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纳兰朝歌和云韵(中)-斗-

第189章 纳兰朝歌和云韵(中)

  “孩子?”纳兰朝歌惊恐的看了一眼木辰,似乎想要从木辰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东西。

  按理说木辰作为一个长者,还是斗宗级别,应该不会被纳兰朝歌的眼神所吓到。

  但是,那地阶功法毕竟是纳兰家的东西,谁知道那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变~态办法有没有被这小子知道。

  “你想说什么?是啊,昨晚我们已经同房了!”木辰的眼神躲闪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说道。

  就是这样!

  纳兰朝歌从木辰的一丝的躲闪眼光中看到了希望。

  嘿嘿!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还是不说了!”纳兰朝歌很是神秘的把到了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木辰瞪了纳兰朝歌一眼,如果这小子知道的太多的话,他是不介意现在就把他做掉的。

  “没什么,只是,以前偶尔我听我我爷爷说,那地阶功法当初是和萧林一起在一个遗迹里面获得的,当时和这功法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东西,好像是一块玉还是什么来着,能够修补这功法弥留的缺失!”

  “萧林?”木辰不解的看了一眼纳兰朝歌。

  “就是乌坦城萧家啊,和我爷爷是好友,就是因为他,我姐还和萧家的萧炎指腹为婚!”纳兰朝歌又透露了一些消息。

  这件事木辰是知道的。

  后来萧林与人战斗的时候被人打死,这件事也就搁置了下来。

  “听说你代表纳兰家去解除了你姐和萧家的婚约,还和那天才萧炎约定了三年之约,小子,有种!”

  “咳咳……”纳兰朝歌有些尴尬的笑笑,现在想来,当初自己是有些冲动了,这件事有很多的解决办法,“算了算了,不提我解除婚约的事情,我说的是和这地阶功法在一起出现的那块古玉,听说那块古玉可以弥补功法的缺失!”

  “弥补功法的缺失?”

  “对啊!我爷爷说,修炼这地阶功法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会使人失去一种非常珍贵的东西,当时我也不太懂,对了,木辰叔叔,你修炼了这功法,怎么样,有什么感觉?真的对人体有损伤吗?你缺失什么东西了吗?”

  纳兰朝歌还没有说完,木辰激动的一把抓住纳兰朝歌的肩膀。

  有些激动的说道,“什么,你说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

  “啊?什么什么真的?”纳兰朝歌一脸的无辜。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木辰赶紧松开纳兰朝歌的肩膀。

  “我是说你说的那个古玉的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

  “真的有缺失吗?木叔叔你的身体……”纳兰朝歌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木辰。

  “小子,你往哪里看呢!”

  “没有没有!你想啊,这地阶功法如此的厉害,为什么我爷爷不修炼呢,而且,我爷爷也没有给我修炼,我猜想啊,这功法肯定是不完整的,再说了凭借我纳兰家的势力,又怎么会看上萧家那种三流小家族,还和那种人联姻!”

  纳兰朝歌不回答木辰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木辰一时间也不由得跟着纳兰朝歌的思路走。

  这也是木辰一直奇怪的地方。

  纳兰桀那个老家伙又不傻,有地阶功法为什么他自己不修炼反而是要送人,还有就是,堂堂的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狮心元帅掌控庞大的军队,况且,纳兰桀本身还是斗王的实力,这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三流实力的萧家?

  这里面有古怪。

  难道真的是为了萧家那什么古玉?

  本来他以为是纳兰桀不修炼这地阶功法,是舍不得红尘的美好,害怕失去男人的根本。

  现在看来这里面似乎还有隐情啊。

  “和我说说那古玉的事情!”

  木辰终于是上钩了。

  “嗯,对了,木叔叔,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很好,也没有什么缺失,要不然我怎么能和云韵结成夫妻呢!和我说说那古玉的事情!”木辰有些不打自招的说道。

  “对对!”纳兰朝歌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如此说来那古玉对于木叔叔也没有什么用了嘛!哎,木叔叔,这烤肉熟了,快来尝尝!”

  纳兰朝歌决口不再提古玉的事情,而是伸手把烤架上的肉取了下来,翻在嘴边吹嘘着,咬了一口肥嫩流油。

  “嗯,这肉不错哦,木叔叔你也来尝尝!”

  “额,那个古玉……”

  “什么古玉啊,先吃饭要紧,饿死我了都快!”

  纳兰朝歌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恨不得把那炭火都要吞进肚子里。

  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一块肉,纳兰朝歌立刻又拿起第二块。

  “你是说,那古玉和这葵花宝典是配套修炼的?”

  “呼呼,好烫!”

  “是乌坦城萧家对吧!”

  “你也吃点啊,别只看我吃!”

  木辰三番五次的把话题插进去,又被纳兰朝歌给带出来。

  不到一会的功夫,那烤架上的肉已经被纳兰朝歌给消灭了一半。

  木辰则是对着肉已经毫无兴趣了。

  心里想着的全都是,古玉,萧家,弥补身体的缺失。

  纳兰朝歌的小心思,木辰又怎么会不懂,当下也只是冷眼看着这小家伙在他的面前耍一下花招而已。

  当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花招都是白费功夫。

  还剩下最后两块肉,纳兰朝歌也是毫不客气的伸手摸了过来,放在手心里,烫的他不时的交换手拿着。

  然后一路小跑来到了旁边还在昏迷中的云韵的身边。

  “云宗主,云大姐,云老师,快醒醒,吃饭了!”可是任凭纳兰朝歌怎么呼喊,云韵似乎睡着了一般,丝毫没有动静。

  纳兰朝歌转过身看着木辰

  木辰冷哼一声,一抬手一道斗气打入云韵的体内。

  紧接着云韵的眼睫毛眨动了一下。

  “中了合欢散,昨晚享受**之欢太久了,劳累过度而已!”

  **之欢,劳累过度?

  纳兰朝歌一愣,忽然想到昨晚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和一个女人好像是在做那羞人的事情,而且做了一晚上。

  怪不得今天早晨依旧还有些头昏脑涨的呢。

  可是,自己只是做梦啊!

  在看到云韵那精致的脸庞的时候,纳兰朝歌又感觉有些熟悉。

  难道,昨晚自己梦里的那个女人是云韵?

  怎么可能呢!

  木辰怎么可能会把他喜欢的女人让别人玷污。

  想多了。

  果然没用多久,云韵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看到的却是纳兰朝歌一副笑嘻嘻的站在她的面前,手里似乎还捧着一块烤肉。

  作为斗皇,即便是几个月不吃不喝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人体那种嗅到烤肉香味的**还是存在的。

  嗅到那烤肉的香味,云韵的肚子也开始咕噜了起来。

  身体微微一动,下身忽然传来一阵撕裂办的疼痛。

  脸色大变。

  云韵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啪!

  抬手就给了纳兰朝歌一巴掌,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摸她身边的佩剑,结果只是摸了一个空。

  “畜生!”云韵大声喝骂道。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不紧紧是纳兰朝歌惊呆了,就连木辰也是诧异的转过了脑袋。

  一巴掌甩出去,云韵再一次流出了泪水。

  此刻就算把天地毁灭,也难以掩盖自己被人玷污的事实。

  该死,他们都该死!

  “不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纳兰朝歌懵逼了。

  虽然他挨打也不冤枉,可是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昨晚和他在梦里**的那个女人就是眼前的云韵。

  “你……”云韵想要说些什么,似乎猛然又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话语噎在喉咙。

  “昨晚和你行夫妻之实的是我,和纳兰小兄弟没关系!”木辰在不远处淡淡的说道。

  纳兰朝歌感激的看着木辰,他从来没有觉着木辰如此的伟大过。

  要不是他自己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其实木辰脸上笑嘻嘻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样,心里也是有句mmp不知道对谁讲。

  上天对他开了一个非常难受的玩笑。

  这是一个比较搞笑错乱的场面。

  纳兰朝歌被人下药和云韵搞在了一起。

  这一切都是木辰主使的,但是木辰的目的则是为了让云韵还有世人认为他自己其实还是一个男人。

  而木辰也是喜欢云韵的。

  这种心情谁能理解,把自己喜欢的女人让另一个男人给那啥了,完事了自己还要站出来笑嘻嘻的说,是我做的。

  整个奥斯卡欠木辰同志一个好人奖!

  “不要让我有任何的机会,不然我会让你碎尸万段!”云韵咬牙切齿的看着木辰。

  “韵儿,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日后你一定可以理解我的良苦用心!等我掌控了加玛帝国,你就是皇后,我们一起周游世界,就你我二人,双宿双飞,不好吗?”

  呕!

  纳兰朝歌差点吐出来。

  “滚!”云韵怒道。

  “好了好了!木叔叔,云宗主情绪有些不太好,你还回避一下把,我来劝劝云宗主!”纳兰朝歌赶紧跳出来做好人。

  “你是纳兰家的人?”云韵脸上的怒气未消,转过头看着纳兰朝歌冷冷的问道。

  “额,是的,纳兰嫣然是我的姐姐!”

  “呸!”

  云韵一口口水直接吐在了纳兰朝歌的脸上。

  “纳兰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人渣!亏我还听从了嫣然的建议帮你寻找伴生紫晶源提升实力!”

  “你去魔兽森林了?”纳兰朝歌诧异的看着云韵问道。

  “去了,不过那伴生紫晶源我是不会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