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照顾你的后半生!-斗-

第191章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照顾你的后半生!

  这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梦里有纳兰朝歌朝思暮想的一个女人。

  只是每当天亮的时候,那个梦境就会消失。

  纳兰朝歌和云韵均是被封住了体内的斗气,别说是想逃脱,就连最基本的斗技也施展不出来。

  而且,最让纳兰朝歌庆幸的就是,纳戒。

  一开始木辰还没想着收回他们的纳戒,纳兰朝歌也赶紧趁着这个时机把纳戒里面的药材和魔核全部用系统回收。

  当木辰躲过纳兰朝歌纳戒的时候,发现里面只是存留着一根五阶烙铁毒印蟒的生龙筋,这个东西虽好,但是木辰并没有取走,而是甩手又丢给了纳兰朝歌。

  至于云韵的纳戒,木辰为了讨好云韵也没有取走。

  如果说失败,这就是木辰最大的失败。

  在石漠城一连待了七天。

  这七天也是纳兰朝歌最为怀念的七天,以至于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寻找梦境中的那个女人。

  纳兰朝歌到死都想不到,木辰会把他最爱的女人云韵丢给自己。

  借种这个话题他怎么都想不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在第七次在梦境里再次遇见与自己缠绵的那个女人的时候,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

  纳兰朝歌和云韵似乎有了一种共同的意识。

  她们似乎都意识到这并不是梦境。

  这一次她们并没有急着进入那个主题。

  而是就这么赤果着身子,相拥着。

  轻声的呢喃,无声的抚摸。

  忽然纳兰朝歌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阵刺骨的疼痛。

  纳兰朝歌并没有动。

  而是任凭那个女人在自己的肩膀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一排牙齿印记。

  无声,却又似乎有些留恋!

  当第二天阳光普撒进房间的时候,纳兰朝歌猛然惊醒。

  又是一个梦境吗?

  无奈的笑笑!

  居然一连七天都做到了同样的梦,和同样的女人做那种事情。

  这倒是让纳兰朝歌想到了天龙八部里面的虚竹和银川公主李清露的故事。

  真是没有想到,这样荒诞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难道是木辰感觉自己太孤单,晚上都会抓个女人来给自己解决身体的麻烦?

  可是怎么看那个心狠手辣的木辰,没有这么好心啊!

  怎么可能呢,那只不过是个梦境罢了!

  习惯性的捡起地上的衣服披上,忽然肩膀一阵刺痛传来,让纳兰朝歌顿时傻眼了。

  牙齿印记?

  猛然起身,纳兰朝歌有些惊喜的四处打量着。

  可是,整个房间出了自己,并没有其他人。

  那不是梦境!

  绝对不是梦!

  这个牙齿印记就是证明!

  是啊!

  自己怎么那么傻!

  接连七天,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对方的身体上做个印记啊!

  她是谁?

  她在哪?

  自己对人家做了那么龌龊的事情,一定要对人家负责!

  “木辰,木大叔!”纳兰朝歌从梦的踢着房门。

  “怎么?”木辰冰冷的声音出现在房间。

  “告诉我,是不是你搞的鬼?她是谁?”纳兰朝歌抓住木辰的衣衫,有些激动的问道。

  “什么意思?”木辰冷冷的问道。

  “那个女人,我的梦境里遇到的那个女人!”

  木辰一愣,知道这件事似乎被发觉了。

  不过,应该可以了吧,接连七天,如果云韵还不能怀上孩子,那就说明这个家伙的种子不行了啊!

  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木辰很是深奥的说道:“怎么,是不是很怀念了?你不需要感谢我……”

  “告诉我她是谁?”

  “一个接客的姑娘而已!”

  “我要见她!”

  “已经被我杀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告诉她谁,在哪里?”纳兰朝歌有些激动的说道。

  “不用自作多情了,走了,今天启程我们回圣城!”

  “告诉我,我可以告诉你更多关于那古玉的事情!”纳兰朝歌拉住木辰的手。

  “不用了,我已经打听到了,萧家确实有一块古玉,就在萧战的身上,我自会亲自过去取来!”木辰说完不顾已经呆住的纳兰朝歌,很是有些得意的走出了房间。

  这是一种比较奇怪的心里,每一天夜里他都会看着纳兰朝歌和云韵之间的事情,而那两人却是蒙在鼓励。

  似乎这种偷窥能够增加他的心里**一般。

  或许每一个变成了太监的男人,都有这种变态的心理吧,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出现那种形态。

  一直等到木辰走出去很久,纳兰朝歌才回过神来,要回圣城了?

  没有等到夭夜,这个家伙终于是要动手了。

  逃脱,该怎么才能逃脱?

  该死!

  体内斗气被封住,根本不能使用任何的斗技

  魔核,还差一枚魔核!

  纳兰朝歌在心里盘旋了很多脱身的办法,利用起爆符,设置陷阱,利用魔核召唤通灵兽。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都不能对木辰造成必杀。

  一旦逃脱不成,引来的就是杀身之祸。

  果然,没用多大会的功夫,木辰找来了一头狮鹫兽,随手把纳兰朝歌丢进狮鹫兽身上的房子里面,而木辰则是很是高调的搂着云韵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云韵依旧是一身黑色的长袍,只不过并没有用帽子遮盖容颜。

  满头青丝披散,很是动人心魄。

  木辰也很是享受这种被人注目的感觉。

  能够拥有这样极品的女人,那也是一种满足。

  等到取了萧家的古玉,自己就可以重新长出小弟弟,到时候,才是自己和云韵之间真正的夫妻之实。

  现在,只需要等着云韵的肚子慢慢的鼓起来,然后自己也就可以昭告天下,木家和云岚宗正式联姻。

  至于纳兰朝歌,那是必须要死的。

  很是温柔的帮助云韵掀开马车的帘子

  “夫人,路途遥远,辛苦你了!”木辰轻轻的拍了拍云韵的手背

  云韵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隐忍,等到时间成熟,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只是当云韵看到车厢里的纳兰朝歌的时候,神情不由得一愣。

  “嗨,云宗主,好久不见!”纳兰朝歌苦笑了一声,有些自嘲的笑笑。

  他们都明白,一旦回到圣城,就是木辰造反的时候。

  云韵木然的冲着纳兰朝歌点了点头。

  眼神不由自主的在对方的左肩上瞄了瞄。

  一声高昂的鸣叫,狮鹫兽扑扇了一下翅膀,蓦然腾空而起。

  此去圣城,乘坐狮鹫兽,也只不过几天的时间而已。

  纳兰朝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忽然瞥眼之间,纳兰朝歌看到了云韵手上带着的纳戒。

  魔核?

  纳兰朝歌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云韵。

  纳兰朝歌一开始说只要有一枚五阶魔核,他们就可以逃脱。

  这怎么可能,她自然不会相信纳兰朝歌的话语的。

  虽然斗气被封印,但是纳兰朝歌的实力她还是看的清楚的。

  斗灵级别。

  别说是斗灵,就算是斗王,斗皇,也不一定是木辰的对手啊。

  如今再次看到纳兰朝歌的眼神。

  云韵的心思也不由的动了一下。

  拼一下又何妨,万一他真的成功了呢。

  云韵想了一下,忽然很是利索的取下了手上带着的纳戒,直接丢给了纳兰朝歌。

  一个人的纳戒可就代表着整个人多有的资源,云岚宗宗主的纳戒,里面装的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甚至可以说比一个三流家族所有的库存都要充足。

  看到云韵的动作,纳兰朝歌一愣,不禁对这女人的取舍感到有些佩服。

  只是,只是有纳戒又能怎么样了,高级纳戒上面都设有灵魂禁锢,以纳兰朝歌的力量怎么可能打开云韵的纳戒。

  就在纳兰朝歌愣神的功夫,云韵忽然伸手拉起纳兰朝歌的手。

  当两人的手掌一接触的时候,忽然又如同触电般的缩了回去。

  那种感觉……

  似曾相识!

  好像在哪里遇到过。

  对了,梦境

  是的,在梦境。

  她们想用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种握着彼此的感觉。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云韵脸色一红,随即恢复了正常。

  而纳兰朝歌也只是闪过一丝杂念而已,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肩膀上的那一排牙齿印记。

  “我需要你的一滴精血!”

  云韵红着脸说道。

  纳兰朝歌伸出自己的手掌。

  再次握住纳兰朝歌的手,云韵摒弃一切杂念。

  燃烧精血之法,获取一丝灵魂力量。

  轰!

  在那一瞬间,强大的灵魂力量爆发,纳兰朝歌有一种感觉,他和那枚高级纳戒之间有了一丝感应。

  没有多余的时间猜想,这么强大的灵魂力量爆发,肯定会引起木辰的怀疑。

  机会只有一瞬。

  神识扫过,一枚五阶魔核出现在了纳兰朝歌的手中。

  不但有五阶的魔核,甚至他还取用了几株五品的药材。

  “请问宿主是否利用六枚五阶魔核升级系统!”

  “是是是,快快快!”

  纳兰朝歌焦急的催促着。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

  木辰的身影如同鬼影一般的冲了进来。

  “小歌,替我照顾好嫣然!”在云山冲进来的一瞬间,云韵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个纵身直接跳出了狮鹫。

  没有斗气的支撑,这么下去云韵必死无疑。

  随着云韵的跳出去,冲进来的木辰也没有时间去理会纳兰朝歌,跟随着云韵一个纵身一起跳了出去。

  纳兰朝歌知道,云韵这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

  不说跳出去必死,但是纳兰朝歌还是有一种感动。

  平白无故的清白身子被人玷污。

  这等于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纳兰朝歌很是佩服云韵没有寻死觅活,而是一直隐忍到了现在。

  木辰,必须死!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你无依无靠的话,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照顾你的后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