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章 线索【求推荐票】-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12章 线索【求推荐票】

  云业大师的房间很简陋,短暂的翻找一番后,李松便是摇着头走了出去。 8dkan.COM更新最快

  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除了那抓痕略显奇怪以外,剩下的也就一个衣柜,一张桌子,一张床,几分钟就查探完毕。

  合上门,李松看向身旁处,那里是另一间卧房,属于云明,云慧的房间。

  房间都是一般大小,但这间屋子就显得拥挤了许多。

  毕竟是住着两人,床,衣架等都是两套齐备。

  床下,枕头下,衣柜里,天花板……一处处的查探过去,直至在靠近窗户的一张书桌内,李松翻找到了一个小本子。

  本子泛黄色,有些老旧了,但上头却是不沾灰尘。

  显然,这是一个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事物,而且至少最近都在使用乃至于养护。

  打开本子,李松的眉头一凝。

  “这是,日记本?!”

  看着第一页上所写的文字,李松喃喃自语,紧接着,眉头便是一挑。

  如果,这是日记本的话,那么便很可能意味着,从其中能得到某些有用的讯息。

  一页页的往下飞快的翻动着。

  连带着,日记上的字体也变得好看,错别字减少。

  “这是云慧的日记本。准确说来,应该称之为记事本。”翻了好些页数后,这小本子虽未署名,但李松已经辨别了出来其主人是谁。

  而之所以称之为记事本更合适,也是因为这上方也的确并非如日记一般天天有着记录,而是每一篇下方都有着日期的间隔,或长或短。

  这是云慧用来对人生一些颇有意义的事情记载的本子。

  从最初开始,约莫十五年前的岁月,年幼的事件,用稚嫩的文字,描述了云慧第一次认识了师弟云明。

  到后来,数十篇后,李松更看见,那上方有着关于自己的事件记载。

  20x5年7月6日。

  河边,听见有人呼救,我和师弟云明刚好打水路过,入水救人。

  师傅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今天那被救的家伙却问我“浮屠是什么。”

  哈哈,我也不知道。

  我一定要搞明白,浮屠是什么!

  ……

  20x5年7月9日。

  我找师傅询问,终于知道了浮屠的意思,下次遇见,我会告诉李松什么是浮屠!

  哼,我可是很专业的佛门弟子。

  ……

  往昔再现,几乎让李松有种一篇篇将这记事本看下去的冲动。

  好在,理智尚存几分。

  现在,时间就是金钱,对方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本就难以寻觅。

  如果在这儿在看完一整本的记事,那又得耽误好几个小时。

  李松凝神,直接将记事本打开,翻到后面的几页。

  一页页的扫过,直至倒数第二篇的记事,引起了李松的注意。

  20x8年4月14日。

  今天陪师傅外出,去百草林采集药草,一路上都很轻松,天气不算太热,只是一个小时我和师弟就采满了两背篓的草药。

  但这时候,师傅却不见了。

  等了好久,师傅总算回来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师傅怪怪的。

  给人的感觉……很阴冷?

  ……

  “百草林!”李松念叨着这个地名。

  他知道,这是位于寺庙后方约莫五六里路位置的一片林地,树木繁多,杂草丛生,算是尚未开发的地带。

  那儿,从来都是大人们不让他们前去的地方,据说里面还有着野兽。

  不过,现如今来说,李松却早已经知道。

  野兽是不可能野兽的。

  菜花蛇可能有那么一两只。

  安全也许算不上,但也绝不至于像真正的森林,雨林般恐怖。

  毕竟,在那百叶林的周遭都有着田地,只是因为那一块的地势不太好,这才没有将其化为农田,但里面的野兽啥的,却早已经被驱逐了干净。

  默默的将这个地名记下,李松飞快的将记事本翻到最后一篇上。

  20x8年4月17日。

  这几天,师傅总是怪怪的。

  而且,在昨天晚上,我还听见师傅隔壁传来“滋滋”的声音,就和猫抓墙壁一样。

  师傅好像生病了,面色一直很难看,明天去村里找个医生过来看看吧……

  ……

  至此,日记终止。

  李松缓缓的放下日记,心中已经有了决议。

  时间线已经很清晰的展示了出来。

  十四号,百叶林一行,采集草药的时候,云业大师失踪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正是出现状况的时间点。

  而后经历了几点的潜伏,至十七号,兴许云业大师自觉无法克制那心头滋生的想法,便是想要提醒自己的徒儿离去,在屋里刻字。

  但此时为时已晚。

  十八号,则是云慧丧命的日子,那么那些佛像上的血液,几乎对应的上时间了。

  而后,直至今日,二十一号。

  线索不多,但总归有了些许头绪。

  百叶林是云业大师发生改变的初始点,不管几率如何,总归是有了探寻的地点存在。

  将日记本放归于原处,推开房门。

  月光洒下。

  现如今,已经临近午夜。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追凶时间。

  毕竟,现如今的世界,百鬼夜行,不比往昔。

  但,李松自是不惧。

  从寺庙而出,与驻守的人员知会一声后,李松大步的朝着寺院后方奔跑起来。

  月下。

  身形矫健如猿,在离开了寺庙范围,李松也不怕引得他人注意了,直接将速度提升了起来。

  只是分分钟的功夫便是沿着溪流来到了一处田地的边缘上。

  田地前方,有木质的栅栏隔开,前方就是郁郁树林。

  夜色静谧,原本翠绿的树木,在这种光泽下,多了几分幽暗之感,林中更时不时传来异响,蝉鸣鼠窜,足以让任何人心头发毛。

  没有正常人,会在大晚上来到这儿。

  正打算入林,这时候身后,一阵沙哑的声音却是响起。

  “兄弟,坐船么?”

  李松一愣,回首看去,此刻一旁的小溪流上,居然不知何时摆渡有一艘木筏,缓缓的撑到了自己跟前。

  这几乎不用多想。

  这船,活人肯定上不得。

  这船,驶向的位置,只有一个地方,那便是幽冥黄泉。

  摇头,李松拒绝道:“我就不上了,不过,我倒是想向你打探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