朝歌的眼中。

  那小楼的门匾上挂了几个简单的大字,漠城地图!

  不对啊,不是说海波东的地图店铺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铺子吗?

  怎么眼前的这个店铺如此的豪华大方。

  难不成海波东发财了?

  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不过纳兰朝歌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一进入小楼,迎面吹来一股凉爽的清风。

  和外面炎热的夏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如同在高温四十度的天气忽然进入了空调房。

  这是……

  冰属性的结界

  难道真的是海老头的店铺。

  “你好小帅哥,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一份什么样的地图?”一个看上去二十**岁年纪的女人笑着迎了上来。

  纳兰朝歌在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忽然有种进来十里坡孙二娘的黑点的感觉,自己来错地方了。

  这里或许是最豪华的地图店铺,但是并不是自己要找的海波东的那个小店。

  当然这并不能怪人家指路的那人,纳兰朝问路是要最好的地图店铺,又不是说点名要找海波东。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没有多余的废话,一发现自己要找的不是这里,纳兰朝歌抱歉一声,立刻就要退出。

  “哎呀,这位小哥不要走嘛,我们这里可是全漠城最全的地图店铺哦,您想要什么方面的地图只要您说出来,我保证都可以给您找到!”

  一看到纳兰朝歌要走,那个女人赶紧上前一步推销道。

  “哦?”听到对方的推销,纳兰朝歌一愣,随口问道:“我需要关于异火的地图,你也有吗?”

  “异火?”那个女人也是明显的一愣,不过依旧是说道:“有!您需要关于哪种异火的,异火榜排名二十三种异火,我们这里都有收集其信息!”

  “嗯?”纳兰朝歌的兴趣完全被吸引了。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不过并没有着急离开。

  “青莲地心火!”纳兰朝歌随口说道。

  “好的,因为关于异火的地图非常的机密,而且一般人我们是不会出售的,今日看小歌面容温婉,我就破例卖你一张,请跟我来!”

  还真有?

  纳兰朝歌只是随口疑问,真的没有想到,这家店铺居然很的可以拿出来地图。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就非常的不好办了。

  不过,换句话说,又有些不可能。

  如果异火这么好找的话,那丹王古河也不至于都到了六品炼药师还找不到异火。

  一想到这里,纳兰朝歌的心里也不禁有些戒备了起来。

  拐入一个拐角,纳兰朝歌被那女人带入了一个房间之内。

  “帅哥里面请,我去帮帅哥取地图!”

  纳兰朝歌冲着站在门口对着自己弯腰的女人,淡然的点了点头。

  信步走了进去。

  只是,在纳兰朝歌一踏入房间之后,那女人的脸色忽然变的阴沉了起来,刚刚还阳光明媚的邻家大姐模样,瞬间阴森恐怖。

  看着走入房间的纳兰朝歌,发出嘿嘿的阴笑

  “想要异火的地图,还真是痴人也会做梦啊,又来一个上钩的!当家的,出来干活了!”

  随着那女人的一声招呼,房间的房门哗啦一下关闭下来。

  把纳兰朝歌直接关在了房间里面。

  纳兰朝歌诧异的回头,却是看到在门口处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给自己在大路上指路的那个家伙。

  靠!

  居然真的被阴了!

  “是你!”纳兰朝歌装作非常愤怒的看着那个曾经给自己指路的家伙。

  “哈哈,是我!”指路人看着被困住的纳兰朝歌嘿嘿一笑,转过身有些谄媚的冲着另一个男人笑道:“刘老板,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有钱人啊,刚刚随便问个路可就是给了我五枚金币,他绝对是个大肥羊!”

  原来是自己的金币害了自己。

  财不露白还真是有些道理。

  “是吗?那就把他做了吧!”那个被称为刘老板的家伙腆着个大肚子,很是不在乎的说道,似乎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做起来甚为的熟手。

  “等等,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们钱还不可以吗?”纳兰朝歌再一次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

  “钱?哈哈,小伙子,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要记住咯,做人心要狠一点,不要给自己留下任何的把柄,像你这么有钱的人一定是某个家族的少爷,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要……”

  忽然那刘老板的话语停住了,然后从其脖颈处冒出一股鲜血,汩汩直流。

  而纳兰朝歌的身形却是诡异的出现在了那刘老板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