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纳兰朝歌和云韵(下)-斗-

第190章 纳兰朝歌和云韵(下)

  哎!

  纳兰朝歌叹了一口气,果然啊,一时照顾不到,就会出叉子,不是告诉纳兰嫣然了,让云韵别去魔兽森林。

  这个丫头啊!

  算了算了,去了就去了,遇见萧炎那就遇见了!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从木辰的手里逃脱啊!

  咦,不对啊!

  她凭什么说自己是败类人渣?

  伸手擦掉额头上的口水!

  木辰看着纳兰朝歌,也是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算了算了,让这小子和云韵沟通一下也好!

  如果云韵想不开,那就可惜了。

  看着走到远处,表示回避的木辰。

  纳兰朝歌也是大声的说道:“云宗主,你凭什么冤枉人,我可不是什么人渣,我也是被木辰抓来做人质的,他要以此要挟我爷爷,想要掌控狮子军而已!”

  听到纳兰朝歌的话,云韵一愣,知道自己似乎误会了。

  云韵脸色有些不自然。

  “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看在我姐姐的面上,那,把这肉吃了吧!”

  “没胃口!”

  “那我告诉你,你就算是死在这里,人家也不会心痛的,再说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何必跟自己置气,就算是要报仇,也要把身体养好吧……”

  纳兰朝歌一边说着,手指快速的在地面上写下几个字。

  “等待时机!”

  看到纳兰朝歌写下的字迹。

  云韵一愣。

  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纳兰朝歌递过来的烤肉。

  她决定了,一有了机会,她就会把木辰杀了,然后自杀。

  作为一派宗主,云韵已经不是那种小女孩了,受了委屈,受了欺负就寻死觅活。

  即便是天大的磨难,她也只会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如果有需要,或许她还会笑脸相应。

  但是一但有机会,她会毫不犹豫的处说杀了对方。

  哪怕这个时机等待的是一年,十年,甚至更久!

  “哎,这就对了嘛,只有吃饱了饭才有力气,不然饿瘦了,我木叔叔又该担心了!”

  纳兰朝歌用手点了点云韵的纳戒。

  手指又在地上写了几个字。

  “五阶魔核有吗?我有用!”

  纳兰朝歌现在拥有五枚五阶魔核,还差一枚就可以进阶A级系统。

  到时候不说能够和木辰一战,至少逃跑又多了一分把握。

  云韵也学着纳兰朝歌的样子,用手指在沙堆上写了一个字,有!

  但是她人却对着纳兰朝歌摇了摇头。

  纳兰朝歌也明白了,肯定是木辰封住了云韵体内的斗气还有灵魂力量。

  他也担心云韵会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纳兰朝歌大喜,只要有五阶魔核,那就好办了。

  剩下的就是要让云韵恢复灵魂力量,打开纳戒。

  没有多大会的功夫,云韵就把那一块烤肉吃了下去,面色也看上去好了不少。

  一想起刚刚对纳兰朝歌的动作,不但打了人家,还往人家脸上吐口水,云韵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对不起,刚刚我……”

  “没关系,没关系,您是我姐的师傅,是长辈,打我两巴掌也是应该的!”纳兰朝歌无所谓的摆摆手。

  “可是我,刚刚我以为……”

  云韵的脸色忽然通红。

  在看到纳兰朝歌的那一瞬间,她居然有了一种感觉,昨晚和自己缠绵的那个男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如果木辰和纳兰朝歌相比,她到宁愿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纳兰朝歌。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女人有一种第六感,可以感应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女人是一种可以无限改变底线的动物,她会为了某些事情一而再的改变自己的底线。

  如果在以前,云韵知道自己珍藏的贞操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稀里糊涂的没有的,她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自杀!

  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她反而冷静了下来,比以前更加的冷静。

  “云宗主,你感觉好些了吗?”纳兰朝歌关系的问道。

  云韵点了点头。

  尽管云韵别纳兰朝歌大上不少,但是女人天生就有一种依赖的心里,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总有一中想要依靠的感觉。

  “行了,差不多我们就要赶路了!”

  木辰的话语在不远传来。

  纳兰朝歌和云韵对视一眼,两人均是理解彼此心中的想法。

  整理好衣衫,云韵起身。

  除了下身那种疼痛还有周身不能使用斗气,她的面色看起来倒也红润了不少。

  或许这就是女孩和女人的区别。

  纳兰朝歌呆呆的看了几眼,云韵的美和别人不同,那种清冷,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想让这种女人在你的怀里撒娇,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也不会垂着你的胸口嘤嘤嘤。

  但是云韵的美,还有那种气质,也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走了!”

  看着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木辰心里居然升起一股子醋意。

  不过,也幸好有这小子安抚,不然等云韵醒来,他还真不一定能够搞定。

  “木叔叔,我们这是要去哪啊?”纳兰朝歌拍了拍云韵的手背,转身看着木辰问道。

  “石漠城!”

  木辰冷冷的说道。

  “石漠城?”

  “对,还有一个人没有到齐!”

  “谁啊?”

  “夭夜!”

  纳兰朝歌猛然停住了脚步。

  木辰的野心不小啊,他这样就等于一举扼制了加玛帝国的命脉。

  纳兰家族,加玛皇室,云岚宗就都在他的控制之内。

  不过,纳兰朝歌也只是一愣,他相信,木辰是找不到夭夜的,只要夭夜不出来就好!

  可是,如果时间久了自己还没有回去,也难免夭夜会出来!

  必须要想办法离开了,不然麻烦越来越大。

  来的时候,他们是飞过来了。

  但是回去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木辰也不可能带着两个人在空中飞。

  没有斗气的支撑,云韵走了没一会,就开始浑身冒汗,脸色也被炙热的骄阳烤的发烫。

  纳兰朝歌还没有开口让木辰解开云韵身上的封印,木辰则是来到纳兰朝歌的身边,有些神秘的说道:“纳兰小侄,你刚刚说的那什么古玉的事情……”

  “哦,那个呀,听说那个东西可以弥补葵花宝典的缺失啊,具体的就比如,应该是断肢重生,比如人体缺失了某个东西,那个可以促进人体再生……”

  纳兰朝歌还没有说完,木辰的脸色已经变了。

  先是吃惊,然后是狂喜。

  差点就这么跳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木辰有些疯癫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在原地转圈。

  似乎激动的不行。

  纳兰朝歌怅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江山和美人,有人爱江山,有人爱美人。

  也有人一开始爱江山,后来又想要美人。

  木辰就属于最后者。

  没有一个男人愿意失去小弟弟。

  “我就说吗,堂堂的地阶功法,怎么会有这么个奇怪的要求,原来如此啊!”

  看着已经癫狂一样的木辰,纳兰朝歌也有些自责,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

  “额,那个,木叔叔,您看这天气也怪热的,云宗主没有斗气支撑,这么走下去的话……”

  “小子,你也别得寸进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动作!”木辰白了一眼纳兰朝歌。

  纳兰朝歌赶紧缩了缩脖子不再吱声。

  他好像忘记了,像木辰这样的高手,即便是不用眼睛看,那强大时的灵魂感知力,也能够把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楚。

  云韵轻轻的拍了拍纳兰朝歌的肩膀,冲着他摇了摇头。

  一行三人在沙漠中赶路,几乎走了将近一天,途中纳兰朝歌也是尽自己的能力扶着云韵,不是这样,她根本撑不下来。

  塔戈尔大沙漠危机重重,一个没有斗气的人来到这里,几乎就等于是送死了。

  直到傍晚十分,前面终于出现了石漠城的影子。

  纳兰朝歌和云韵均是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这一路两人的相互扶持,到也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情谊。

  当然,这股情谊一露出苗头,就立刻被两人掐死在摇篮里。

  对于云韵,尽管她很漂亮,也很御姐,也很女人味道。

  纳兰朝歌却是半分想法都不敢有。

  云韵是云岚宗的宗主,是至高无上的女神,在加玛帝国甚至堪比加玛皇室还要贵重。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她是纳兰嫣然的师傅,师傅如同父母,是长辈,辈分万万是不能乱的。

  云韵更是这样,对待纳兰朝歌也只是一个晚辈而已。

  即便那心中的情愫升起,也是被她很是粗暴的忽略。

  可是,她也总是不由自主的就把眼前的纳兰朝歌和那个在魔兽山脉和自己邂逅的药岩相比。

  两个人影交替着在脑海里出现。

  云韵啊云韵,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药岩,你们这辈子也只是注定的萍水相逢而已。

  如果,药岩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女人的身子,他还会那么在乎自己吗?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这辈子就算是错过了!

  一进入石漠城,木辰丝毫不敢大意,一出手,在手心里射出一道罡气,直接封住了纳兰朝歌的周身穴道。

  虽然纳兰朝歌只是一个小小的斗灵,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本来纳兰朝歌还打算进入石漠城,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的制造混乱逃跑的呢,现在看来又要从长计议了。

  入夜十分,纳兰朝歌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境里,他和那个女人又相遇了。

  可是无论他如何的努力,总是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可是,凭借感觉,他又感觉,这个女人是如此的熟悉!

  也仅仅是那么一丝的清明之后,两人再一次被心中的**吞噬!

  一时间,月黑风高,小小的房间之中,再一次春光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