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章 血魔尊者的传说(二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43章 血魔尊者的传说(二更)

  “若是单纯的植物,无论是喜好吸食血液也好,亦或者吞噬其他生物也罢,它终归还是普通的植物。 8dkan.COM更新最快”

  “就譬如现如今而言,依然有着所谓的食人花存在。”

  “但,血魔花这种植物,诡异就诡异在,它拥有着其拥有者强大的繁衍再生能力。”

  “它能够遍布幼苗,只要这些类似于分身的幼苗不灭,那么血魔花便是不灭。”

  “这,根本就不是一种普通的植物,而是无愧于其魔字的称谓。”

  云阳道人回忆着,语气越发的沉凝起来,紧接着道:“在最初的时候,人们只以为这些是同类型的花朵,直至后来,一名魔头的出现,人们方才彻底的认识到了这种花朵的诡异之处。”

  “具体说起来,不得不提及曾经让整个修者世界风雨飘摇的血魔尊者。”

  “血魔尊者,穷凶极恶,本就是魔门中人,修行的功法尽皆乃是炼制生魂,或者以血祭炼,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了许多。”

  “在后来,被诸多强者围攻,慌乱间逃窜到了神农架的附近。”

  “在那里,他发现了这种吸食血液的奇异花朵。”

  “据说,原本他本是想将这种花朵,用以祭炼法宝,保留其吸食血液的特性。”

  “因此,便是以精血饲之,最终却是造就了当时世间最大的魔头。”

  “具体的情况,没人知晓的清楚。”

  “但最终的结果,便是那血魔尊者彻底的与那血魔花融合为一体,成为了一种奇特的存在。”

  “这时候,人们方才知晓,原来,所谓的同类型花朵,压根就不存在。”

  “世间,生来便是只有那么一朵血魔花。”

  “其余的,尽皆乃是其分身所在。”

  “当时修者界几乎所有强者齐出,方才将其镇压下来,并由佛门高僧负责驻守那封印之所。”

  “后来,有人推测,恐怕那血魔花在神农架本就吸食了一些特殊且强大的血液,诞生了灵性。”

  “再加上后来血魔尊者精血饲养,将其唤醒了生机,最终完成了融合。”

  李松楞楞的听完云阳道人的话语,呲牙道:“简单说来,就是那花本就是邪恶之花,然后和邪恶之人融合,两个邪恶相加,变得既邪恶又强大。”

  “这就有些难办了。”

  李松想起惨死的四位高僧尸体。

  很显然那血魔尊者估摸着破开封印逃了出来,然后说不准因为被封印太久,肉身腐朽,因此占据了云业大师的躯壳。

  换了身体,那血魔尊者在当时应该是极其弱小的。

  但现在溜了……

  如果让他发育壮大一下,事情就麻烦了。

  李松是听明白了的。

  那血魔尊者,极其难缠,继承了血魔花的特性,能够幻化分身。

  如果随着实力恢复,指不定能有多少个分身出现在各处。

  一阵头疼,但很快,李松的眉头却是紧紧一凝,面露凶悍之色。

  “妈蛋,分身多,老子也能全吞了!”

  心头一阵凶狠的自我叫嚣后,李松看向云阳道人道:“此事,我大概已经清楚了。”

  “这里的话,还希望道长你能够把消息传递一下。”

  李松缓缓开口,将当初自己发现的佛门高僧尸体的事情,一一道来。

  他之所以选择来茅山,而不是去寻觅高僧的所在。

  事实上,原因也就在于,李松不太清楚,现如今的高僧究竟是聚集在何处。

  不像茅山,这么好找。

  手机一搜,就能搜到。

  一想到佛门高僧,李松脑子里可以接连的冒出好些个地方。

  譬如少林寺,譬如五台山,还有什么印,大雷音寺这种地方。

  谁知道在哪。

  现如今云业大师目前真正的身份也清楚了,李松也不打算在花费时间去通知这,通知那的。

  由云阳道人代为通传一声,最是方便不过。

  同为修者,李松可不信云阳道人没有那些个高僧的联系方式。

  听完李松整个事件的叙述,云阳道人点头,面色沉凝:“此事,自当告知。”

  “并且,我还会将此事告知其余各门各派的修者。”

  “血魔尊者出世,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情。”

  “现如今的他,虚弱不堪,乃是最佳的铲除时机,若是让他恢复过来……”

  “甚至于,重建类似魔门的组织,这对于天下来说,动荡太大了。”

  “要尽可能的,将这种风险动荡扼杀于萌芽当中。”

  云阳道人一番话说完,倒也没忘记其余的事情,略微顿了顿后道:“小友,接下来,你且随我师弟前往经楼挑选雷法吧。”

  “这里,把那孩童留下,我仔细的检查一下他究竟是不是那通灵之体。”

  李松面色一愣,下意识道:“你不是还要商榷一番么?”

  云阳道人微微一笑:“已经商榷完毕了。”

  “大家都同意了。”

  “你可以挑选任意一门非禁术的雷法修行。”

  “并且,引雷池也可以为你开放三日,助你加速雷法的修行。”

  李松只是微微错愕,而后便是明悟了。

  的确……

  修者特么是有神念在身的。

  开个会啥的,压根就不用到场,拿个小本本啥的。

  神念的存在,比起视频会议还要来得简单。

  这时候,李松也反应过来了,先前云阳道人估摸着没说话,就是在以神念沟通其余道人。

  此刻听闻这般话语,李松当即微微点头,感谢道:“那就劳烦道长大叔了。”

  话毕,李松微微蹲下身子,认真的看着小正太道:“大哥哥先离开这儿一下,你一会要听这个大叔的话。”

  “嗯,墨灵知道的。”小正太静静点头,不吵不闹,完全不似这般年龄般的沉稳。

  对此,李松也唯有心头低叹。

  承受了这般年纪不该有的经历,从小就与鬼魅这种可怕的东西打交道,的确是让小正太沉稳了许多。

  但这种沉稳,对于一个孩童来说,却是最大的残忍。

  毕竟,童年,本该是快乐且无忧无虑的。

  不过,感叹归感叹。

  李松更知道,在世间,其余的地方,也许还有着比小正太更凄惨的孩童存在。

  而那些孩童,面对的不是可怕的鬼魅,而可能是比之更丑陋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