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大战落幕-斗-

第197章 大战落幕

  在距离木辰身后两百米之外,那彗星忽然停止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

  轰!

  毁灭般的能量从虚空深处散发,顷刻间阵阵的能量涟漪扩散,紧接着虚空都是跟着一阵颤动。

  白色,昼白!

  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甚至说,感觉到自己都失聪了。

  任何声音都没有所有的一切物体都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

  铛!

  如同一朵灿烂的烟花绽放!

  那压缩到了极致,两颗冲着相反方向旋转的螺旋丸终于是自由了。

  狂暴的能量瞬间扩散!

  一道不受控制的狂暴能量在沙漠深处爆发

  彗星所夹杂的能量如同一片激光,横向切割,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被削平。

  如同一颗彗星,向外散发着光晕,那光晕就是一道收割生命的死神。

  不远处纳兰朝歌用开土升崛升起的那座火山,在遇到那白色的光面的的时候,也是瞬间被冲中削断。

  断面光滑如镜!

  片刻后,纳兰朝歌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劲风扑面。

  体内仅存的斗气自动在面前形成了一股屏障。

  只是屏障刚刚形成,紧接着就被那激射过来的能量摧毁。

  纳兰朝歌苦笑一声,还真是无差别攻击啊!

  在融合的过程被炸死也就算了,如果是被自己抛出去的斗技给玩死,估计自己将会是天下第一人吧!

  无奈的笑笑。

  背后的翅膀艰难的伸出,整个人快速的后退。

  只是刚刚升空的纳兰朝歌,立刻被那狂暴的能量席卷了过来。

  整个人一瞬间从高空跌落。

  而此时,狂暴的能量风暴,比黑角域的黑风暴还要强上百倍。

  完蛋了!

  真要死在自己的手里了啊!

  仙人模式消失,写轮眼消失,斗气化翼消失,就连最基本的天使翅膀都用不出来。

  这种高度,掉下去会被摔死的吧。

  没有被木辰干死,没有被彗星搞死,居然是从天空掉下去摔死的。

  当然了,如果是摔死了还好,就怕摔个半死,那就好看了。

  耳边风声呼啸,纳兰朝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张开双手。

  感受着身心最大的舒缓。

  终于是解放了。

  浑身衣衫褴褛,双臂几乎已经废掉了,被强烈的风属性斗气切割损伤,几乎已经是完全的骨肉分离,有的地方甚至看到了森森的白骨。

  能量风暴还在继续扩散。

  砰!

  如同从天外飞来的一个巨大陨石直接降落在了塔戈尔沙漠,在彗星爆炸的下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几十米的深坑。

  结束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彗星爆炸波及的范围边缘,一个碧绿色的人影快速的冲着这边飞掠而来。

  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或许还在几公里之外,当你看清楚她的时候,已经到了近前。

  这攻击……是木辰弄出来的吗?斗宗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觑啊!

  云韵挺住身子,看着面前被夷为平地的大沙漠,不禁吃了一惊。

  然后云韵整个人一震,发现了。

  她看到了正在跌落的纳兰朝歌。

  背后的化翼颤动,整个人迅速的冲着纳兰朝歌飞了过去。

  在纳兰朝歌堪堪落地的时候,一把把纳兰朝歌搂入怀中,然后快速的后退。

  轰!

  那彗星爆炸的光幕已经赶了过来,来不及了,云韵一个转身把纳兰朝歌护在怀里,而用自己的后背硬抗了一击攻击。

  噗!

  如此远的距离,即便是云韵也不禁感觉心神震动!

  必须要赶紧离开了!

  背后的化翼撑开,云韵冒着浑身如同针扎一般的刺痛瞬息飘飞了出去。

  眨眼之间就消失在沙漠深处。

  这场与斗宗之间的大逃杀总算是落幕。

  以一种两败俱伤的局面收场。

  如果不是云韵在清醒过来,坚持要赶回来接应纳兰朝歌,纳兰朝歌估计已经变成了盒子了。

  而此刻,在石漠城东部沙漠的地底深处,夭夜和青鳞正在相互依偎着。

  姐妹两个诉说着对纳兰朝歌的相思以及担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那原本平稳的岩浆忽然一阵暴动,如同浪头一样,平地起浪。

  那吊在孔洞上方的月光石也是瞬间湮灭。

  两人心中同时出现一种悸动!

  这是……

  “不好!”夭夜猛然起身,看着彗星爆炸的方向,“一定是小歌出事了!”

  “我也有种感觉,心跳的厉害!”青鳞也是满脸的担心。

  “我们必须要出去!去接应小歌!”一有了主意,夭夜立刻就要行动。

  “可是,夭夜姐姐,哥哥说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的啊,而且还让我们千万不能出去!”

  夭夜转过身按住青鳞的肩膀,“青鳞你听我说,你不懂小歌在我心里的位置,我宁愿不要帝国,也不能失去他,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看看,如果不是小歌最好,如果是小歌,我一定把他带回来!”

  “夭夜姐姐,我和你一起出去!”

  “不行!你在这里等着!”

  “不行,如果你不让我去,那我也不会让你去,我必须跟在你身边,我有阿紫,他可以保护我们,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跟哥哥交待!”

  青鳞站在夭夜的身后,静静的说道。

  夭夜也是稍微思考了,然后静静的点点头。

  “出去之后,必须听我的!”

  “嗯嗯,一定!”青鳞立刻点点头。

  临出门前青鳞又看了看下面变的安稳的岩浆,不知道美杜莎的进化怎么样了!

  商量好了之后,两个女孩也是快速的离开。

  云韵自己受的伤势也不轻,只是当她看到纳兰朝歌的时候,内心还是一阵悸动。

  放下纳兰朝歌,云韵不自觉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他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双臂手掌上面几乎已经没有了皮肉,手臂也是不停的渗出鲜血

  可是当云韵去查看伤口的时候,却又发现,那手臂上面并没有明显的伤口

  而像是被千万根银针刺透了一般,密密麻麻都是小点。

  那是风属性的螺旋丸造成的。

  这也是风遁·螺旋丸被列为禁术的原因。

  这需要拥有多么坚强的毅力才能做到这般啊。

  伸手想要去抚摸一下纳兰朝歌受伤的伤口,可是云韵又害怕自己会弄疼了他。

  当下赶忙从纳戒里取出一枚丹药缓缓的送入纳兰朝歌的口中。

  这是五品丹药养元丹!也是云韵手中最好的疗伤丹药,这是丹王古河当初晋升五品炼药师的时候,赠送的。

  一直没有服用的机会,今天却是毫不犹豫的直接送到了纳兰朝歌的口中。

  丹药入口,一股强大的药力散发,纳兰朝歌原本惨白的脸色也有了一丝血色

  这养元丹只能调理人的身体内伤,这些外伤则是需要其他的丹药来调理。

  当然,眼下要做的就是必须先帮他清理伤口

  可是!

  男女授受不亲,自己堂堂一介宗主,怎么能够……

  云韵眉头露出了难为的神色。

  要让她去脱光了一个男人的衣服,去帮他清洗伤口,这种感觉!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伤口感染,会要了他的命啊。

  云韵啊云韵,他可是为了救你,差点丢掉了性命啊!

  如果不是他,你早就被木辰侮辱的不成样子了。

  如果不是他,你早就死在了木辰的手里。

  可是,现在他身受重伤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却为了自己的清誉,什么都不管了吗?

  如果他在这里死了,或者因为感染导致留下了什么后遗症的话,你又如何弥补人家!

  云韵的内心十分的挣扎。

  他这么死了的话不是更好吗?

  他知道自己被木辰侮辱的事情,他知道自己所有的污点,如果他死在这里,就没有人知道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死了的话,自己的良心又这么能过得去!

  犹豫再三!

  再次看了看纳兰朝歌那浑身已经几乎破烂掉的身子,云韵咬了咬牙。

  算了!这是自己欠他的!

  当下走到旁边的洗澡间放了一捅热水,从纳戒里掏出一些消毒生肌的药粉倒上。

  然后到纳兰朝歌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巾把自己的眼睛蒙上。

  云韵这才摸索着把纳兰朝歌抱到了一边,有些手忙脚乱的退掉纳兰朝歌身上的衣服。

  一直到把纳兰朝歌放进浴桶里面,云韵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水。

  一进入浴桶,纳兰朝歌那浑身已经破烂不堪的肌肤就如同一块干瘪的海绵,迅速的吸收着水里面的药分。

  云韵双眼蒙蔽,静静的站在木桶的旁边。

  脑海里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在每个夜晚和自己同床的男人。

  自己在他的肩膀留下了一派牙印,那是自己融入了斗气凝聚的,她相信,就算对方进阶成为了斗帝,也绝对化不开那一个印记。

  她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难道真的是木辰?

  云韵的内心十分的混乱!

  不知木辰有没有在那爆炸中死亡,看来,这个秘密只能等到自己击杀了木辰之后,亲自去查看了。

  而,此时的云韵如果能够张开眼睛的话,也一定会惊讶,为什么纳兰朝歌的肩膀上会出现自己的牙齿印记。

  他们之间的旖旎时光,两人之间的秘密也不会等到很久之后才公开了。

  而那个时候的云韵,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

  咳咳,纳兰朝歌这也算是喜当爹吗?

  云韵在木桶旁边,不时的伸手进入木铜,探查一下药力,等药力被吸收完全的时候,她就会重新放入新的药粉。

  一连七次之后。

  终于,水桶里药力不在被吸收。

  云韵知道,这小子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就是不知道,这对于他日后的实力有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