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章 抓痕-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11章 抓痕

  车站里,李松与父母进行着交谈。 8dkan.COM更新最快

  “那你自己小心点,就呆在警局里,别乱跑。”柳松梅告诫道。

  “行,我知道的吗,我相信很快就能把那个犯人抓住,到时候就没什么问题了。”

  “而且,我的监视期,时间也不长,过几天就能到你们那去。”

  李松微笑着。

  这又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他既是打定主意要留下来,调查一番此间事情,也就不可能早早的离开。

  因此,在对父母交待的这一块上,李松是表示因为自己目击了犯罪嫌疑人,必须要配合调查,有个短暂的监视期,在此期间是不能离开本县的。

  在此之前,只能让二老先行离开,顺便在市里把房子什么的租好。

  对此,为了防止父母执意留下,李松甚至于将周猛给叫了过来。

  一番交谈,李松这时候也开口道:“你们先走吧,我同学都等着好一会了。”

  话语间,李松朝着周猛招招手。

  周猛会意,咧嘴笑着走了过来道:“叔叔阿姨,咱们这就走?”

  有人在旁等待着,柳松梅也不好继续多耽误了,微微点头:“听松儿说你叫周猛,那我叫你阿猛吧。”

  周猛边是接过行李,边是哈哈笑着:“没问题。”

  “车票都买好了,就快发车了。”

  ……

  候车大厅,看着渐行渐远的车辆,李松缓缓的掏出手机,找到死党的电话,发送短信:“我很快回来,在此之前,麻烦你了。”

  不多时,有短信回复:“放心!”

  ……

  一路直接朝着村里走去。

  李松并未在小院里停留分毫,直接朝着云台寺而去。

  天色不早了,天边甚至于有明月高升。

  寺庙这里,已经被戒严,有守备的人员存在。

  李松大步的靠近,立马便是有一名官府人员上前,冷冷道:“这里不能进入,请速速离开。”

  李松不语,只是缓缓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证件。

  这是,柳兴云给他留下的玩意。

  是一枚属于预备役的证件,放到普通人眼中看来,则是相当于三级警司。

  这种级别不高不低,但对于进入这种命案现场的权利是足够的。

  随着让开道路,李松大步的进入到寺庙当中。

  在踏入寺庙的瞬间,灵鲲之力已然是附着于双眼之上。

  前堂,被踢开的大铁门碎屑一地。

  大步的朝里,李松来此,有着明确的目标,需要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看看能不能有帮助寻觅那云业的线索存在。

  毕竟,对方已经提前的逃窜了出去。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

  若是自己一味的到处乱晃,四处寻觅那等于是白费功夫。

  在与柳兴云的交谈当中,李松大概的知道了,这种被称之为怪人的东西,所为何物。

  怪人,乃是怪物人类的一种简称。

  在古时代,一般称之为魔头。

  不过,现如今的灵气复苏与古时候的状况又有极大的不同。

  这是直接从末法时代,骤然间恢复了大部分的灵气浓度,人类会直接进行觉醒,乃至于获得一些传承之力。

  在这种情况下,有那么一部分人总归是发生了不太正常的异变,变成了如怪物一般的存在。

  但,怪人之所以有那么一个人字,依然代表着,他们并非兽类,在智慧上不会太低。

  有智慧,也就代表着对方有思维,来到寺庙说不准就能寻觅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继续朝着内堂而去,很快,眼前出现了一尊佛像。

  佛像上,有着斑斑血迹,此刻已经暗沉,色泽发黑。

  李松走上前去,仔细的端详了一番后,心头大致的能够估测出佛像沾染血迹的时间。

  这是约莫三四天前,沾染上去的血迹。

  李松的心头一寒。

  三四天以前的时候……村子里还并未出现任何的人员失踪。

  那么这些血液的主人,几乎是不言而喻。

  额头的青筋再次鼓胀起来,李松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乱了阵脚。

  沿着佛像再次环绕一圈,这一次,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东西。

  甚至于为了保险起见,李松还重复的检查了一番。

  内堂处,角落周遭都仔细的翻看,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李松心头低叹:“如果,最后的后厅位置,还找不到什么讯息的话,那只能凭运气去寻觅了。”

  这般想着,李松跨出内堂,朝着后厅而去。

  这方,一如白日般有着恶臭气味散发。

  李松顾不得嫌恶这般气息,直接进入到茅屋内部,但在其中却是只寻觅到了几片巨大的菊花瓣,在系统的提示下,却是吸收了下去,转化了总计一点的能量值。

  从茅屋走出,李松看向两侧。

  这儿,剩下的房间不多了,仅余下两间禅房以及厨房位置。

  略微的犹豫了那么一两秒,李松选择了先进入到禅房当中。

  两间禅房,云业独自一间,两个小弟子则是共住一间。

  先进入的房间,从衣架上的僧侣长袍可以看出,这是云业的居所。

  一进入其中,李松的目光便是一凝。

  他一眼便是看见,就在房间的正中央位置,原本书写着静心二字的墙壁下方,有着近似于指甲抓出的痕迹。

  这些痕迹颇为杂乱,但仔细走近一看后,李松的心头却是一颤。

  他辨别了出来。

  在那杂乱的爪痕下方,原本应该是有抓出两个字体的。

  这两个字,分明就是【快逃】

  恍惚间,李松的眼前似乎有着一幕幕的画面出现。

  那是一个挣扎的老人,他发现自己有些无法抑制住某种可怕的**,拼尽最后的毅力在墙上抓出痕迹,想要提示自己的徒儿逃走。

  但这些痕迹尚未被发现的时候,那股可怕的**却是已经侵占了本心。

  乃至于将着所谓的提醒痕迹,给生生的抹除了。

  这本是最后的一缕生机,但兴许两个徒儿都没有注意到墙上突兀出现的抓痕,更没有上前仔细的辨别一番内里可能存在的字体。

  “云业大师……”

  李松心头微微一颤,好半晌后却是只能再次轻叹一声。

  无论怎么说来,这次的提醒,显然并没有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