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遇见云韵-斗-

第185章 遇见云韵

  还有这神秘的残图为什么要示人?

  即便是假的,那也应该非常的重要,最关键的是,这么做的话不就表明真的也在自己的手里吗?

  海波东一脸疑惑的看着纳兰朝歌。

  纳兰朝歌也是在冒险。

  这么做真的就等于是告诉对方,那个地方有古怪。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肯定避免不了和萧炎提前相遇。

  现在的药尘可是相比斗宗级别的强者,就算是打死纳兰朝歌也绝对应付不来的。

  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海波东,纳兰朝歌点了点头。

  “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够懂得的!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自然一些,你只需要把那张改过的异火地图,还有你的这幅假的残图让对方带走就好了!”

  还有些懵逼的海波东点了点头。

  “那您说的那人什么时候来到,他长什么样子?”

  纳兰朝歌想了想,简单的描述了一下萧炎的样子,本想用纸和笔把萧炎的模样画下来的,结果寻思了半天也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最后只好简单的说了一下萧炎的情况。

  “哦对了,他是一名二品炼药师!”最后纳兰朝歌想起一件事情。

  萧炎在进入漠城的时候通过了炼药师工会的公正,已经是二品炼药师了。

  听说炼药师非常的吃香,看来自己也要找个时间去公正一下了呢。

  现在的系统是B级,如果公正的话,应该能够练出四品的丹药。

  一个四品炼药师,还是可以轰动一下的吧!

  “小子,你笑什么?”

  海波东不解的看了一眼有些阴笑的纳兰朝歌。

  原来纳兰朝歌一想到自己居然也算是四品炼药师了,不由得裂开嘴笑了起来。

  “额,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今天怎么对我的到时候就怎么对他就可以了!揍他,给我狠狠的揍!”

  “您的意思是说,要我和他也打一场?”

  “可以啊,为了效果的真实嘛!”

  又和海波东聊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纳兰朝歌也要告辞了。

  此举还算顺利,不说是收服了海波东,至少应该可以让这个老家伙暂时的听命于自己。

  当然也不能全信他的话。

  别到时候被阴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药尘那个老家伙也不是吃醋的。

  “哦对了,问一下,你身上的封印美杜莎可以解开吗?”收好残图,纳兰朝歌并没有询问海波东剩下的那一份残图,而是忽然开口关心起海波东身上的封印了。

  “可以!”海波东肯定的说道,“只是,我的封印是美杜莎的,想要让她解开封印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个女人找我也是找了二十年呢!”

  “好的,我知道了,只要能解就没问题了,在这里等我回来帮你解开封印,不行,这样吧,我有可能没时间过来了,半年后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在把地图送给那个家伙以后,立刻离开漠城,在加玛帝国的圣城等我!”

  “你是加玛帝国的人?”听见纳兰朝歌的话海波东不禁更是吃惊了。

  看见吃惊的海波东,纳兰朝歌忽然转过身,上前一步在海波东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不仅是加玛帝国的人,而且我和雅妃还很熟呢!”

  说完不理会已经石化的海波东,纳兰朝歌快速的离开了。

  一出了漠城,张开天使翅膀,快速的冲着石漠城飞去。

  石漠城距离漠城有两天的路程,这么一来一回已经耽搁了快一个星期。

  独自留着青鳞还有夭夜在那地底溶洞,纳兰朝歌总感觉还有些不放心。

  似乎有什么事情忘记交待了。

  石漠城,经历了城主府变故,加玛帝国已经派驻了新的城主,对于前些天发生的那巨大的声响,也已经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所有人的心头隐隐的都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但是又丝毫没有头绪。

  又过了几天,这件事才慢慢的被人淡忘。

  也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更有人放出话来说,那爆炸是两头大蛇交战留下的。

  也有人说是美杜莎是蛇人部落造反了,八大统领联合起来反了美杜莎,因为有人在那沙漠发现了美杜莎的鳞片。

  石漠城白天的天气莫名的燥热,空气中似乎都夹杂着一丝丝的火属性。

  干燥的泥土大地似乎要冒出烟来。

  大街上没有一个行人。

  此时还在大街上行走的,要么就是匆匆的赶路人,要么就是傻子。

  当然,纳兰朝歌应该是属于后一类。

  一踏入石漠城,纳兰朝歌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看上去一切似乎都很平静。

  落地之后的纳兰朝歌快速的冲着城中心走过去,他需要穿过石漠城才能达到东部的沙漠地区,然后转入地下溶洞。

  如果石漠城的外围绕过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会多走一些路,而且,纳兰朝歌已经七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那两个女孩在下面怎么样,他打算准备一些物资,然后就不用出来了。

  就在纳兰朝歌刚刚穿过一条街,想要进入旁边的一个杂货铺的时候,忽然旁边的一个茶铺出来一股异样的波动。

  似乎整个茶铺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空间。

  静谧!

  与四周有些格格不入!

  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

  纳兰朝歌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只见那茶棚之中端坐了两个人。

  一个眉清目秀,端庄儒雅,看上去让人极为的惊艳,脸上白白净净,甚至一根胡子都没有。

  留着一头长发,束在脑后。

  一身青色的长袍,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觉。

  那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年纪,但是整个人收拾的非常的整洁,利索。

  木辰!

  木家的家主!

  他果然还在石漠城啊!

  木辰在石漠城纳兰朝歌并不会多么惊讶,木家安插在石漠城的眼线被拔出,夭夜出现在石漠城,木辰自然不会离开!

  但是让纳兰朝歌感到惊讶的还是坐在木辰旁边那张桌子上的人。

  一个全身都裹在黑色的斗篷里面。

  宽大的斗篷把那人遮掩的严严实实,头顶罩着宽大的帽子。

  整个茶铺只有他们两个人!

  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木辰?

  听说他修炼了爷爷赠送的地阶功法已经进阶斗皇了。

  嘿嘿,纳兰朝歌非常的好奇,那葵花宝典他是知道的,木辰居然真的修炼了,就是不知道他的小弟弟还有没有。

  再一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果然,那木辰面容姣好有光泽,端着茶杯的手也细腻的不像话。

  端庄的坐着猛一看上去还真像一个贵妇!

  我勒个去,是真的啊!

  东方不败啊!

  纳兰朝歌再一次为爷爷的那一招抛砖砸人叫绝。

  本来他也好奇,爷爷既然有地阶的功法斗技,为什么自己不练而要送人呢?

  当初说的好听是因为自己打死了木铝作为赔偿送过去的,现在想想,那绝对就是爷爷故意的!

  一想到木家所有人都没有了小弟弟,纳兰朝歌真想仰天大笑啊。

  能够值得木辰动手的人,自然非比寻常。

  不过,纳兰朝歌却并没有打算插一手。

  人家是斗皇,自己可不想在消失个一两年!

  当初和袁更动手,就是纳兰朝歌有些冲动了!

  悄悄的屏住呼吸,后退了两步,纳兰朝歌退到了身后的大道上。

  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好险!

  如果让木辰认出自己的话……

  不对,木辰没有见过自己,他是绝对不会认得自己的。

  更何况,现在又过去了两年,木辰更没有认识自己的道理!

  “云宗主别来无恙!”一声有些尖细的声音传来,慵懒,温婉,然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只是,纳兰朝歌可没有时间研究木辰的声音,云宗主?

  什么意思?

  云宗主?

  云岚宗的宗主?

  云韵?

  猛然停住身子,纳兰朝歌扭头看过去。

  正好那全身都裹在黑袍之中的人伸出手指去端起面前的茶水。

  纤细的手指,如葱白一般的修长,白嫩。

  淡淡的红唇微启,黑袍飘动,纳兰朝歌瞥眼之间,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

  骄阳似火,但是纳兰朝歌却忽然有了一种淡月笼纱的感觉。

  黑袍飘动,露出那惊艳世俗的面容。

  淡然,从容,冷静,处变不惊!

  眉目如画,气质清冷。

  可是她那双有些招人的桃花眼以及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神秘,又让人觉得她芳菲妩媚,风情万种。

  艳丽而不俗气,丰腴而不臃肿。

  虽然她整个身子都裹在黑袍之中,但是那完美的容颜衬托之下,不禁让人想到她的身子也一定是极美的。

  宛如萎靡男人的一剂强心剂,纳兰朝歌瞬间定住了。

  居然在这里碰见了云韵!

  纳兰朝歌也想过以后和云韵见面的时间,地点,最不济也应该是在沙漠深处,抢夺异火的时候。

  或者和萧炎的三年之约!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和木辰碰上了?

  心念一转,纳兰朝歌就猜了个差不多。

  纳兰嫣然和夭夜失踪,然后在石漠城传来消息,作为宗主自然要过来看看。

  正好赶上丹王古河想要寻找异火,肯定是她提前过来了。

  看得出来,这个云韵对纳兰嫣然是真的用心啊!

  怪不得很多书友都惦记着这个女人嗯,额,呸呸呸,说错了,怪不得萧炎能够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呢。

  如果说美杜莎是女王气质,那云韵应该就是御姐范十足了。

  青鳞是林家小妹,小医仙是林家大姐姐,紫妍是大胸萝莉,萧玉是长腿美女,各有个的特色吧!

  就是不知道在魔兽森林云韵和萧炎有没有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