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章 考核者们(三更)-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02章 考核者们(三更)

  “考核时间,五天,那准备条内裤就完事了。 8dkan.COM更新最快”

  “好像,也不用带什么东西去。”

  “没什么准备的了。”

  李松在房间里自语着,想了好半天,一整个手提箱里,却是什么都没有装上。

  他这般实力,寒暑不侵。

  换而言之,不用准备太多衣物,只要不是战斗力,将衣物打碎。

  他变身,也是于异空间内完成身份转化,对本身的衣服也不会有损坏。

  带条内裤,的确就足够了。

  收拾一番,李松看看天色,这已经是第二日中午了,按照要求,今天下午五点以前必须要到集合点。

  不过,时间倒是足够。

  他选择的狼妖位置,距离本市也就二百三十公里距离,坐长途汽车也就三四个小时。

  更何况,他还是自己开车呢。

  和父母等告别一番,李松出门驾车扬长而去。

  家里的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

  墨灵的话,这几天李松让他暂时的跟着柳兴云。

  在目前来说,猛鬼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市区当中。

  毕竟整个市区里,可是有着足足十二位监察大人物存在。

  ……

  一路疾驰,车在高速上飞窜。

  在控制着最快速度的情况下,二百都公里,只是两个多小时一点,便是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进城,文件里有着集合点的确切位置。

  跟着导航,没多少功夫,便是于【皇天大厦】之前停下。

  地下停车场里,停好车。

  大步的来到电梯前。

  “十七楼左转,第一个办公室,进门暗号【除魔降妖】”

  李松嘀咕着,摁下电梯的按钮。

  很快,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停滞。

  出门,左转处,一个大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大步的走了进去,内里只有一个身着这西装,年约三四十的中年人,正处理着文件,怎么看都像是一间普通的公司。

  李松尝试着轻轻的咳嗽一声。

  男子抬头一副好奇的模样:“这位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李松点点头,轻声道:“除魔降妖。”

  男子这时候起身,大步的走了过来,将李松身后的大门闭合。

  而后缓缓的从兜里掏出一个遥控,按下按钮。

  后方,两个书架,就这么移动起来,露出了内里的通道。

  李松看的一愣愣的,心中更是暗道一声:“搞得和拍电影一样。”

  男子却是开口了:“除魔降妖走这里。”

  李松应了一声,大步的顺着通道走了下去。

  身后,书架再次缓缓的闭合起来,通道里的灯随着书架闭合,亮堂了起来。

  一路上,百转千回尤为过,但这里的通道十八弯却是丝毫不夸张。

  接连的转了好几个圈后,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大厅。

  一眼看去,犹如酒楼大堂一般,有着好几个沙发存在。

  此刻,这些个沙发上,尽皆有着人坐着。

  人不多,一眼能数清。

  总共四个沙发,呈四角摆放中间则是两个玻璃茶桌。

  整四个沙发上,此刻坐着的有着足足十一人。

  其中一座沙发,位于左上角,坐着四人,分别是一个马尾辫少女,一个衣冠楚楚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一个叼着烟不修边幅的男子,以及唯一一个看起来,像那么回事,身着这休闲服饰一副冷峻模样并且腰间有着长刀在身的男子。

  位于右上角的沙发,则是坐着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男俊女靓,不过看其表情却是有那么几丝不近人情。

  右下角处的沙发,同样坐着四人,尽皆乃是男性,面貌方面,则是显得没多少出众了,很普通的青年,也没有戴眼镜的,穿西装的,只是如李松自己一般的休闲服饰。

  左下角处,则是唯一让李松有些不明就里的。

  那里,居然只坐了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貌不惊人,极其普通的青年,正缓缓的用指甲刀修着本就已经很整齐的指甲。

  李松略微在原地站了那么两三秒钟。

  便是大步的朝着较为空旷的沙发处走了过去。

  他倒是没有多想。

  只以为,其他的坐三四个人的沙发,可能是人家相互之间认识?

  大步的走了过去,李松咧嘴伸手道:“老哥,我叫李松,多多指教。”

  指甲男抬头,眼中的目光有那么几分好奇之色,更有着几分戏虐之色。

  好半晌,李松的招呼没有得到回应。

  男子只是轻轻的鼻音应了一声。

  手搭在空中,很尴尬。

  一旁处,李松没听到的,却是已经有了小声的议论声。

  那是位于上角处沙发上坐着的几人:“那小子,不知道千面么!”

  “看起来好像不认识。”

  “千面那家伙,典型的不好相处。”

  “是啊,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我随着师门去拜访他们师徒,只是一个切磋,他把老子的手臂都给卸下来了。”

  “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你去提醒啊?!”

  那方的四人在小声的议论着。

  唯一坐着两人的沙发上,一男一女也是悄声开口:“宁哥,那小兄弟,不会有事吧?”

  男子冷哼一声:“不理他,千面那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咱们毕竟都是正派人士,倒不至于有太大的危险。”

  “也对。”

  ……

  李松没听见众人的话语。

  他只是很尴尬,手臂在那举着,有种很难堪的感觉。

  想了想,李松再次道:“老哥,打个招呼,不至于吧?”

  指甲男千面这时候,更不搭理了,连头都不抬一下。

  李松呲牙了。

  他本和这些个门派弟子啥的不是同一体系,他是正儿八经的社会人。

  成长于美好的现代社会,自然也沾染了一丝现实的习气。

  换做是如柳兴云这般脾性的人,兴许就微微一笑,收手道:“既然千面兄不愿交好,那我也就不勉强了。”

  说罢,自顾自的坐下,大家不言不语,也就那么回事了。

  但,放到李松的眼里,这种概念就不同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我都这样和你打招呼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面色一沉间,略微的一扫战力。

  3580点。

  还特么没自己高!

  心中有了结论,下一刻,李松开口了:“喂,你是聋子还是瞎子?打招呼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