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胜海波东!-斗-

第182章 胜海波东!

  他居然,把斗气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并且高速旋转了起来?

  看着面前纳兰朝歌手上那迸发出的强大能量球,即使是海波东也不得不迅速的后退。

  同时双手急速的舞动结印。

  在海波东面前也迅速的集结了一道道的凝冰镜!

  身体后退的速度之快,眨眼功夫就已经到了房间的边缘,呼!

  总算是防住了。

  这凝冰镜可以反弹攻击,刚刚一道凝冰镜就可以把那小子震的退了回去,现在可是足足七道!

  凝冰镜,加上冰灵甲,这已经是海波东的最强防御了!

  只是,海波东一口气还没有放松过过去,只听着一声声清脆的声响,眼睛一抬,有些错愕的发现,那手里拖着一颗高速旋转能量球的纳兰朝歌,竟然是一路横冲直撞的冲了过来。

  沿途的冰镜,全部都被那旋转的能量球给搅的粉碎。

  一连废掉一名斗灵凝聚的冰枪,七道凝冰镜,去势不减,纳兰朝歌最终还是将那螺旋丸按到了冰灵甲上面。

  咔嚓!

  蹬蹬蹬!

  海波东被那强大的能量震的后退了三步,身上刚刚凝聚的那看上去十分晶莹亮眼的冰灵甲也是出现了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细纹。

  最后咔嚓一声,直接碎裂了开来。

  海波东更是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双脚用力一蹬,身体诡异的绕了过去,不然,要是让那能量球碰到,后果倒是有些麻烦呢!

  海波东一跳开,纳兰朝歌则是借助那螺旋丸最后的力量直接打破了海波东冰封的房间。

  斗灵巅峰强者使出的螺旋丸和作为斗者时候的力量完全不能比拟。

  封印破除,纳兰朝歌一闪身从那破洞立刻钻了出来。

  下面的的空间太小了,完全施展不开,再都下去,纳兰朝歌都感觉不舒服了。

  “好小子,有两下子,我还真就不信了,我海波东活了大半辈子,到最后居然还要被你搞得毫无还手之力!”

  被纳兰朝歌这一番快速攻击,最后还逃脱了封印,海波东心中也渐渐的升起了一股烦躁。

  海波东眉毛一挑,脚掌猛然一跺地面,跟着纳兰朝歌也从那破洞中钻了出来。

  只是海波东一钻出来,身体还站立在那冰封的房间之上,一股股的冰寒斗气瞬间激发,竟然在周围十几米都冻成了厚厚的结冰。

  “玄冰旋杀!”

  随着海波东喉咙间猛然一声低吼,双手飞快的在身前结出印结,顿时,一道道弯月形状的冰刃,在其身边旋转着浮现而出。

  冰刃越来越多,到得最后,竟然是隐隐的将海波东的身体完全遮掩在了其中,冰刃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完全由冰刃结合起来的小小螺旋风暴

  我去!

  看到海波东发怒的一击,纳兰朝歌也有些惊呆了。

  幸好跑出了那个房间,不然在里面被海波东那个老家伙给抓住,只是这个玄冰旋杀就好玩了,整个人还不得被大卸八块啊!

  “去!”风暴之中,一声低喝传出,冰刃风暴猛然对着萧炎卷杀而去,沿途之上,房间地面,几乎是被破坏得沟壑纵横,一些墙壁,树木被冰刃一路刮过,轰然爆裂,爆裂之处,却是光滑如镜。

  冷眼望着那凶猛攻击而来的老人,纳兰朝歌的身后猛然生出一对由纸片凝聚的翅膀,翅膀煽动之间,纳兰朝歌的身稳稳的落在了一株大树之上。

  海波东一动,纳兰朝歌也是快速的结印。

  火遁·火龙炎弹!

  轰!

  在纳兰朝歌的面前忽然生出一条火龙,火龙迎着那螺旋风暴快速的冲了过去。

  一个是有冰组成的风暴,一个是有火焰形成的火龙。

  两方一接触,就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看着天空中的战斗整个漠城都惊呆了。

  漠城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两位高手了。

  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战斗啊,居然发出这么大的声势。

  斗气离体,最起码应该是斗灵级别的强者啊!

  “快看,那不是做地图的那个老头吗?嘿,我就说他的实力绝对不一般,看吧!”

  “斗灵级别的强者,我的天啊,我上次在他那里买地图,我还骂他是老不死的!”

  “恐怕谁都没有想到他是一位斗灵吧!”

  “我在漠城住了二十年,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与那老头相比,我更关心的是旁边的那个少年,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他控火技术这么娴熟,凝火成形,这是火灵?他是炼药师吗?”

  地面上的人看着不远处的战斗纷纷发出一阵阵的赞叹。

  忽然,天空一阵暗淡!

  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起初还是毛毛雨,渐渐的那雨水越来越大,到最后而是倾盆而下。

  原来是那火龙钻进了黑风暴,炙热的温度居然直接把海波东的冰刃给烤化了!

  水火相克,如果海波东施展的水风暴,或许就可以直接把纳兰朝歌的火龙给浇灭。

  冰刃毕竟没有水的流动性。

  但是冰一化开,纳兰朝歌的火龙也失去了灵性,被那融化的大雨给熄灭了。

  “老家伙,你败了!”纳兰朝歌的声音悄然响起,把还在震惊中的海波东拉回了现实。

  经过这一系列的战斗,海波东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对方除了看起来狼狈了一些,依旧奈何不得。

  用纸做成的翅膀,可以爆炸的符咒,超强的感知能力,恐怖的能量球,冰属性的斗气,火属性的斗气。

  他到底是谁?

  底牌一个接着一个!

  越是斗下去,海波东越是心惊!

  “仅仅以此来判定老夫失败,未免有些草率了吧?”海波东说完双肩一阵,那干枯的手掌再一次动了起来。

  “哎,你还有完没完啊,我又不杀你,至于这么奋力的抵抗吗?”纳兰朝歌无奈的摇了摇头,必须速战速决了,这里耽搁的太久,而且动静也太大了。

  冰盾·冰牢之术。

  纳兰朝歌身形未动,双手做了一个结印,而在海波东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忽然在海波东的脚下升起了一个圆形的有冰凝聚的半圆形球体,直接把海波东封印在了里面。

  结束了!

  海波东还停留在结印的状态,而他整个人却已经被冰封了。

  “对不住了老家伙,我说过我无意杀你,只是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怎么就那么难?”看着被厚厚的冰层困住的海波东,纳兰朝歌很是轻松的拍了拍手!

  “小子,我的确是小看你了!”海波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表面上看起来他还可以战斗,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体内的美杜莎封印再一次发作,他已经没有斗气用来压制,如果继续消耗斗气的话,就有可能压制不住那蛇之封印,到时候恐怕就更危险了

  二十年了,终于是守不住了啊!

  为了这个破地图,海波东几乎是搭进去了一生。

  被困在沙漠二十年,从当初的威名赫赫的冰皇实力下降到了斗灵!

  “并非老先生败了,是我胜之不武,老先生背着封印与我战斗,实力自然不能完全发挥,更何况,如果是当年的您,我在您手里可走不过三招!”

  纳兰朝歌说的是实话,曾经一怒之下就冰封了一座城的冰皇,与现在冰封一个店铺都要吃力的斗灵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臭小子,你知道的还挺多,行了,把我放出来把,我们好好的谈谈!没想到老夫在隐居了二十年,还是被你找到了。”海波东终于的妥协了。

  战斗结束,所有人都傻眼了。

  地面上一片狼藉,有的房屋还被毁掉了一般,树木被吹的到处都是。

  可是谁又敢上前理论啊!

  强者向来都是肆无忌惮的。

  纳兰朝歌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强者为尊。

  一挥手把海波东从冰封的冰牢里面放出来

  海波东活动了一下筋骨,那有些惨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

  “走吧,去我的店铺里面说话!”

  海波东说完扭头就走。

  纳兰朝歌耸了耸肩,不去理会那些还在指指点点的人们,跟着海波东再一次走进了那地图店铺。

  整个店铺已经一片狼藉,制作好的地图散落的到处都是。

  但是纳兰朝歌却是知道,那些散落地图里面绝对没有什么好东西,海波东更不会把净莲妖火的残图随意的放在货架之上

  不去收拾那些散落的地图,海波东直接从纳戒里掏出一个油布包袱。

  小心翼翼的打开,一张只有巴掌大小的残破图片从里面显现了出来。

  地图已经泛起了黄色,甚至有一种要腐烂的意思,似乎用手指一碰就会化为粉末一般。

  再一次看到这神秘的地图,海波东的面容抖动,手指也有些颤动。

  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因为它,他大半辈子的人生都耗在了这塔戈尔大沙漠。

  如今也该放手了。

  纳兰朝歌静静的看着海波东一个人在那里感伤,并没有打扰,要舍弃一件跟随了二十年的宝物,无论是谁都有些舍不得。

  一直等到海波东再次把那神秘地图仔细的,用心的抚摸了一遍之后,海波东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要找的应该就是它吧!”海波东把手上的地图小心翼翼的递了过来。

  纳兰朝歌接过地图,看都没有看,直接把那地图丢进了纳戒。

  然后一脸轻松的说道:“还有一半,我不喜欢藏私的人!”

  “你……你,你……”海波东惊惧的指着纳兰朝歌,一时间之间说不出来话。

  这份地图别人绝对没有见过,而且,海波东也是凭借十几年的制图经验,完美的把它分成了两份,可是,这个小子连看都没有看一样,就说还有一半!

  这怎么不让海波东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