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章 请辞(三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54章 请辞(三更)

  云阳道人嘴里说着不用你赔,不用你赔,实则,内心里,几乎在滴血。 8dkan.COM更新最快

  面上的表情掩饰的很好,但手指却是不安的颤抖着。

  怎么可能不心痛。

  引雷石,算不得珍贵。

  但也不是说在大街上,大路上走一步就能看见的鹅卵石。

  这么多引雷石,想要开采挖掘出来的难度同样是不小的。

  其次,天雷峰,需要修缮了。

  那上面,几乎烂的没法用了。

  可以说,给李松开放了那么三天的时间,造成的破坏性,几乎是十年才能出现的。

  要知道,茅山根本算不得家大业大,在整个修者界也只是算中等水平。

  哪怕算不得伤筋动骨,但也绝对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了。

  但能怎么办?

  只能将苦果自己咽下。

  毕竟,这事儿,的确是他应允之下,人家按照正常的方式方法来修行所消耗的。

  云阳道人,甚至于没忘记查探一番李松的空间包裹,但事实上证明,人家的确是能用这么多。

  最终,也只能将其归咎于,这改变之后的秘法,对于雷霆之力的消耗,的确是增加了太多太多。

  ……

  听闻不用自己赔偿,李松心头仿若落下一块大石头。

  说起来,这种心态,倒是颇为的小家子气。

  但出现这种心态,却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毕竟,李松的心性,从某种角度来说,并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成为龙傲天般的人物。

  他,一如之前一般。

  依然,还是个凡人。

  一个,拥有了力量的凡人。

  李松心头,也没有那种颠覆世界的想法,他忠于国家,忠于官府,在他看来,现如今的生活,很是美好。

  自然而然,也就不会仰天咆哮:“天若阻我,我必逆天。”

  但,李松的心头,依然有着自己的底线。

  父母,朋友,家人……

  这些,便是不能触及的东西,更是他需要守护的东西。

  一如现在,那血魔尊者,将一些曾经儿时的朋友,长辈虐杀。

  那么,即便是追杀千里,李松心头已经发誓,绝不会放过那个家伙。

  看着云阳道长,李松心头长舒口气的同时缓缓开口道:“对了道长,在这里叨扰了好几天,我也准备离去了。”

  这是李松本就计划好的事情。

  事实上,,李松都压根没打算在茅山停留三天时间。

  只不过,因为秘法,以及修行提升实力的问题,选择了留下。

  在李松原本的打算里,那血魔尊者,的确是跟丢了不假,毕竟当初那一整个村子的人,他不可能装作不知道。

  可惜的是,在后来,因为江湖经验不足,被那邪道人欺骗,一村子人没救下来不说,还耽误的不少的时间。

  由此,这才打算到茅山探索一些消息。

  现在,消息也得知了。

  该修炼的也修炼了,继续在这儿呆下去,也没什么必要。

  不如,早些回到市区里,将事情与柳兴云商议商议。

  柳兴云好歹是个市区的觉醒者负责人,想必对于各个消息的获取都十分容易。

  只要,能够得知哪个地方,出现了大规模的人员死亡,且连血液都不剩的情况,那十有**肯定是血魔尊者作祟,届时赶过去便是。

  但显然,呆在茅山上,是不可能得知这些个信息的。

  李松准备请辞了。

  这时候云阳道人,回话的速度,却是远超了李松的想象。

  云阳道人,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是连连点头:“小友有事在身,我自然不可能多留。”

  “小友若是要走,大可离去。”

  “还有,你所带来那孩童,我已经给其打上了天罡符印。”

  “猛鬼级别的鬼物,是不可能对其造成任何伤害的。”

  “不过,御灵之心,还是要尽快的找到。”

  话毕,云阳道人,更是朝着云飞道人紧接着道:“师弟,还不去把那孩童带过来。”

  “李松小友要离去了。”

  云飞道人表情微微有些错愕,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应合一声,大步的退出了主殿。

  不多时。

  墨灵被带着走了出来。

  云阳道人这时候,飞快的捏了个指决后,一缕金光在指间跳动。

  紧接着,接连的一弹指头。

  两道金光便是飞到了李松以及墨灵身上。

  “两位,我已经给你们打上了结界印记。”

  “你们只需要,顺着路下山即可,结界不会阻挡你们。”

  一连串急促的话语,听得李松一愣一愣的。

  在印象里。

  似乎云阳道长,应该是颇为沉稳的一个人才对?

  犹记得,当初初见,于蒲团之上,可谓仙风道骨,不苟言笑。

  但现在……

  为什么一副催促着自己离去的模样?

  李松没好意思问,也没打算问,反正都要走了,人家赶着走也罢,自己选择走也好,都没什么区别。

  何必去问了,自找不痛快呢。

  咧嘴一笑,李松上前,将墨灵举起放在肩上:“那道长,我们离去了。”

  云阳道人回首,一挥袖袍:“去吧。”

  李松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一步步的,渐渐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主殿内。

  云飞道人的表情,很精彩。

  看着自己的掌门师兄,云飞道人有些好笑道:“师兄,你这是何故?”

  “他,既是已经将引雷石消耗了,何必催促着赶离他们呢?”

  云阳道人这时候,终于是回首,眉头微微的挑动起来。

  “我也不想。”

  “但,我怕……”

  “怕?”云飞道人不解:“师兄还怕什么?”

  云阳道人的嘴角抽搐:“我怕,我忍不住抽他。”

  “你是没当这个掌门,这么多引雷石的消耗,又得耗费我大半个月的时间去往小雷门换取。”

  “消耗也就消耗了,毕竟,也是我等同意的事情。”

  “但,你看见他刚才的表情了么?”

  “还询问我,需要赔付不?”

  云阳道人的眼皮子连续的抖动着:“那一副模样,让我想起了当初的某个人。”

  “那个,被称之为漂泊公子的家伙!”

  这话一出,云飞道人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好半晌后点头道:“这么说来,还真有那么一丝相像。”

  “听师兄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也想要一巴掌抽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