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老道出手(四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25章 老道出手(四更)

  李松心头很畅快,先前的不愉似乎瞬间便是烟消云散了。 8dkan.COM更新最快

  看着面色发青,目瞪口呆的老道,李松甚至于故意打了个饱嗝。

  僵尸,的确很难处理。

  没有道术克制,刀枪不入,水火难侵。

  依靠物理攻击,想要覆灭一头僵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实力差距巨大到一定的程度。

  但这并不代表着,僵尸就无敌了。

  哪怕是僵尸的始祖级存在,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也称不上无敌存在。

  僵尸,之所以死而不僵,普通的僵尸全凭胸中一口不坠气。

  这股气存在,僵尸便是能够行动自如,并且源源不断的产生普通的尸气。

  而高阶的僵尸,则会凝聚尸丹,同样也是由那股不坠之气所化。

  因此,无论是强是弱的僵尸,其命门都是那股不坠之气。

  在先前,李松接连的攻击,几乎已经将普通的尸气打的吐出完毕。

  双方更是本就有实力差距,在没有了其余尸气的掩护下,哪怕以人身施展吞噬神通,都已经足以将那股尸气给彻底的吞没。

  这还是,李松一直防备着老道,没有直接施展全力。

  否则化为鲲身的情况下,全功率的吞噬神通,都不需要去费劲半天打灭普通的尸气。

  尸气一吞,僵尸便是化为死尸,再无法动弹分毫。

  老道这时候彻底的傻眼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彻底不动的“伙计们”,紧接着面色一寒,用阴沉沙哑的声音喝问道:“你做了什么!”

  李松咧嘴:“你猜!”

  心头的郁结之气瞬间疏散。

  这种感觉,很爽。

  他能理解装逼的快感,特别是在似乎局势掌控当中的情况下,进行一波装逼,几乎是人之常情。

  人嘛,总归有那么几分虚荣心。

  而装逼成功,虚荣心就会得到大大的满足。

  这老道,并不清楚自己居然能够瞬杀僵尸的情况下,装逼倒也无可厚非。

  但同样,装逼失败,打脸的痛楚,却是也要硬生生的承受的。

  此刻,看着老道纠结成一脸的表情,李松心头舒服了。

  ……

  一句“你猜”让老道的面色更为阴沉了几分。

  这时候,他终于是缓缓的站起身来,面色发寒之下,将先前那柄桃木剑持在手中。

  “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只需要将你给诛杀,以你的生魂为引,想必也能让伙计们重新复苏过来。”

  老道缓缓的开口间,伸出手指在嘴里一咬。

  血液顺着手指流淌。

  老道飞快的将血液抹擦在了桃木剑身之上。

  桃木剑化为了鲜红之色,微微发颤起来。

  老道发怒了。

  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青年,居然有着如此不菲的实力。

  甚至于将他重新炼制的这么几具跳尸都给制服了。

  但,他依然不惧。

  他虽是养尸人不假,实力大抵都是靠着所炼制的僵尸为主。

  但这几具僵尸,尚未炼制到他现如今能炼制的极限。

  此刻他真正的实力,还是远超于这些僵尸的。

  “那小子,现在的体力,应该有所消耗。”

  “只要,能够拿下这个小子,那么这次肯定就不会亏损。”

  老道心头打定了主意,将已经化为鲜红色泽的桃木剑举起。

  面对着已经逐渐认真的老道,李松这时候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许多。

  此刻,在使用出自己实力的情况下,老道的实力已经被探查了出来。

  金丹中期。

  不过战力却并不是太高,而且似乎有伤在身。

  这种实力的话,李松足以对付,不过不会那么轻易便是。

  ……

  老道的步子迈开起来,速度并不太快,但显得颇为诡异,一步步的移动间,老道身上的气势却是涨大了几分。

  脚踏七星,天罡正法。

  步伐变换间,老道手捏一枚符篆,口中更是飞快的喃昵念叨着咒语。

  李松的身体微微紧绷,目视着靠近的老道,显得略微有些紧张。

  他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得到了觉醒传承的幸运小子。

  正儿八经来说,从底蕴来讲比不得这些本就修行道法的家伙。

  无论是战斗的经验,还是招式的灵动来说,都犹有不如。

  虽然在查探里,自己的战力似乎高过对方。

  但依然大意不得。

  毕竟这不是网游,谁的攻击高,气血高就能无敌,所向披靡。

  更何况说来,网游里还有着操作这一说法呢。

  真正的交战里,战力只能作为一个简单的依据,特别是对付有足够智慧的对手,更是不能完全的依赖战力数据进行对比。

  这一点,李松还是很清楚的。

  神鲲的传承,只是为了方便自己的理解,以这种模板将传承知识印入脑海。

  并不代表着,让自己当游戏玩。

  眼瞅着老道踏着看似凌乱的步伐而来,李松将手中的禅杖紧握,双臂在发力的同时,尽可能的保持轻松。

  战斗的过程中,很忌讳身体崩的太紧,这会让肌肉僵化,灵敏度不足。

  就在这个时刻,突然间,老道一步向前,手指的间的灵符燃烧起来。

  “赦!”

  一声低语间,灵符上的火焰瞬间变得巨大了几分。

  烈火符,茅山攻击性的中级符篆之一,能够释放出汹涌的火焰,将事物焚烧成为灰烬。

  火光瞬息而至。

  李松这时候却是早已经有所准备,同样的,手指间一缕火焰燃烧起来。

  幽冥鬼火与烈焰之火相互交织起来。

  阴火与阳火的碰撞。

  然而,就在两团火焰交织的同时,一柄鲜红的剑尖穿透了火焰,朝着李松的眉心刺来。

  以血祭剑,桃木之剑吸收了老道带有灵力的血气,早已经化为了嗜血之剑,锋锐无比。

  寒毛乍起。

  李松的注意力分外的集中,在剑尖突破火焰的瞬间便是发现了这袭来的一剑。

  持着禅杖的右臂,骤然发力,将禅杖给移了过来。

  “铿锵。”

  金铁交击之声下。

  剑尖险而又险的点在了不过两指粗细的禅杖杖身之上。

  “阴险的老东西。”

  李松心头唾骂一声,脚下连点,再次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这时候,老道已经再次取出了足足数张灵符,接连的挥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