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章 怪人-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10章 怪人

  柳兴云进屋前,已经将大门锁闭。 8dkan.COM更新最快

  整个屋子里,只剩下李松与他二人。

  随着电脑的打开,屏幕上自带的光亮,映照在两人的面庞之上。

  李松很好奇。

  柳兴云,则是面色沉凝。

  电脑打开,随着柳兴云的操控,很快一个名为【a级机密】的文件夹被点了出来。

  输入密码,连接内部局域网,再次输入密码,身份验证,以及又一次的密码输入。

  整整三道工序结束,局域网内终于是一则信息发送到了柳兴云所携带的一枚造型别致的通讯仪上。

  查验发送的讯息,最终输入指令。

  电脑上的画面终于发生了改变。

  那是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

  有浑身被抛开的身体,有脑袋被砍掉的尸骸,有心脏被挖空的躯壳……

  而且最最惊人的,更是这些所谓的画面,并非仅有一幅这般模样的躯壳身体。

  在电脑的显示里,每一幅画面都有着何止一尊这般的身体?

  柳兴云这时候沉声道:“这是最近在全国各地发生的许多起恶**件。”

  “最初,我们认定为鬼魅所做。”

  “直至后来,监察们调查,方才得知事情并非这般简单。”

  “甚至于,为了调查事件的真相,我们已经损失了超过三名的监察。”

  李松凝神:“查出了什么么?”

  柳兴云缓缓点头,好半晌后轻声道:“你应该看过许多的古装电视剧吧?”

  李松一愣有些好奇道:“看肯定是看过,不过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柳兴云接话道:“双方,自然有一些联系的。”

  “若是你看过这类题材的电视剧,那么你应当知道,在这类电视剧当中有着这么一类人。”

  “他们无恶不作,他们修习邪恶的功法,甚至于需要杀人来提升实力。”

  “这类人一般称之为魔头。”

  “而现如今的,称之为怪人的家伙,事实上与这类人没多大区别。”

  “灵气复苏,一部分人获得了力量,这部分力量,有些来自于天地,觉醒了灵根,掌控有水火之力。”

  “还有少部分,我们则称之为传承觉醒者。”

  “也就如李松兄弟你一般,拥有着更为完备的觉醒力量体系。”

  “但同样,这类觉醒者之中,有着异类存在。”

  “他们有可能受到了先前我所说的魔头传承,心性大变。”

  “亦有可能本身心智不坚,在受到这种传承的时候渐渐的迷失了心智。”

  “这类人多种多样,可能传承有奇特的能力,因此称之为怪人,譬如你所描述的那云业大师,便是菊花怪人。”

  “这类人,乍看与普通人无区别,毕竟他们依然属于人类范畴,很难侦测。”

  “但事实上已经沦为了力量的奴隶,他们在受到觉醒的时候,心性已经大变。”

  “这类人,危害性极大,但好在现如今来说,似乎数目还并不太多。”

  “若是这类人再多一些,甚至于成立一些组织。譬如以往的魔教之类的,事情就麻烦了。”

  “现在,暂时还未看见这方面的苗头。”

  “上头也已经派专门的强者关注了此事。”

  李松紧皱着眉头,好半晌后,再次道:“那先前你所展示的图片就是这些家伙最近搞出来的??”

  柳兴云点头:“没错。这就是一些怪人作祟。”

  “第一张图,那些懒腰斩断的躯壳,是被一名似乎获得了螃蟹的能力,双臂能够变化,手段更是极其残忍的怪人所杀。”

  “第二张图,则是好像有怪人喜欢吸食脑髓,提升实力。”

  “第三张图,似乎涉及到血祭这种邪恶的仪式。”

  “这些都是近期内发生的例子。”

  李松默然,好半晌后道:“最后一个问题。”

  柳兴云没说话,只是示意李松开口说。

  李松这时候也道:“对于此事,我有没有追踪调查的权利?”

  柳兴云愣了愣后点头:“这个嘛,李松兄弟若是要追查此事的话,倒是也无可厚非。”

  “但……你现在尚未成为监察,哪怕查探到了消息,也不会有什么奖励的。”

  李松面色沉凝了几许,他本就不是因为奖励而准备查探此事。

  起身,看向柳兴云,李松道:“能查探便好。”

  “不过,我现在还属于犯罪嫌疑人,倒是需要柳哥你想想办法。”

  柳兴云点点头:“这个,没有任何问题。”

  ……

  不到傍晚时分,李松踏着夜色归家了。

  门口,小白轻吠,院子里的桌上有着翘首以盼的二老。

  柳松梅看着归来的李松,显得颇为紧张,连道:“没事吧,没有为难你吧。”

  李松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的。”

  “不过……”

  “嗯?怎么了?”柳松梅开口道。

  “爸,妈,你们别住在这儿了吧?”

  柳松梅一愣,李山也蹙眉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

  李松苦笑着点头道:“我发现了一起命案的现场,而且,有目击作案者的模样。”

  “在这种情况下,并不排除对方会伺机报复的可能性。”

  “我倒是可以回学校,大城市里的安全措施做的很不错……不过你们……我很不放心。”

  李松沉沉的开口,将自己先前所想的一套说辞说出。

  两人闻言,果然是齐齐的呆住了。

  好半晌后,柳松梅有些不确定道:“应该不会吧?”

  李松的语气提高了几分,严肃道:“现在不是讨论应该不应该的时候。”

  “如果,你们不想让我担心,不想让我旷课乃至于辍学反过来陪你们,你们大可以呆在这儿!”

  柳松梅的表情一滞,李松这时候接着道:“我们直接去我上学的市里,这不刚好有二十万么,拿去租个房啥的,一年两年的花销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而且,退一步讲,现在云台寺刚出了这么大事,以后开业不开业也说不准。”

  “生意也没法做了。”

  “这样……”柳松梅回头看了看李山一眼。

  李山默默的掏出根烟道:“这事儿,儿子说的挺有道理,先避避风头倒是没错的。”

  这话一出,李松的心头都显得轻松了几许。

  事情,终于是搞定了!

  ps:推荐票投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