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一战-斗-

第第一战

  “哟,皮大叔,你可能要为米特尔家族招揽一笔大生意了!有人好像要全部包圆了呢!”纳兰朝歌刺激的说道。

  “呵呵,那就多谢纳兰少爷的吉言了,木少爷如果您需要的话……”

  “滚,老子不是说了吗,老子只是问问!”木铝脸色尴尬的吼道。

  “不会是没钱吧,木家不是挺有钱的吗?”

  “少爷,可能是木家的废物没有钱吧!”果儿接了一句,也算是为刚刚木铝嘲讽纳兰朝歌是废物报仇。

  “你特么是在找死?”

  木铝不敢对纳兰朝歌怎么样,不能把皮古怎么样,但是要对付纳兰家族的一个丫头,还是绰绰有余。

  一阵劲风闪过,木铝阴狠的冲着果儿一拳轰击了过去。

  加注了八段斗之气的拳头,如果这一拳下去,果儿很有可能就要被终结了。

  纳兰朝歌轻轻的一个上步,先木铝一步把果儿拉回了自己的怀里。

  “来人,给我废了这个畜生!胆敢对我纳兰家族的人动手!不用给我爷爷留情面,我要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他!”纳兰朝歌一把护住果儿,转身就冲着不远处的四个大斗师招呼道。

  这几年的隐忍已经让纳兰朝歌知道,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叫手下留情,对敌人的残忍才是对自己的仁慈。

  纳兰朝歌有打手,木铝也不是吃醋的,一挥手,从他身后也窜出来几个大斗师。

  场面一下子有些失去控制了。

  各家的打手把自己的少爷护在身后,两方人马剑拔弩张。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纳兰朝歌是真出了火气,如果自己再慢一步,果儿绝对凶多吉少。

  “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纳兰家的朝歌弟弟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一阵香风拂面,纳兰朝歌一愣。

  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球。

  额,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对超大的r球,而且还会动。

  紧~窄的长袍似乎裹不住那一对r球,眼看就要挣脱束缚寻求自由的感觉。

  腰~肢纤细,头发很是利索的挽在头顶,露出修长的脖颈。

  脖子上没有任何的装饰,这是对自己的皮肤有着充足的自信才敢做出的装扮。

  莲步轻移,香风拂面。

  一时间大家都忘记了各家主人的命令似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雅妃?

  只是一个照面纳兰朝歌就冒出了一个这么样的念头。

  “姐姐好!”

  雅妃和自己打招呼,纳兰朝歌自然要兜着,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只是纳兰朝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雅妃要刻意亲近自己,猪脚光环?自己暂时还没有那个东西吧。

  忽然纳兰朝歌内心一阵灵动,是因为自己的姐姐。

  圣城三姝的名头!

  “哎,我的乖弟弟,怎么来到姐姐的地方也不和姐姐说一声呢,这嫣然要是回来知道了,我可担待不起!”雅妃拉过纳兰朝歌的手有些亲昵的说道。

  谁也不知道雅妃口中说的嫣然回来要是知道了,知道什么了!

  或许这就是生意人的措辞吧。

  “木少爷,怎么样,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喝一杯如何?我最近刚刚收集了有些上等的龙舌兰!”

  雅妃刚刚安抚了纳兰朝歌一转眼有投奔到了木铝的阵营。

  “嫂子,你可饶了我吧,要是让我哥哥知道我和你一起喝酒,他还不扒了我的皮!”木铝嘿嘿一笑,不过目光却是没有从雅妃的胸前移开。

  “木铝我说过多少次,我和木战之间什么都没有,你在如此胡说,别怪我不客气!”雅妃的脸色变了变,似乎那一句嫂子让她脸色有些难堪。

  “得得,雅妃姐我也不跟你废话,你让开,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木铝不敢招惹雅妃,但是眼光又狠狠的盯上了纳兰朝歌,顺带还瞅了一眼纳兰朝歌怀中的果儿。

  木铝不禁咬牙暗恨,怎么自己就没有遇到这么绝色的丫头呢!

  “好啊,你们要打架我也管不着,只要别在我的拍卖坊就行!”雅妃的语气也没有丝毫的相让。

  他们米特尔家族被称为加玛帝国最富有的家族,除了加码皇室,除了云岚宗她们还真没有把谁放在眼里。

  “好,雅妃姐,我们不为难你,小杂种,有没有胆量给我单挑?”木铝今天是铁了心要教训一下纳兰朝歌。

  纳兰朝歌正有此意。

  自从得了系统就好比锦衣夜行,总想找人装装逼,可是整个纳兰家族都没有人得罪自己。

  正好,拿这个二货练练手,也算是自己的扬名之战。

  果儿一把拉住纳兰朝歌,对着纳兰朝歌轻轻的摇摇头。

  纳兰朝歌才刚刚恢复修炼一个月,就算纳兰朝歌是个天才,也绝对不会是木铝的对手。

  木铝修炼了多少年啊,再说了,木铝可是天才,实实在在的八段斗之气。

  “怎么,害怕了?废物果然就是废物啊,纳兰家族男人是废物,女人嫁了个废物!”木铝的话立刻引起一阵哄笑。

  他们指的是纳兰嫣然和萧炎之间的婚事。

  “你……你……我要杀了你!”纳兰朝歌做出一副被激怒的样子,满脸潮~红。

  只是,雅妃在看到纳兰朝歌的表情的时候,眼睛不由的一瞬间眯成了一条缝。

  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

  他在故意激怒木铝,然后又装作被木铝激怒的样子。

  这一切看似是木铝在找茬,到后来几乎是这个家伙在引导。

  关于纳兰朝歌是废物的事情雅妃也是清楚,这家伙难道一个月之内突破了八段斗之气?

  呵呵,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八段斗气。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的自信又是哪里来的?

  “好啊,是个男人,不如我们就比试一场如何,如果你输了,就从这里爬过去,我饶你一命!”木铝抬起自己的右腿,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裤裆,“不过,你的那个丫头可就要归我了,我可正好缺一个暖床的呢!”

  “你……”纳兰朝歌转过头看了一眼果儿,用手轻轻的握了握果儿的手,“不行,我不能决定别人的命运,但是如果我输了,任凭你处置,要杀要剐随便你,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要杀要刮随便你了咯!哈哈哈哈……”木铝的话极度的自信,立刻引起周边人的哄笑。

  “好,一言为定!雅妃姐,能请你帮个忙吗,借你们的拍卖坊的纸笔一用!”纳兰朝歌转过身就把雅妃拉下了水。

  一看到纳兰朝歌认真的样子,众人不由得一愣,把纳兰朝歌护在身后的那些护卫也纷纷劝解。

  “少爷,使不得啊!”

  “少爷,万万不可!”

  “少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这才刚刚修炼了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