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章 工厂内【求推荐票】-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44章 工厂内【求推荐票】

  工厂内部。 8dkan.COM更新最快

  李刚没敢睁开眼一秒。

  他知道,自己的眼前就摆放着五个瞪着双眼的脑袋,还有着一地的血迹流淌着的尸骸。

  拿着徽章,他此刻只能信任李松的话语。

  毕竟,整个诺大的工厂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

  口中念叨的话语,已经换了一遍又一遍,从二十四字核心真言到“阿弥托佛”到“上帝保佑”……

  一遍遍的默念着话语,让自己尽可能的不生起恐惧之心。

  他还记得,李松离开时候的提醒。

  不要慌张,不能恐惧,平稳气息。

  他不清楚,自己慌张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想来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闭目凝神当中,李刚完全不清楚,就在李松走后的几分钟后,桌上的几颗死人头,此刻尽皆睁开了双目。

  不仅如此,连带着他身前的女鬼阿花的眼睛也睁开,瞪眼如铜铃,有血水潺潺从其眼内溢出。

  好在,李刚此刻的身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神圣光芒。

  这层光芒更让手中的徽章灼灼生辉,竟然是硬生生的让身下的女鬼动弹不得。

  桌上的几颗人头此时越发的活络起来,眼珠子转动。

  若是有人看见这般状况,恐怕连魂都会被吓掉。

  几颗人头互相对视着,而后似乎眼神交流完毕,有了什么决定一般。

  其中一颗人头,往旁边一倾斜,撞在了另一颗人头之上。

  另一枚人头受力,从桌上坠落,发出一声轻响。

  这般突如其来的响动,让李刚的心神一颤。

  同样,也因为这番心神颤动,让其浑身的光芒都消散了几许,变得更为单薄。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李刚口中喃喃的话语声更大了几分。

  这时候,又是一道声音传来,却是终于让李刚的眼神一亮。

  “呼,还好赶回来了。”李松的声音响起。

  让李刚的神色一阵舒缓,他睁眼,果然,就在侧门那处,李松关门走了进来。

  “没出什么差池吧?”

  李刚摇头,发自内心的露出笑容:“没有,我听您的,用徽章一直镇在阿花的额头上。”

  “话说回来,为什么一枚徽章会能够将鬼魅都镇压呢?”

  李松笑道:“你不想想,你这个徽章代表的是什么。”

  “按照古代的说法,君主等于天子,天子乃是上苍之子,受龙气加持,而军队,作为天子麾下掌控的力量,自然也是普通鬼魅所不能侵袭的。”

  “自然而然,你曾于军队效命,加上退伍之后的徽章,也等同于一份证书。”

  “普通的鬼魅,是没办法伤害到你的。”

  “当然,这个前提是,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胆气,发挥出徽章的效用。”

  李刚了然了,惊叹道:“原来还有这般说法?”

  李松咧嘴一笑:“那肯定的啊,鬼魅也不是万能的。”

  “你看那些鬼故事,是不是大都发生在什么厕所,医院等阴气较重的地方。”

  “怎么没人写那些发生在军营当中?”

  “那是普通鬼魅能够招惹的地方?”

  “除非,那个地带,曾经打过仗,有军士鬼魂成群结队的出现,那才能与军威相抗衡一二。”

  李松说着,大步的来到了李刚身前两三米处一屁股坐下,漫不经心道:“把手挪开吧。”

  李刚闻言一愣:“不需要继续镇住阿花了么?”

  李松摇头:“我都回来了,还要你什么事?”

  “你去把那四个脑袋都聚集起来,找来汽油,分开烧了。”

  李刚不疑有他,缓缓的就这么将手抬起,直至徽章已经几近完全的脱离了女鬼脑袋的时候,整个人豁然一愣。

  动作停滞了下来。

  李松这时候催促道:“快去啊。”

  “一会这几具尸体也发生尸变,化为鬼魅就麻烦了。”

  李刚的额头这时候却是有着冷汗潺潺流出。

  原本已经几乎脱离的徽章,再次的想要往下一摁。

  但这时候,身下的女鬼尖锐的爪子却是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手腕以肉眼可见的变得乌青,一股冰寒刺骨的感触也瞬间传递而来。

  李松咬牙坚持着,他发现了不对劲。

  果然,下一刻,原本眼前的那李松,这时候的脸庞骤然间发生了变化。

  那哪里是李松本人,而是先前摆放在桌上的一颗人头所化。

  这颗人头找到了一具尸骸,将自己安了上去,并幻化了一番模样。

  若非,先前这个“李松”只是下意识的说出了“四个人头”这番话语,李刚几乎完全不可能反应过来。

  他明明记得,桌上的,可是摆放着五颗人头才对。

  怎么会是四颗?

  千钧一发之际,徽章好悬是没有彻底的脱离女鬼的脑袋,但因为已经有了一定的缝隙,让女鬼居然此刻能够动弹双手。

  手臂冰寒的好似放在冰箱里一般,乌青色蔓延开来。

  眼前的那“李松”这时候也眼眶滴血发出幽寂的低吟声:“发现了呢!”

  惊惧感上涌,但求生的**却是在时刻的提醒着他不能放弃。

  眼看着手臂被越抬越高,徽章已经几乎完全脱离,李刚猛地一咬舌尖,一缕鲜血溢出。

  “给老子,安静点!”

  他发出搏命般的咆哮,手上再次用力,但奈何,鬼魅的力量的确不是常人所能对抗的。

  饶是已经拼命发狠,但也只能是将徽章摁下那么一两厘米,依然无法完全的贴合其额头部位。

  但终究,挣来了那么些许喘息的时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另外一只鬼魅却是幽寂的再次开口:“呜呜,那我呢?”

  “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话语间,这鬼魅居然直接脱离了尸身,以一颗脑袋晃晃悠悠的朝着李刚飞翔而来,口中更是发出威慑之语:“我是该咬脖子呢,还是直接咬开脑袋呢?”

  前后尽皆有着危险存在,这时候的李刚终于是心神失守,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徽章一把抬起,放在了自己身前,意图抵抗漂浮而来的这颗死人头。

  但这时候,失去了徽章的压制,身下的女鬼阿花,瞬间便是弹身而起,狰狞的面庞下,幽冷如冰窖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已经靠到角落的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