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章 不用我赔吧(二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53章 不用我赔吧(二更)

  大殿内。 8dkan.COM更新最快

  云阳道人的表情终于是不再如之前般,犹如吃了苍蝇一样。

  但时不时跳动的眉头,依然证明了其心绪不稳。

  坐在蒲团上,身旁站着三位师弟,云阳道人平稳了几分心绪,深吸口气后道:“李松小友,你说你,独自将引雷石尽皆消耗一空?”

  李松点头,甚至于还反问道:“额,那些不是你们给准备的么?”

  云阳道人生生的感觉到了蛋疼。

  他很想抓狂。

  这可是足足三千多枚引雷石,足够他们茅山弟子使用数年之久。

  但,他不能抓狂。

  这事儿,如果当真是如李松所言,他还真不能发飙。

  是他,乃至于整个茅山的高层,同意的李松使用引雷池三日。

  是他们,在之前,并未将引雷池里的引雷石取出。

  换而言之。

  人家使用引雷池,自然在其中的引雷石,也是应该任由取之。

  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消耗的数目如此之大。

  看向点头的李松,云阳道人再次深吸口气后,缓缓道:“你知道引雷石的作用么?”

  “每一枚引雷石,借由法阵激发,都能引来普通的雷霆。”

  “雷霆威力无穷,恕我直言,我很难相信,以你的能力,可以在短短三日之内,使用这么多引雷石。”

  李松,这时候羞涩一笑,轻声开口道:“这个,还得多亏了道长你让我选择的秘法。”

  “那秘法,能够借由雷霆之力强化己身。”

  “等等,我记得,你选择的应该是紫月雷霆体吧!”这时候云飞道人开口,一脸的疑惑之色道:“我也知道这门秘法。”

  “这秘法,按理说,哪怕是修行到大成,也不可能需要这么多的雷霆之力。”

  李松这时候突然间方才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些个道人,一副惊讶的眼睛都要瞪出来的原因。

  这是一个原本自己并未意识到的问题。

  自己,本就是属于比较异类的存在。

  鲲,能吞噬。

  功法,原本似乎并不怎么高阶的存在,也因为传承记忆的存在,找到了其对应的原有版本,直接使之等阶跃升。

  这些问题,导致了目前的状况发生。

  只是,因为这些东西,从最初开始,自己就带有这种特性,接触的修者数目也少,李松一直并未把自己当做异类。

  但现在,突然间反应了过来。

  看着一脸怀疑之色的云飞道人,李松面色略微有了那么一丝变化。

  但很快,脸上便是充满了懵懂之色。

  李松一副不清不楚的表情,呲牙道:“不清楚吧,只是我在修炼的时候,总感觉这功法似乎可以更好一些,然后,我就做了一些小小的更改。”

  “小小的更改!”云水道人这时候也不淡定了,张着嘴道:“你没有灵气紊乱?”

  “这功法,乃是先辈大能们创出,随意更改,可是会有生命危险出现的。”云阳道人这时候也蹙眉,有些怀疑道:“你更改了,没有事情发生?”

  李松摇头:“没有。”

  心底,李松已经打定了注意,神鲲传承这事儿,还是别说了好。

  就把事情归咎于功法之上。

  反正,这功法,是从你们这儿挑选的,问题应该不能从自己身上找了吧。

  云阳道人这时候站起身来,开口道:“能施展一下你改进过后的秘法么?”

  李松微微点头:“可以。”

  话语间,李松倒也没扭捏了,往后退开了两步后,一股雷霆灵力瞬间绽放出来。

  紧接着,身体上电流涌动间,身体几乎化为了紫青之色。

  一缕缕的紫色雷霆,时不时的沿着身体冒出,将身体周边数米的范围,都炙烤的发出焦炭的味道。

  “这是,紫月雷霆体?”云阳道人这时候面色颇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兀自摇头:“有区别!”

  “的确有区别。”云飞道人这时候也开口。

  “门下,有修行这门雷法的弟子。”

  “他们的紫月雷霆体,身体虽然会因为雷霆之力的涌动而变为紫青之色,但冒出的电光却是蓝色的无疑!”

  “这是紫色的电光……”

  “颜色,只比玄雷之力稍弱一些,比起普通的雷霆之力更为精纯。”

  “而且……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李松小友的面色并无任何痛苦之色!”云阳道人这时候做出补充道:“修行雷体的弟子,但凡施展这门法决,都会被因为受到雷霆之力的刺激,而面色凝重,身体更有些刺痛感传来。”

  云阳道人说着,更目视着李松。

  此刻的李松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痛苦之色,反倒是略有些微笑。

  几名道人,接连的扫视李松一圈后,心头却是已经信了李松的话语。

  云阳道人,这时候颇为好奇道:“李松小友,你是如何更改的秘法,可还记得?”

  李松摇头。

  这事儿,他还真不太清楚。

  说起来,他压根都没有进行修炼,而是直接就因为雷霆之力足够,由神鲲灌顶完成了功法修行。

  而记忆深处里,那复刻的,也只不过是原本的秘法罢了。

  其中做出的改动,李松并不清楚。

  至少,在目前来说是如此。

  获得了神鲲的传承时间并不长,李松事实上都还没搞清楚,这传承究竟还附带了些什么功能。

  现如今来说,唯一可以确定的点是,自己获得了传承,性格什么的都还没改变,不至于变成怪人。

  摇头间,李松一副不甚清楚的表情道:“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感觉哪里有不对,就按照自己想的方式改了。”

  “现在,要回忆的话……”

  “想不起来。”

  云阳道人这时候面露怅然之色:“看来,李松小友在修行一道上,应当是天赋极其惊人的一类了。”

  “如此说来的话。”

  “此次天雷峰损失颇重,倒是属于天意了。”

  李松闻言,表情悻悻道:“那个,道长,我就一个问题。”

  “那些个石头,应该,不用我赔吧?”

  云阳道人哑然失笑:“赔?自然不用你赔。”

  “这本就是本尊许下的诺言。”

  “小友能够使用这么多引雷石,那是你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