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云韵的磨难-斗-

第186章 云韵的磨难

  “听闻木家主突破避障进阶斗皇,一直没有时间前去祝贺,今日相遇,再此云韵就恭喜木家主了!”云韵伸出纤细的手指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声音清澈,空谷幽兰。

  “如此就多谢云韵宗主的祝贺!”木辰伸出兰花指捏起桌子上的茶杯再次小口的嘘了一口。

  云韵看到木辰的动作忽然一愣。

  木辰也有所警觉,当下赶紧收起兰花指,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木家主在此处拦住我,应该不止是请我喝茶这么简单吧!”云韵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眼前的正人君子一般的木辰。

  “云宗主快人快语,我木辰也就不藏着了,上次木辰和云宗主书信所说之事,云宗主意下如何?”

  “云岚宗素来不会涉及宗门,皇室之争,这也是云岚宗的立派之本,木辰家主有皇室野心,自然也应该有自己的打算,就恕云岚宗不能奉陪了!”云韵淡淡的开口,直接拒绝了木辰的拉拢。

  “如此甚好!只要云岚宗两不相帮,我木辰就谨记云岚宗的情谊,等我登临加玛帝国,一定会和加玛皇室一般对待你们云岚宗!不过,我所指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木家掌控皇室一事!”木辰定定的看着云韵,有一种看中了自己的猎物的感觉。

  “木家主所谓何事!”云韵冰冷的语气,让人有种冰冻三尺的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

  “云宗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就是我和您提及过的,我们两个之间的婚事的问题啊!”木辰笑眯眯的看着云韵,不知廉耻的说道。

  听见木辰的话云韵脸色大变。

  愤然起身,冷冷的说道:“木家主还请自重,我云韵作为云岚宗的宗主自然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如果木家主出言不逊的话,我也不介意和木家主较量一番!”

  “哎……?云宗主不要这么激动嘛,我知道现在的我自然是配不上你云岚宗的宗主身份,但是用不了多久,我木家登临皇室,那个时候我自然是需要三宫六院的,我希望,云韵宗主可以考虑一下!”

  “呵呵,真是是没有想到,这还没有坐到皇位呢,就想着三宫六院了!”云云冷哼一声,“抱歉,我没有时间听一个疯子在这里自言自语!”

  纳兰朝歌也是郁闷了。

  按理说木辰修炼了葵花宝典,应该是把小弟弟切去了才对啊,而且根据他的衣着打扮还有个别动作来看,和女人真的是非常相像。

  可是他为什么还会对女人感兴趣?

  难道,男人变成了女人,喜欢的还是女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体内激素的改变,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取向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木辰想利用婚姻的手段抓住云韵,从来拉拢控制云岚宗。

  只要有了云岚宗的支持,木家要造反易如反掌。

  这是大白天做了个好梦,先不说人家云韵凭什么答应你,就算是答应了,你一个太监让人家守空房不成?

  太监娶老婆,还真一大奇闻了。

  “云宗主还是个急性子,哈哈,你难道就不想听听,我为什么想要娶你吗?”木辰看着站起身子想要离开的云韵说道。

  “抱歉,没兴趣,想要娶我的人多了,我总不能每个都嫁吧!”云韵不理会木辰的话语,起身离开桌子。

  “其实很简单啊,因为今晚我们就要洞房了,我本来是不想对你们云岚宗动手的,奈何你自己送上门来了,由不得我不这么做啊!”木辰的声音如同一根搅屎棍伸到面前让人恶心。

  “谁要和你洞房,堂堂的一家之主……”云韵的话说了一般,忽然停住了,轻轻晃了一下脑袋,猛然转身愤怒的看着木辰,喝道:“你对我用药?”

  “云宗主不用这么激动,这药对你并没有什么害出,相反,对于女人还大有好处!”木辰旁若无人的端起茶杯再次小口嘘了一下,“软筋散想必云宗主一定不陌生吧,只不过我在软筋散里面加了点合欢散而已,所以我才说,今晚我们要洞房了啊!”

  “卑鄙!”云韵冷漠的眼神似乎想要把木辰给撕碎。

  她千防万防,实在没有想到堂堂一家之主,一阶斗皇居然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还有一点就是,云韵大意了,多少年了,她从没有遇到过敢对自己动手的人了。

  也是忽略的木辰的野心。

  感受到体内斗气急剧的消散,云韵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如果软筋散的效果彻底爆发,就连她也抵挡不住,更何况还有那该死的合欢散。

  一股磅礴的气势猛然爆发。

  同时那遮盖面容的黑袍也是瞬间飘散,露出了一副姣好的面容。

  背后噌的一下升出一对斗气化翼,云韵的身形瞬间腾空。

  天空上的女子,一套素裙包裹着丰满娇躯,手持一把模样有些奇异,并且散发着青色光芒的长剑,一头青丝被挽成高贵的凤凰发饰,美丽动人的容颜平静恬然。

  看着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的云韵,木辰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是淡然的做在茶棚里悠闲的喝着茶。

  时而抬头看一眼云韵,不停的点头,似乎是非常的认可对方的容颜。

  忽然体内的斗气一阵涣散。

  云韵背后的斗气化翼差点溃散!

  不好,药效开始发作了!

  云韵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眼严重果,脸色变了变,手中长剑紧握,必须要先把这个家伙解决掉。

  风之极·陨杀!

  云韵没有丝毫的留手,其手中的奇异长剑猛然一颤,一道细小得几乎只有拇指大小的深邃光线,瞬间暴射而出。

  光线刚刚出现,空间竟然都颤抖了几下。

  如同一束激光,轰的一下直接洞穿了木辰所在的那桩茶铺。

  轰的一下!

  茶铺瞬间倒塌,然后那光线激射在地面上,一时间尘烟翻滚,待到尘埃落定,地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十几米的大坑。

  一出手就是玄阶高级的斗技,云岚宗的高深斗技。

  看来云韵是焦急了。

  “云宗主何必如此急着动手,何不坐下来,我们一起喝茶品酒,看看花赏赏月,顺便做一些你我该做的事情,岂不美哉?”

  木辰的声音诡异的出现在云韵的身后,一副潇洒自在的模样,手里甚至还端着一杯茶,身上没有丝毫的狼狈。

  似乎刚刚云韵的那一击对他跟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看到木辰轻松的姿态,纳兰朝歌也是大吃一惊。

  云韵此刻的实力应该是在三星斗皇,比袁更的二星斗皇巅峰还要高出一阶,可是云韵的杀招居然没有对木辰造成一丝的困扰。

  那这么说,木辰岂不是……斗皇巅峰?或者斗宗?

  怎么可能,这才短短的几年时间!

  如果这是真的话,那地阶功法也太变态了吧!

  不好,照这么下去,云韵危险了。

  纳兰朝歌躲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同时脑海里也在飞速的思考该怎么办。

  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冲出去,都不够木辰随手一击的。

  就算是开启仙人模式,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要对付斗皇必须使用A级的忍术才行,而纳兰朝歌此刻的系统才是B级,就算是开启仙人模式可以使用一个S级的忍术五右卫门,可是那五右卫门是火遁,一旦让对方逃脱,那就尴尬了。

  怎么办?

  靠,这个女人可别没便宜了萧炎,倒是便宜了这个老不死的太监!

  不对啊,既然木辰没有了小弟弟,他又如何打云韵的主意,到时候怎么上?

  风推势!

  一击不成,云韵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木辰,双手在身前做了一个结印,一卷狂暴的青色风卷在其身前涌现而出,旋即呼啸而出,瞬间把木辰包裹在内,而云韵则是借助那股强大的推力,身体急速的后退。

  同时身后的翅膀煽动,整个人如同一颗流星,迅速的冲着远方奔逃。

  “云宗主,何必这么着急着走呢?”木辰的身影从那狂暴的青色风卷中蹿了出来,周身笼罩在一个能量罩里面,四周狂暴的风卷对他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

  手中的茶水都没有洒出分毫!

  不好,这个木辰绝对已经进阶斗宗了。

  不然凭云韵的斗技不可能让对方无动于衷!

  纳兰朝歌终于明白木家为什么要造反了。

  如果木辰进阶了斗宗,那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加刑天就算是斗皇巅峰,也绝对不是斗宗的对手啊!

  完了,今天的云韵绝对是凶多吉少啊!

  一想到如此漂亮的一个美娇娘居然要被一头猪拱了,纳兰朝歌心里憋得难受啊,更何况还是一头没有工具的太监猪。

  木辰说完话,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背后的翅膀猛然消失,而他整个人依旧稳稳的停留在虚空。

  斗宗的标志就是可以不借用翅膀,仅靠自身的力量就能停留虚空。

  果然啊,这个老不死的真的进阶斗宗了。

  如果爷爷知道那地阶功夫如此的逆天,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显露出了真正的实力,木辰有意无意的撇了一眼纳兰朝歌躲藏的方向,然后大步的冲着云韵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是的,就是这么在空中走过去的,如履平地,只是他每踏出一步,人就已经消失在远方,三bu踏出,木辰已经来到了云韵的身后!

  凭空踏步!

  纳兰朝歌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用什么办法才能阻止那个家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