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章 可笑的伎俩-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16章 可笑的伎俩

  公园内,刘雨涵环抱着双膝,蹲在长椅上,面色有些不安。 8dkan.COM更新最快

  “你是说,刚才那个,那个……不是鬼?”

  李松大大咧咧的瞥着腿:“那肯定不是啊。”

  “那就是一个死人头。”

  “而且,还是个假的死人头。”

  刘雨涵心悸,刚才那个死人头都已经把她吓坏了。

  而现在,骤然听见,那死人头居然连根毛都算不上,心头更是一颤。

  李松这时候道:“说起来,要想让你的魂魄归位的话,必须要把那家伙给宰了。”

  “不然的话,你根本没办法从这梦境之中离去。”

  “唔,现在的话,我打算去把那个鬼给宰了,你要一起去么?”

  刘雨涵闻言,面色大变,连连摇头,见鬼这种事情,太可怕了。

  对此,李松也不勉强,对于他来说,那梦魔又没什么威胁,只需要找到其位置,然后吞掉就完事了。

  起身,打了个哈欠,李松道:“那你在此地别动,我去去就回。”

  语罢,李松便是打算朝着一片阴气郁结的位置而去。

  但刚没走几步,身后刘雨涵的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我,我还是跟着你一块去吧。”

  刘雨涵的面色有些苍白。

  李松的离去,突然间让她没有了安全感,脑海里更是不由的浮现出一幕幕之前自己被各种杀掉的画面。

  相比较而言,似乎跟着眼前的这个男生一起,好像还要稳妥的多。

  ……

  李松走在前头,感受着阴暗气息的位置,并不断的朝着那里靠近着。

  随着一段距离的走过,前方出现了一栋栋房屋。

  这时候刘雨涵有些惊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家的位置?”

  李松蹙眉,轻声道:“这是你家?”

  刘雨涵道:“对呀。”

  李松明悟了两分,开口道:“你还记得你在开始你所说的时间循环之前所处的位置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在家里吧?”

  刘雨涵点头:“唔,在记忆里,我应该是在家里睡觉的。”

  “然后醒了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进行着轮回,每一次都被杀掉。”

  李松点点头,目光幽幽的看向前方的宅邸。

  刘雨涵回答,更加确信了他的判断。

  那梦魔,恐怕就是潜伏在刘雨涵的家里,是在夜晚的时候,侵入了其身体。

  此刻哪怕是在梦中世界,大本营的位置,也没有改变。

  朝前走去,李松缓缓的推开院门,而后眉头便是微微一皱。

  遍地的尸骸。

  而且,看起来都是开膛破肚的惨样,血流一地的情况下,让人作呕。

  刘雨涵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一幕了,但依然是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这一幕对于她的冲击,还要尤为剧烈一些。

  毕竟,地面上这些尸骸的主人,都是她所熟识的。

  即便是捂着眼睛,刘雨涵一样是被那血腥味熏得干呕。

  看着地面上的惨状,李松起初也感觉极其不适,只是在反应上,比起刘雨涵要显得沉稳许多。

  但很快,李松的眼中便是有着一道寒芒闪烁。

  尸骸?

  这里可是梦境世界,怎么可能会有现实当中的尸骸出现。

  这些东西……

  同样不过是那梦魔所幻化而出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尸骸,比起先前在河边的死人头还要略显不如。

  伸出手来,灵鲲之力绽放,伴随着一道道乌黑的气体从尸骸中逸散。

  很快,满地的尸骸便是消散无影。

  “果然,这些死物,只是摆设罢了,这么多具尸体,居然都只有一点鬼气。”

  心中略微叹气一声,李松回头看向刘雨涵道:“睁眼吧,都搞定了。”

  随着李松开口,刘雨涵这时候方才略显怀疑的睁开美目。

  李松这时候的目光却是没有在刘雨涵身上停留分毫,而是直勾勾的看向前方别墅的二层位置。

  别墅很豪华,通体白漆,每一层光从窗户来看,光是李松正面的位置,起码都有着三间房屋存在。

  而此刻,李松的目光,聚焦在中央那处窗户。

  他从窗户处,看见了一个缓缓挪动的身影。

  而事实上,不仅是李松注意到了那处,刘雨涵这时候也顺着目光位置发现了那里的身影。

  紧接着便是掩嘴惊呼道:“妈妈!”

  那是一个中年妇女,此刻被拦腰截断,一根根滴血的肠子,就这么耷拉在地上。

  她此刻,正用一手持着尖刀,以一种极其可怖的模样,费力的想要打开窗户。

  但可惜的是,在没有下半身的情况下,她此刻的高度并不足以摸到窗户的边缘。

  因此一直在窗边不停的挪动。

  刘雨涵发出惊呼,李松这时候却是皱眉轻叹起来。

  一次,两次,每次相同的伎俩?

  梦魔果然是一种很弱小的鬼魅啊。

  哪怕是进入到它所构建的梦中世界,也只会用这种可笑的手法,来对人造成惊吓。

  回首,看了看一脸惊容的刘雨涵,李松道:“我准备把你妈给杀了,你怎么说?”

  刘雨涵愣了愣,而后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它不是我妈对不对?”

  李松撇撇嘴,说话也没经过大脑,或者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对一名女生说话,略带吐槽的气息道:“你要认它做妈也可以。”

  话毕,李松心中突然间一个咯噔。

  他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说话的方式,不太对?

  眼角余光处,果然原本面色苍白的大校花这时候额头罕见的有了一缕缕黑线。

  这并非是鬼气造成的,而是另外某种不可抵抗的因素。

  “好像,和女孩子交流,应该不是和哥们交流一样?”李松不太确定。

  在他的认知里,并没有和任何的女生有过同学以上的交流程度。

  但他隐约间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记得,贴吧里说的。

  追女生,要当舔狗?

  我现在,应该保持微笑?

  李松极其不确定,自己接下来做什么,经验匮乏。

  他很快,在心头做出了一个决定。

  老师曾教过,遇见的不会的题,先放到后面。

  李松决定先转移下话题。

  李松的目不斜视,看向了窗户。

  李松面色微微一凛,紧接着神情变得罕见的严肃起来,义正言辞的指着二楼窗户那兀自表演的尸骸大喝:“我!将代表正义消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