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章 鬼怪的种类-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24章 鬼怪的种类

  人死如灯灭,精气神溃散,肉身丧失活性,无法束缚魂魄。 8dkan.COM更新最快

  这个时候,魂魄,便是会自主的汇聚。

  三魂七魄,汇聚一团,化为人生前的模样。

  而后,若是不出意外,自然是入鬼门,过奈何,饮孟婆,坠黄泉。

  之后,则是根据阎王爷的审判,重入轮回。

  届时是入哪个轮回,却是看审判的结果了。

  好人自然是入富足之家,坏人则可能做牲畜猪狗,十恶不赦者则直接打入地狱,饱受折磨。

  但在此间的例外之中,则有可能,人并非自然而死,或者是死亡的时候,含有怨气。

  这般时候,魂魄便是会化为怨魂。

  怨魂根据其怨气的大小,则是又有几种说法。

  而怨气最轻者,则是因为凝聚为怨魂之后便是耗费了所有的精力,亦或者是根本没有仇视的对象,没有复仇的目标,这时候便是会丧失意识,成为游魂野鬼,直至被带入地府。

  怨气稍小,复仇完毕后入了黄泉,则是会因为其擅自枉顾天道轮回,坠入幽冥,成为幽魂,严重者同样打入地狱,饱受永生永世的折磨,以减轻罪孽。

  怨气极其巨大,甚至于在完成了夙愿之后,依然不散,则凝而不散,成为鬼魂。

  鬼魂则是恶灵。

  从最初开始,称之为鬼魅,心恶而无力,对人类抱有敌意,但并不能轻易的杀害任何人,只能挑体弱多病者下手。

  第二等,称之为厉鬼,心有杀意,会主动的杀害每一个进入他地盘的人。

  而后则是凶鬼,凶鬼心恶,会杀害他所不喜的人。

  最后则是猛鬼,猛鬼这时候已经是鬼魂之中,最为高阶的存在,会有意识的杀害人类,吸收魂魄强化己身。

  之后,更有鬼兵,鬼灵,鬼将,鬼王,实力一一递增,不比修者更弱。

  这便是李松知晓的,关于鬼的信息。

  当然,这里,并不完全。

  其次者还有,先天诞生的如梦魔一般的幽魂,亦或者是尸体诞生灵智,称之为尸鬼,更有亡灵,邪崇等各类生物,尽皆属于鬼的范畴。

  但这些,数目都比不得真正的鬼魂。

  毕竟,鬼魂是由人所化,而每年死去的人,数目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自然是占据大头。

  此刻,查探到湖泊内,居然存在于一只猛鬼,李松整个人都遍体生寒。

  这特么,是自己呆了三年的学校?

  在想想,这么些时日以来,各个班级所谓的转学生?

  嘶。

  细恐思极。

  这下面的家伙,可怕的一匹啊。

  李松没有任何去找这个猛鬼打算的想法。

  至少,现如今没有。

  先不说对方的阶级已经到了猛鬼。

  光是查探不出对方等级来说,便是足以证明,这里面的家伙,远超自己。

  毕竟,这是神鲲传承所凝聚的系统,哪怕是因为自己实力不继,在等级相差不高于五级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查探的出来的。

  现如今查探不出来,显然,这里面的家伙,至少是八级往上的猛鬼。

  按照系统给出的战斗力指标来说,也就是八十点战斗力的存在。

  两倍于自己以上,恐怕对方随便用鬼气凝聚个鬼打墙之类的鬼魂神通,自己就会和那个女生一样,傻乎乎的往湖泊里跳。

  “这地方,难道上头不清楚么?”李松往后退却,心头却是在思考着。

  学校这里面发生的事情,按道理说,上头的大佬不可能不清楚。

  毕竟,人家光是来抹除记忆都来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但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处理。

  是这猛鬼真的太强,还是说别有什么原因?

  正思考着问题,刘雨涵这时候姗姗来迟,轻抚着纤细腰肢,嘴唇都白了。

  这么一截路,足足六七百米,对于李松来说,闲庭信步,但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疲累的。

  一路跑过来,一眼看见的,却是面色有些凝重的李松,正准备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李松的耳朵却是灵动的颤了颤。

  他听见了“咻”的声音。

  这声音很熟悉。

  几乎是瞬间,李松便是反应了过来,来者恐怕正是昨天夜里出现的那一队男女。

  动作飞快,伸手间,将刘雨涵搂在怀里,而后捂住嘴巴,朝着草地上一趴。

  刘雨涵很惊愕,但更多的,却是憋屈。

  惊愕自不必多言,一个女生,突兀之间被一个男生扑倒在地,有这种反应实属正常。

  但憋屈,却是因为,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话在嘴边,却是硬生生的咽下去了。

  第一次,被啤酒瓶吓得。

  这一次,直接被捂住了嘴。

  李松没解释一句,直接将所有的气息收敛起来,躲藏在湖泊的这头草地上。

  只是两秒不到,果然便是两道白芒骤然间划过天际,瞬间降临在地面上。

  屏息凝神,将气息完全隔绝,甚至于连声音都不发出分毫。

  李松并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

  虽然上次对方的手段并没有对自己奏效,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稍稍消停点的好。

  ……

  两者落地,当先便是朝着四周环顾了一圈。

  好在,并未发现李松的所在。

  毕竟湖泊不小,两岸之间的直线距离也足有数十米距离。

  加上夜间光线本就黯淡,湖面又有反光的效果,自然没那么容易看见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两人。

  在大致的确信了自己的行迹没有暴露,一男一女两人这时候,颇为警惕的朝着湖泊的边缘走了两步。

  这时候,两人交谈的声音,也传入了李松的耳中。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利用任何的神通,只是普通的话语交谈。

  声音虽不大,但仅仅是普通的交谈的话,依然是躲不过已经是觉醒者的李松耳朵。

  “这个家伙,又在作祟!”男子的声音里颇具怒气。

  “可是,师兄,它不从这个湖泊里出来,咱们也拿它没办法,最近一段时间,已经被它害死了二十一个人了,再这样下去,哪怕是消除大家的记忆,也终归会引起怀疑的。”女子也开口,声音中不无担忧。

  “无妨,师傅已经回复了我的消息,他七天之后,便是会途经本市,到时候他老人家一来,也就是这个家伙的死期!”男子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