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章 记忆与决心-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09章 记忆与决心

  “刘奶奶,刘奶奶,为什么匹诺曹的鼻子一说谎就会变长啊!”

  “不止是匹诺曹哦,小孩子都不能说谎的,不然鼻子都会变得很长。 8dkan.COM更新最快”

  “小松你不会想要鼻子变得和大象一样吧。”

  小李松捂住鼻子,连连摇头:“我才不要,我不说谎。”

  一旁,老人和蔼的笑着,轻声道:“这才是好孩子。”

  ……

  年龄渐大,到了上学的年龄。

  这一日,背着书包到镇子里上学的李松,认识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小伙伴,张天。

  两人同住一村,只不过两家隔着有些距离,小李松倒是不怎么熟悉对方。

  不过,现在不同了。

  大家都在一个班级,同一个村子里的孩童,自然关系更近一些。

  时间长了,两人形影不离,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后来,张天邀请了李松到家里做客。

  李松还记得,张天的母亲,也就是张婶做了红烧狮子头。

  那大颗的狮子头,鲜美的味道,至今还记忆尤深。

  脑海里,还记得当初张婶微微眯眼,笑眯眯的话语。

  “小松,多吃点,不够给阿姨说。”

  ……

  村外的小河里。

  穿着裤衩的李松和小伙伴们摸鱼。

  脚下一滑间,整个人直接仰在了河中,几番扑腾下,更是直接来到了深水区的位置。

  小伙伴们,可都不会游泳啊。

  只能在一旁焦急的呼喝,要不就吓呆了,连回去叫大人的都没有。

  意识,渐渐的模糊了。

  直至,两道白光闪耀在眼前。

  这是阳光照射的反光。

  两名年龄相仿的小沙弥,从河岸边一个猛子扎了下来,将李松救起。

  心有余悸。

  好半晌,回过神来,李松认真的感谢道:“谢谢你们救了我。”

  两个小沙弥很害羞,挠挠自己的光头:“师傅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七级浮屠是什么?”李松问。

  “我也不知道。”两名小沙弥几乎同时开口。

  场面,霎时间变得欢乐了起来。

  后来,李松知道,这两个小沙弥,一个叫云明,一个叫云慧。

  ……

  村子,总归就这么大。

  百十来户人,相互间的帮衬,关系怎会疏远?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

  在李松的心头,这些个邻居,都是他的长辈,都是他需要尊敬的人。

  他们,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或多或少有所帮助。

  记忆在滑动着。

  心头的那股愤怒,同样也在滋生着。

  李松恨。

  恨自己。

  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不对劲。

  整个事件回顾下来,自己甚至于有足足两次的机会去解救一部分人。

  渐渐的许久过去,李松的面色沉凝了下来。

  他的目光之中,有着几分厉色。

  他不是一个喜欢自我抱怨的人。

  事情,已经发生。

  结局,也无法改变。

  低头,小白正呜呜的贴着裤脚呜咽,似乎能感受到李松此刻的情绪。

  李松伸手,轻抚了下小白的脑袋,低声间开口道:“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云业大师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并非是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责任。

  李松很清楚这一点。

  他之所以有这般决心,并不是因为自己错失了营救的机会,而是因为对方伤害的人,是他所重视的。

  ……

  这时候,前往寺庙的众人回归了。

  与之前不同的是。

  此刻嚎啕之声响彻。

  众人抬着亲人的尸骨,没有在聚集过来,而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直至,下午的时分,警方前来。

  一番走访调查。

  很快,一名身穿笔挺警服的青年来到了李松家里,找到了李松。

  “你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人?”

  “对。”

  “行,那劳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有调查需要你进行协助。”

  “行。”

  ……

  不仅是李松,连带着其父母,都进入到了警局之中。

  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毕竟,李松父母是最后见到死者的人。

  而李松,则是第一个见到尸首的人。

  房间内,青年警官拿着笔,依然进行着询问。

  “姓名。”

  “李松。”

  “年龄。”

  “……”

  一番问询后,青年警官起身:“你在这里坐会吧,有情况我会通知你。”

  李松这时候却是抬头,面色冷然间道:“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

  电话,最终接通。

  李松打给的人,并非其他,正是室友周猛。

  而打给周猛的缘由,则是为了联系上一个在李松看来,至关重要的人物。

  不多时,有电话回执。

  “柳大哥。”李松的语气恨平静。

  “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拨回电话的人,正是柳兴云。

  “如果可以的话,能来一趟xx县么?”

  “怎么了?”

  “我怀疑,有觉醒者,亦或者是如你们这般的修者,在杀人!”

  “我们村里,已经有足足十三号人遇难了,现在我被带到警局进行调查了。”

  “这样!我很快就过来。”

  电话打完,李松并未等待多久,只是两个多小时,柳兴云便是风尘仆仆而来。

  与之在一旁的,还有一名大佬级的中年男子。

  有大佬发话,很快,李松的父母便是当先被放了回去。

  而李松则是与柳兴云在一间单独的屋子之中谈话。

  将事情的整个经过告知,柳兴云半晌不语,良久方才缓缓道:“若是,不出意外的话。”

  “你所描述的这个云业大师,应该已经成为了怪人。”

  李松凝神,认真道:“什么是怪人?”

  柳兴云没有直接开口,而是道:“这事情,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总之,怪人的出现,比起鬼魅来说,对于社会的稳定性,更容易造成巨大的冲击。”

  “你在这里先等我两分钟,我得先向上头汇报一下。”

  “毕竟,你现在还没参与考核,还未成为监察……”

  “而这个消息,在目前来说,属于机密……所以……”

  李松会意,点点头:“没事,我理解的。”

  柳兴云点头间,独自出了房间。

  没有让李松等待太久,不多时,柳兴云便是再次进入了房间,与此同时,手中还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他开口道:“汇报过了。”

  “上次你除猛鬼有功,加上已经报名了监察的考核,上头同意将消息告知。”

  话语间,柳兴云坐下身来,将电脑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