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章 血魔花(一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42章 血魔花(一更)

  云阳道人缓缓开口,让李松尽可能的提出所需。 8dkan.COM更新最快

  李松倒是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只是略微的思考了片刻后,便是轻声道:“说起来,我还真有一些事情,需要请教。”

  云阳道人道:“但说无妨。”

  李松皱眉间询问道:“不知道,云阳道长你,知道一种菊花模样的怪物么?”

  云阳道人闻言,面色却是愣住了,道:“菊花样的怪物?”

  “小友能否说的更清楚一些?”

  李松咧嘴,依然道:“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总之大概就是,一个人,目前被菊花给附体了,然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对了,他似乎需要吸食人血来提升实力。”

  这般话语一出,云阳道人沉默了,而后面色紧接着一变,对着下方的中年道人开口道:“师弟,你且回经楼取上古图鉴前来。”

  “若是按照你的描述……我大致的有些印象,但还不能确定。”

  “请稍等片刻。”

  中年道人这时候已经离开大殿,想来便是去那经楼取那图鉴。

  这时候云阳道人倒是再次道:“小友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么?”

  “还能再提要求么?”李松倒是觉得很知足了。

  在他看来,墨灵这事儿也得麻烦他们,自己这事也得麻烦他们。

  总计算下来已经是两件事情了。

  云阳道人这时候却道:“只是帮忙查探一番经书图鉴而已,算不得什么帮忙。”

  闻言,李松也不扭捏了。

  稍稍的沉默了片刻后,悻悻道:“那,能让我修习下雷法么?”

  这个问题,不算是李松突兀之间的选择。

  在之前,看见中年道人,一手指天,降下雷霆消灭鬼魅的时候,李松已经有些意动。

  脑海里,更是稍稍的思酌了一番。

  目前的自己,近身作战手段还算繁多,金钟罩,不动明王阵加持的双臂,幽冥鬼爪,这些都是近身作战的手段。

  对此,李松很清楚的知道,在近身作战这一块,从神通招数的角度来说,已经算是不少了。

  现如今所欠缺的,只不过是技巧。

  但茅山派,并不是一个对于武技特别出彩的门派。

  他们所学乃是道法,要学技巧得去少林武当这类地方。

  而在稍微远程一些的神通上,在不化为本体的情况下,只有幽冥鬼火这么一种。

  本体,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够变化的,要顾及的因素太多。

  而幽冥鬼火固然强大,但其同样有着局限性。

  这是一种对于灵体有着强大杀伤力的火焰,但若是对上一些留有肉身的对手,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譬如上次对抗的那黄泉道人。

  以及,自己绝对不会放过的,已经化为了怪人的云业。

  先前,看见中年道人释放雷法,李松就有些意动。

  雷霆之力,乃是浩然之力,正义之力,无论是对抗鬼魅,妖邪,还是怪物都有着极大的效果。

  再加上,帅!

  可惜的是,当时从黄泉道人那里夺来的两本秘术,一个是养尸的,一个是法阵类型的,并没有这般术法。

  不过现在云阳道人让自己开口,李松索性就直接直话直说了。

  话语落下。

  云阳道人微微蹙眉:“修习雷法?”

  “这个……”

  “雷法乃是派系当中最为核心,最为精深的除魔法决,按理来说,不该外传。”

  “不过小友你这番大功之下,提出这等要求,倒是可以商榷一番。”

  “不过,此事尚还不能直接给出答复,需要我与众位师弟们召开一次会议。”

  李松闻言,心头也微微激动起来。

  商榷,就代表着有机会,至少没有直接拒绝不是?

  “没事,道长你们商量商量再给答复也不急。”李松笑呵呵的开口。

  ……

  一番对话,简单的确定了此次物归原主的报酬。

  殿内,一时间再次安静了下来。

  云阳道人显然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主,在李松开口之后便是微微点头,再次闭目盘坐起来。

  在人家这种庄严肃穆的古风大殿里,李松也不好东晃晃西转转,只能也就地坐下。

  小正太也懂事的很,见到大哥哥和那老爷爷都不说话,也悄然不语,同样坐在地上,只是明亮的双眼朝着四周到处看着。

  孩童的年岁,对于世间大部分的事物都是报以好奇的态度的。

  好在,这番等待的时间,算不得绵长。

  约莫半个小时后,中年道人再次回到殿内,手中则是拿着一捆木简,以及一本经书。

  入殿内,中年道人步伐急促,来到了中心位置后,开口道:“师兄,上古图鉴我带来了,另外还有这本异体录。”

  云阳道人睁眼,微微抬手间,中年道人手中的物品便是飞窜了过去,稳稳的停在了手中。

  将系着木简的绳索解开,一板木头扩散开来。

  云阳道人目光凝神,只是略微一扫,便是将目光聚集在了其中一处。

  好半晌后,云阳道人开口,面色严肃道:“你说那菊花喜噬人血?”

  李松点头:“对。”

  云阳道人再次开口道:“这菊花模样的东西,是否巨大无比,每一株都足有半米以上的高度?”

  李松回忆一番,当初在寺庙门口的时候,的确是有一些这般模样的菊花。

  不过在后来过去的时候,却是消失了。

  当即点点头,再次应道:“是这么个情况。”

  云阳道人这时候,面色微微的凝重了几许,摇摇头道:“那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附身于人的东西,应该是祭炼了血魔花的魔头。”

  “祭炼了血魔花?魔头?”李松显得颇为疑惑。

  云阳道人道:“在约莫一千五百年前,有人在神农架附近,发现了一种奇异的花朵。”

  “这种花朵,巨大无比,且喜好吞食各类生物的血液用以生长。”

  “这种花朵,后来被称之为血魔花。”

  “至于魔头的话,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这算是一则隐秘的传闻,古籍上是没有记载的。”

  “血魔花虽然邪恶,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只是一朵花罢了。”

  “若是这般情况,想要将其消灭,有着千般办法,只不过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