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章 脸红个什么鬼?-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15章 脸红个什么鬼?

  梦魔这类特殊的存在,在现实当中,是不存在多少攻击性的。 8dkan.COM更新最快

  因此在面对着李松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多少抵抗的能力。

  毕竟李松此刻不是普通人,精神力异于常人,更粗,更大,更壮。

  以这梦魔的实力,根本不足以让李松沉浸到幻境当中,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在三两下之间,李松将“刘雨涵”的身体给绊倒在地后,它便是知道自己遇上了狠角色。

  特别是当感受到李松手臂幽幽蓝光所传来的威胁感觉后,更是直接脱离了刘雨涵的身体,进入到了自己的世界当中。

  它所构建的梦之世界!

  ……

  这是一种极其难缠的鬼魅。

  传说中,世人之所以会做噩梦,实际上便是有梦魔捣鬼。

  梦魔会在夜晚,人们进入睡眠状态之后,寻找那种精气神不足的人,侵入其身体,用自己构建的梦境来让那人惊惧。

  长此以往之下,那人便会身体虚弱,胡思乱想,乃至于产生更严重的后果。

  而且,最为关键的点在于,即便如此,许多年以来,人们也一直都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这与梦魔所隐藏的空间不无关系。

  它所处的,乃是在它所创建的梦境世界。

  人类无法进入,自然也难以驱赶。

  一般遇见这种情况,大多数的人,只能选择修养身子,多晒太阳,白天尽可能的多做运动。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对付晚上噩梦的方式方法,最好的便是让自己的精气神充裕。

  人有三把火,只要在身体健壮的时候,三顶阳火旺盛,自然是百邪不侵,邪崇退避,梦魔自然也不例外。

  此刻,李松面前,那梦魔选择了逃跑。

  若是按照正常的情况,李松应该是将刘雨涵送回家里,并且嘱托其家人,多帮其补补身子,让命火旺盛,将那梦魔驱散才是。

  但,李松这时候却是有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他似乎,可以进入到那梦中世界里?

  这般想着,李松浑身幽蓝色光华一闪,紧接着一头足有三米长短的幼鲲便是在虚空漂浮。

  四片巨大的鱼鳍在轻轻的扇动间,竟然是就这么游动一般,在虚空之中缓缓的消逝了身形。

  鲲,可游弋于海,可翱翔天际,上至九天,下至幽冥。

  鲲,本就可神游太虚。

  一个梦中世界而已,游着游着,也就进去了。

  ……

  在梦中的世界,化为了人形。

  李松一眼便是看见了周遭的一片片阴霾之气。

  但也就在这一片阴霾之气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阳气在渐渐的消散。

  因此,当时也顾不得继续去追赶那梦魔所在,而是顺着阳气的方向赶了过去。

  恰好遇见刘雨涵遇险。

  一把将死人头从水里捞起,李松是没可能惧怕的。

  他看的真切,这不过就是一团鬼气所化的虚像罢了。

  所谓的吃了你,吃了我,都是那鬼气装逼的。

  至少,如果当时刘雨涵不感到惊惧,阳气不散的话,狠狠的一拳就能把这团鬼气打的稀烂。

  不过,可惜,作为人类,惧怕鬼怪再是正常不过。

  当那种惊惧越深,阳气越是溃散,最后自然会被乘虚而入,而后再次死亡,重复的经历又一遍恐怕。

  直至折磨的精神崩溃,没有求生的**,最终被梦魔吞食。

  面对着仅仅是一小团的鬼气,李松断然不会有任何手软,一巴掌教它做鬼,两巴掌直接将其吞了。

  但可惜的是,刘雨涵惊吓过度,居然直接吓得晕厥了过去。

  ……

  公园的长椅上,李松颇为无奈,仿佛摸小猫咪一样,轻轻的抚着刘雨涵的乌黑秀发,口中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啊。”

  对方的精神的确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此刻哪怕是吓晕了过去,也死死的抱着李松的腰部,眼中更是蓄满着泪水,时不时的低语两句类似于“妈妈别杀我。”“不要杀我!”这般话语。

  可怜的校花。

  李松低头,看着梨花带雨的美人,心头有些复杂。

  没想到。

  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能拥美人入怀。

  虽然,这里仅仅只是所谓的梦中世界。

  但感知却是真切无比的。

  吹弹可破的肌肤滑腻,乌黑亮丽的秀发柔顺。

  好半晌,就在李松第一百三十二次仔细端详怀中美人可人容貌的时候,刘雨涵这时候终于是睫毛颤动,幽幽的醒转了过来。

  醒来,她似乎还有些发懵,当她以她的视线,看到那胡子拉渣的下巴,以及两个硕大的鼻孔后,眼睛的瞳孔骤然一缩。

  紧接着发出一声惊叫。

  李松纳闷不已,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愣愣开口道:“额,你没事吧?”

  刘雨涵挣扎着从李松怀里脱身,正准备夺路而逃,这时候又愕然的发现,似乎他,并不怎么恐怖啊?

  微微一愣,刘雨涵反应了过来。

  应该是刚才的视角问题。

  那是一种男女朋友才能勉强接受的视角,躺在怀中仰头看人的情况下,似乎的确会将人丑化不少。

  仔细的看了看一脸无辜表情的李松,刘雨涵的记忆也回复了些许。

  她记得,她先前遇见了一颗死人头。

  然后,被眼前的这个小哥哥给两巴掌拍没了?

  “喂,我说,你没事吧?”李松这时候并不清楚刘雨涵在想些什么,只是见对方半晌不开口,有些疑惑,再次开口询问了一番。

  “奥,我,我没事。”刘雨涵这时候的脸颊却是莫名的有些通红起来。

  这番脸红,落入到李松的眼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了。

  在李松看来,这个时候,对方不是应该警惕的询问自己是谁么?

  亦或者,至少要显得很紧张才对。

  毕竟,这里面可是有着不少在常人看来很可怕的东西存在。

  李松却是不清楚,女人心,海底针,在某些情况下,女人是没有男人那般能清醒保持理智的。

  至少,就现如今而言,刘雨涵想到的是,刚才自己睡在李松怀里的亲密场景。

  伸手,轻轻的放在刘雨涵的额头,李松蹙眉道:“没发烧啊,为什么感觉你脑子好像坏了?”

  “啊?”刘雨涵不明就里。

  “你脸红个什么鬼?”李松撇撇嘴道:“这里面可是很多那种奇奇怪怪的家伙的,你不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