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云韵,老婆?-斗-

第194章 云韵,老婆?

  而此时的木辰已经赶了过来。

  看到站在对面等候的纳兰朝歌还有云韵,木辰嗤鼻的冷笑了一声。

  “韵儿,跟我回去,我可以不计前嫌,我会像以前一样疼你!”木辰冲着云韵伸出手。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我绝对会把你碎尸万段,或者自刎以示清白!”

  “无论你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我们已经同房的事实!”木辰厚着脸皮说道。

  “你……”云韵身体摇晃了一下,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同房?

  纳兰朝歌一愣,难道云韵真的已经被木辰给那啥了?

  这货不是太监吗?

  一直以来,纳兰朝歌真的只是以为云韵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木辰一个人在演戏。

  “哈哈,我倒是很好奇,一个太监,如何有脸说和人家同房!”纳兰朝歌忽然放声大笑。

  “你在找死?”木辰的脸色变了变,有些害怕纳兰朝歌一般。

  “是啊,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哦对了,我好像想起来了,我们纳兰家的地阶功法,第一句要诀好像就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木叔叔神功大成,相想必也已经自宫了吧!”

  看到云韵脸色不对,纳兰朝歌赶紧岔开话题!

  “找死!”木辰冷哼一声,对着纳兰朝歌一甩手就是一道斗气匹练!

  夹带着撕裂空气的声音,空间甚至都有些扭曲。

  纳兰朝歌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风推势!

  云韵双掌平伸,对着纳兰朝歌推了出去。

  也就在云韵把纳兰朝歌推出去的一瞬间,那一道斗气匹练擦着纳兰朝歌的肩膀飞速的略过。

  如果云韵慢上那么一分,纳兰朝歌恐怕就已经尸首异处了。

  “你是太监?”云韵紧紧的盯着木辰。

  “是不是,你自己没有感觉吗?这几天每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男人就是我!”木辰肯定的说道。

  纳兰朝歌有些糊涂了。

  木辰是太监这是肯定的。

  可是看云韵的样子,又好像真的是被人那啥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云韵已经不再开口,是不是太监,杀了他看看便知。

  风灵,分形剑!

  云韵手中长剑忽然急速颤抖,旋即在身前一撩,画了一个半圆。

  而每当长剑移动一分,便是将会留下一个犹如实质般的剑形残影。

  如此急速的撩过,在云韵的身前已经形成了一十八道剑形。

  去!

  云韵轻声疾喝。

  身前的剑形急速的冲着木辰激射了过去。

  能量剑形堪堪激射到木辰身边的时候,木辰手腕蓦地一个旋转,而随着木辰手腕的旋转,那冲到身前的一十八道剑形忽然调转了一个方向,迅速的又冲着纳兰朝歌激射了过去。

  “靠,一个死太监也要对老子无礼吗,看我不捏爆你的卵子,打死你个死太监,臭太监!”

  嘴上一顿臭骂。

  纳兰朝歌手上可没有闲着。

  通灵术,罗生门!

  轰!

  一道印刻着诡异图案的大门瞬间出现在了纳兰朝歌的身前。

  砰砰砰!

  几声急促的射击声音。

  那罗生门居然被打出了一个点点的痕迹。

  看到纳兰朝歌防御住了木辰的攻击,云韵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对他这么在乎了吗?

  云韵一愣神!

  “你个死太监,没有了那个东西,居然还挺厉害!”纳兰朝歌在逃命的同时也不忘随口讥讽两句。

  “找死!”

  木辰脸色抖动了一下,随即右手冲着纳兰朝歌抬起。

  松间照!

  轰!

  随着木辰右手的抬起,在他的面前居然升起了一颗巨大的松树,遮天蔽日一般的迅速成长。

  好强大的木属性斗气。

  随着那松树的升起,随即从那树上伸出几根滕莽,滕莽如同蟒蛇一般,急速的冲着纳兰朝歌缠绕了过去。

  “小歌小心!”

  云韵惊呼一声。

  裂风旋舞!

  云韵也是立刻开始攻击。

  其身前空间微微波动,无数道足足十几丈巨大的深青风刃,凭空闪现,然后互相纠结,犹如布满刀刃的圆柱一般,成螺旋状高速旋转着暴冲而出。

  云韵并没有去救援纳兰朝歌,而是用裂风旋舞攻击木辰。

  面对一名四星斗皇的攻击,木辰也不敢大意。

  只不过,今天他却是执意要把纳兰朝歌杀死。

  不然这小子不知道还要怎么败坏自己的名声。

  对着云韵缓缓的伸出左手,一股磅礴的斗气推出,冲着那巨大的深青风刃冲击过去。

  两股巨大的冲击力冲撞在一起,轰!

  一接触,就爆发了冲天的能量圈。

  噗!

  一下子把沙漠冲击出了一个巨大的沙坑!

  随手一击抵消了云韵的裂风旋舞,而那松间照上的滕莽已经冲击到了纳兰朝歌的身前。

  而纳兰朝歌就好像傻了一样,不知道躲闪。

  “快闪开!”云韵心里猛然一震,就好像某种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般,心悸的差点喘不开气。

  “已经来不及了,和你的小情人再见吧!”木辰平伸的右手猛然握下。

  随着木辰的手指握下,那滕莽也瞬间缠住了纳兰朝歌的身体。

  “结束了!”

  对纳兰朝歌咬牙切齿的木辰自然不会给纳兰朝歌任何翻身的机会。

  “不要!”

  云韵一声大呼!

  砰!

  随着那滕莽的勒紧,纳兰朝歌瞬间被强大的能量挤压的粉碎。

  云韵失魂落魄的后退了两步。

  手中的长剑差点拿捏不住。

  “跳梁小丑而已!”木辰不屑的拍了拍手,转身冲着云韵走了过去,“韵儿,我对你的真心一片难道你都看不见吗?是,我承认这几日对你粗鲁了一些,可是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生活,我想要个孩子!一个我们的孩子!”

  听见木辰的话,云韵的脸色再一次惨白。

  这几日的梦境一般的屈辱,她自然是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梦境。

  可是,要让他相信和自己做那事的就是木辰她又不敢。

  看了一眼纳兰朝歌消散的方向。

  似乎有所察觉。

  难道是他?

  云韵警觉的后退一步,不能在这里死,小歌的仇必须报。

  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蹬,云韵快速的后退。

  “何必呢,你又走不出我的手心!”

  “难道,你们与人战斗,都不看上面的吗?”

  纳兰朝歌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而在木辰的头顶之上纳兰朝歌的身形快速的下降。

  而他的手中也是握着一个正在高速旋转的能量球体。

  “小歌!”看到纳兰朝歌没死,云韵心里一松,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怎么可能?

  刚刚明明已经把他给粉碎了!

  木辰的眼神一凛,他也从纳兰朝歌手中那能量球中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如果被那种东西打中,会很麻烦的吧!

  从天而降,无从借力!

  想要打中目标有些困难吧!

  再厉害的招式打不中敌人也不是白瞎嘛!

  木辰冷笑一声,体内的斗气快速的凝聚,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逃脱。

  云韵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纳兰朝歌那一招的关键所在。

  当下银牙一咬,手中的长剑随意的往地上一插。

  双掌快速的翻飞结印。

  随着结印完成,其掌心光芒猛然大放,旋即一只几丈庞大的能量大手,诡异浮现。

  大悲撕风手!

  云岚宗的地阶斗技,和风刹湮罡并称云岚宗的两大绝技。

  威力无穷!

  能量大手一浮现,随着云韵的意志立刻冲着木辰就抓了过去。

  他要把木辰给固定住。

  天地根!

  木辰后退一步,同样双手猛然插入地下。

  搜嗖!

  随着木辰的动作,那沙丘之下似乎有某种东西活过来了一样。

  四下蔓延快速的冲着云韵攻击了过去。

  砰!

  云韵背后的化翼开合,整个人也是迅速的升空。

  蹭!

  就在云韵刚刚升空的同时,那沙丘之下窜出一道道的枯涩的藤条。

  藤条盘旋而上,似乎不把云韵抓住不罢休。

  而此时的云韵双手还维持着结印不能放手,一旦放手,辛苦凝聚的能量手印就会消散。

  “蛤蟆老大!”身在空中的纳兰朝歌焦急的喊了一声。

  “唔!”

  站在远处的大蛤蟆文太应了一声,然后双手捂着肚子,用力的一吸气。

  水遁·铁炮弹!

  砰砰砰!

  随着文太大嘴的开合,三枚经过极力压缩的水遁如同炮弹一般冲着木辰就攻击了过来。

  五阶魔兽的攻击也不知那么好对付的。

  木辰双手插入沙丘,根本没有防御的余地。

  “哟西!”文太看着自己的铁炮弹已经得手,当下也没有放松警惕,又按压了一下那巨大的肚子。

  蛤蟆油弹!

  噗!

  跟随在铁炮弹后面的是一股子蛤蟆油。

  蛤蟆油的粘性非常大,被粘住了,基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而且,那蛤蟆油还非常的易燃。

  木辰虽然没有手来防御文太的铁炮弹,但是在铁炮弹快速靠近的时候,从那沙丘下面突兀的伸出了几根藤条。

  藤条快速的编织成了一张网。

  噗噗噗!

  三枚铁炮弹全部被阻拦了下来,而且那编织网如同一个弹性十足的弹簧,眨眼的功夫,又把把铁炮弹反弹了回去。

  砰砰砰!

  三枚铁炮弹非但没有打中木辰,反而把大蛤蟆文太自己给差点报销了。

  如果不是文太在关键时刻急速的跃起,并且用手中的短刀劈掉了一枚,此刻说不定依然重伤。

  好在那蛤蟆油算是打了过去。

  就是现在!

  仙法·土遁·黄泉沼!

  而在不远处的一个沙丘上面,另一个纳兰朝歌也是诡异的出现。

  双手结印,砰的一下按到了地上。

  随着那结印的出现,以木辰为中心瞬间出现了方圆近乎一公里的大泥沼。

  而此时那蛤蟆油也是噗的一下均匀的散在了黄泉沼上面,瞬间荡漾而开

  受死吧!

  仙法·大玉螺旋丸!

  轰!

  从高出跳下的纳兰朝歌也终于是吧手里的螺旋丸按到了木辰的身上。

  仙法·超五右卫门!

  在沙丘上的纳兰朝歌在螺旋丸和木辰接触的瞬间,立刻发动了最强火遁五右卫门。

  普通的五右卫门为风遁,蛤蟆油,火遁的结合体,也是自来也仙人模式下的最强火遁,当然也是通篇火影里面最强的也是唯一一个S级火遁!

  蛤蟆油均匀的铺散,利用超大玉螺旋丸的能量散发来扩散火遁的威力。

  而在沙丘上的纳兰朝歌则是使用了A级火遁龙炎放歌来代替了自来也的炎弹之术!

  短暂的接触之后,仙法大玉螺旋丸爆发,紧接着五右卫门的火遁瞬间借助螺旋丸的能量眨眼间就扩散到了一公里之外。

  整个黄泉沼看上去火光滔天!

  五右卫门理论上可以焚烧尽一切有型物质。

  而超五右卫门更是威力巨大,纳兰朝歌更是狠毒,甚至连自己分身都是直接给一起焚烧了。

  当然,给木辰造成困扰的并不单单是五右卫门,那超大玉螺旋丸才是封住他去路,给他造成致命一击的根本。

  当然还有紧紧的控制住他的云韵的大悲撕风手。

  从纳兰朝歌开口,从天而降,到封住木辰的去路,滔天的火光,也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

  从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到火光冲天,期间文太使用铁炮弹,蛤蟆油,云韵使用大悲撕风手紧紧的把木辰握住,让纳兰朝歌的仙法结结实实的打在木辰的身上,而且那地阶斗技也不是吃醋的。

  猛然的收紧,让木辰本就受伤的身体一下在狂喷了一口鲜血,紧接着,大玉螺旋丸,黄泉沼,五右卫门这些恐怖的招式一起降临。

  啪啪!

  如同失去灵魂一般,正在天空追击云韵的藤条抽筋似的跌落地面。

  云韵小心翼翼的降落在纳兰朝歌的身边。

  看着那一公里范围内燃起的熊熊火焰,她自问,如果换成是自己,是绝对逃不出纳兰朝歌这一连惯的攻击的。

  这个小家伙的成长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悄悄的看了一眼纳兰朝歌,咦?他的眼睛?

  似乎感受到云韵的眼光,纳兰朝歌朝着云韵靠拢。

  “云宗主,你没事吧?”纳兰朝歌谨慎的说道。

  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那黄泉沼之内的动静。

  “你,还在叫我云宗主吗?”云韵脸色一红,有些害羞的说道

  啊?

  纳兰朝歌一时间愣住了,不叫你云宗主,那叫你什么啊?

  很是认真的想了想。

  纳兰朝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同样一红,娇羞的喊了一声:“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