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三更)-斗-

第第三更)

  经历了这么多,对于想要杀死自己的人,纳兰朝歌已经不是一开始从现代社会过来的小白了。

  当初,即使杀人不犯法也下不去手。

  现在,即便杀人会遭天谴,他也一样可以让此处血流成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纳兰朝歌也知道要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面。

  所以,从开始怀疑的时候,纳兰朝歌就快速的分出一道分身,而本体则是掩藏在了一个角落里。

  他冷眼看着那个为自己指路的路人和所谓的刘老板从自己的身边经过。

  要说到心狠手辣,他总是还有那么一丝的怜悯,不想错杀一个好人。

  一直等到对方动手,他也在没有任何的顾忌。

  一出手直接秒杀了那个老板。

  “你……你……”那个指路人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后方的纳兰朝歌,惊恐的后退了两步,指着纳兰朝歌,又看了看还在房里的人。

  怎么可能,一时间居然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噗通!

  那个刘老板倒地。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指路人也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匍匐着来到纳兰朝歌的脚边。

  纳兰朝歌冷冷的看了一眼想要把自己阴死的路人,连眼皮都没有翻一下。

  “去死吧!”忽然那个指路人在纳兰朝歌的脚边暴跳而起,手中的泛着淡蓝色光影的匕首快速的冲着纳兰朝歌刺杀了过来。

  那匕首上面喂有剧毒,见血封喉,只要划破一点皮肉,就连大斗师都要死在那匕首之下。

  砰!

  纳兰朝歌手掌一翻,强大的斗气吞吐,那指路人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口吐鲜血砰的一下被打飞了出去,强大的劲气让得他的身体翻滚到角落里。

  一瞬间房间里的三个人只剩下一个女人。

  “饶,饶……”那女人牙齿磕磕绊绊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刘老板可是一个三星的大斗师啊,在这漠城不说是顶尖高手,至少在这里生活了几年,还没有人能够让他在一瞬间死亡。

  这么看来,眼前的这个少年实力至少应该是在斗灵之上。

  如此年轻的斗灵!

  “我要找一个人,一个制作地图的老人!”纳兰朝歌无比厌烦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一个神秘的老人,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从来没有人……”

  “在哪里?”纳兰朝歌打断他的话语。

  “在,在,那里!出了门拐过一个拐角就到了!”

  纳兰朝歌听完那服女人的话,直接走了出去。

  呼!

  看到从死神的手里捡回一条命,那女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噗!

  忽然一柄苦无诡异的插在了那女人的胸口,直没了进去。

  她艰难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到死她都没有看到那少年是如何出手的。

  做了那么多年的黑店,今天终于是碰到正义了吗?

  缓慢的靠着墙体滑落,鲜血染红了地毯。

  连搜刮资源的心情都没有,纳兰朝歌出了那栋楼,直接一把火点燃了整个楼层。

  熊熊的火焰燃烧,不到一会的功夫就有人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很多看热闹的,还有一些佣兵想要把火焰灭下来。

  可是任凭他们怎么努力那火焰依旧熊熊的燃烧,一炷香之后,整个楼层轰然倒塌。

  化为一片废墟。

  而此时的纳兰朝歌已经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房屋面前。

  这家店铺不似刚才的那家店铺那般的张扬,看上去竟然隐隐的还透着些许的古朴气息。

  应该就是这里了!

  信步走入房间。

  店铺内部并不是多么的宽敞,整个房间就如同一个破旧的茅草房,没有丝毫的光线投入,两枚月光石将房间照的颇为明亮。

  房间里没有客人!

  四周挂满了各种式样的地图。

  眼光随意的瞟了瞟,最后停留在那柜台后面,一位正垂头仔细制作地图的老者身上。

  老者满头白发,年龄显得颇大。

  不过那握着绘图黑笔的干枯手掌却是依然稳健有力。

  有客人走入,老者也并没有抬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扰到他制作地图。

  又好像,他并不是在绘制地图,而是在为情人描眉一般,仔细,认真,一丝不苟。

  纳兰朝歌的眼光扫过那老者正在绘制的地图,饶有兴致的站在老者的身后,静静的看着。

  而老者也似乎并没有发觉纳兰朝歌一般。

  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外面因为楼层着火吵闹的人群正在救火,说是救火,其实也就是在哄抢物资而已。

  而房间里的静谧却是有些诡异。

  看了一会老者制作地图,纳兰朝歌似乎有意无意的打量了一下房间。

  在店铺的角落里纳兰朝歌发现了一个古朴的木架。

  这个木架明显的年代久远,上面布满着大小不一的孔洞。

  在在木架上面也随意的堆放了一些泛黄的地图,看这些地图表面的残破痕迹,应该就是萧炎找到净莲妖火残片的地方。

  纳兰朝歌心念一动,也开始装作漫不经心的翻看。

  结果那一摞残破的地图都翻遍了,也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神秘地图。

  纳兰朝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神秘的地图残片是关于净莲妖火的,是海波东冒死从蛇人族从美杜莎的手里抢回来的。

  因此海波东还被美杜莎的封印压制了二十年。

  怎么可能,他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意放在这木架上面。

  如果海波东的实力是斗皇,他有理由这么做,吸引知道这地图秘密的人。

  可是一个斗灵就敢如此托大,把如此重要的东西放在外面展示,除非他疯了。

  美杜莎封印的是海波东的实力而不是智力。

  不对啊,难道是,海波东现在还没有把那神秘的地图放上去?

  “你好像在找东西?”海波东一边专注的制作地图,一边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啊,再找一份地图!”纳兰朝歌也回应了一句。

  “塔戈尔沙漠的地图?”那老者又问了一句。

  “是啊,一份从塔戈尔沙漠来的地图!”

  啪!

  海波东手里的黑笔忽然断裂。

  纳兰朝歌说的是从塔戈尔沙漠来的地图,而不是一份塔戈尔沙漠的地图,海波东怎么会不懂。

  “这么多年,还是被找到了吗?”海波东依旧保持着制作地图的姿势,尽管手中的笔已经碎裂了,但是姿势依旧没有改变。

  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动作,破旧的店铺房门忽然砰的一声关闭了。

  海波东眼光凌厉的盯着纳兰朝歌,一股冰冷的其实磅礴而出,一瞬间整个房间的气温陡然下降到了一个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