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 找大师聊聊-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05章 找大师聊聊

  云明的肺部呼吸声已经如风箱一般,双腿更是有些麻木。 8dkan.COM更新最快

  但他不敢停下。

  没有什么比这种生死关头,更让人激发潜力。

  特别是,后方追赶的还是一头怪物,若是被这东西给吞食,那比普通的死法还要更让人难以接受。

  云明当真是夺命狂奔着。

  他内心当中可以发誓。

  从打小以来,哪怕是曾经在山上抓兔子的时候,也从未这般玩命狂奔过。

  但,双方的实力终归是有差距的。

  人力可乱神,可诛妖,可灭邪,可杀怪,可封鬼。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人本身的实力强大之上。

  此刻的云明,显然没有强大的实力,面对着这般怪物,自然是不可能抵抗的了。

  几分钟后,距离云台村一千多米外的小道上,云明的身体,被几根藤蔓洞穿,硬生生的钉在了墙上。

  一根根藤蔓,在其睁大着眼眸,尚未气绝的时候,缓缓的抽取着他身体的血液。

  咕噜咕噜的声音,如此渗人,让人不寒而栗。

  云明的手指头,还能稍稍的动弹两下。

  他完全不在意疼痛,用粗糙的树皮磨破了手指,生生的写下了一个血字,一个极其微小的血字。

  身体渐渐的失去知觉,眼睛泛白,气息消散。

  这时候,老僧嘿嘿一笑间,将仅剩下皮囊的云明一口吞噬。

  老僧的肚子鼓胀着,满意无比。

  “这下,孩儿们就能好好的吸收一下养料了!”

  踏步而归,此地几乎不留任何痕迹。

  …………

  李松起的很早,睡得却很好。

  整个人神清气爽。

  获得了传承,踏入了修行道路之后,是不可能存在失眠这种状况的。

  自我封闭五感,意识催眠一番,轻易的就能踏入深度睡眠的状态。

  甚至于,如果想的话,还能自我的选择身体机能的消耗方式,做到长睡久眠。

  加上昨夜睡得算早,清晨醒的时间尚早自然也在理所应当之中。

  不过,饶是如此。

  在六点左右,李松起床的时候,此刻外屋的灯却已经是亮堂着的。

  出门一看,果然,父母也尽皆早起。

  这是大多数农村人的作息时间。

  在农村当中,每隔两三天便是会有一次集会,这个时候若是不起的早一些,过去的时候,恐怕连摊位都找不到。

  久而久之,形成了习惯,自然作息时间就比较早。

  渡步来到客厅位置,无论是老妈柳松梅亦或者老爸李山此刻都还有些打着哈欠。

  反倒是李松神采飞扬,精神奕奕。

  “妈,你们不多睡会?”

  “睡啥睡,都几点了!”

  “这不还早么,才六点。”

  “六点还早!你是不知道,当初你读高中那会,家里又得赶集又得给你做早饭,那时候天天四点过就起来,那才算早咧。”

  “所以啊,你可得加把劲,努力读书,争口气。”

  “可别辜负了……”

  李松愕然,然后无话可说了。

  悻悻的点点头赶紧打断道:“不睡就不睡吧,那啥,我和小白出去遛一圈。”

  “那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李松应合一声后,夺门而出,飞快的把狗链子取下,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大清早的,耳畔就被母亲这么念叨一番,属实有些头大。

  好在外面的空气分外的清新,微风吹拂间,更给人一股淡淡的凉意。

  李松心情舒畅了几许,嘴角却也只能微微露出一丝苦涩笑容。

  他能怎么办呢?

  再是不喜欢这种絮叨,但这毕竟是自己的母亲。

  跑过去,很严肃的告诉她:“妈,有些小事,你不用来回说了,我长大了。”

  这似乎可行,但却也易伤人心。

  李松记得自己看过一句话。

  在父母面前,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一路走着,李松也在思考着,该怎么开口,告诉父母现如今的状况。

  好一会后,却是没有头绪。

  李松还是很了解父母的脾性的。

  二老,都是属于较为古板执拗的类型。

  先不说,自己将这事告诉了他们之后,信不信的问题。

  在李松的估计当中,恐怕就算是当真了,在没有彻底的见识到所谓的鬼魅强大可怖以前,都不会想着离开这儿。

  李松曾不止一次的听柳松梅念叨过。

  “等你以后啊,成家立业,住大城市里了,别忘了回来看看我和你爸。”

  李松当时还有些诧异的道:“妈,你说什么胡话呢,我要大城市买房了,肯定得接你们俩去住啊。”

  柳松梅当时的回应,李松还记得真切。

  轻轻的一笑,面容和蔼间,柳松梅摇头:“不了。”

  “我和你爸商量过。”

  “电视上不老讲什么婆媳不和,我和你爸都是粗人,土气十足,你要在大城市呆,找的媳妇肯定也是城里人,有文化。”

  “咱们,肯定处不来。”

  “到时候,凭白出些麻烦事,而且,我和你爸在村里待着挺好。”

  李松当时的回应很坚决:“婆媳不和!”

  梗着脖子,脸红气粗当中,开口应道:“不尊重你的媳妇拿来干什么!”

  柳松梅摇头:“这只是其中之一,我和你爸在村里住了几十年,邻里之间早就熟络了。”

  “你爸能天天和张叔喝酒打牌。”

  “我也能村里到处跑跑坐坐,聊天啥的。”

  “到城市里,行么?”

  “高楼让人站在云端,却少了几分地气。”

  “我和你爸都是土娃子出生,不接地气不行。”

  ……

  “头疼啊。”李松晃晃脑袋。

  他总不能,专门去抓一只鬼,然后放到父母面前吧?

  这不是神经病么,万一吓出个三长两短,后悔都来不及。

  而且,这次回来,说白了,也就是不想让父母去接触这些灵异的事物。

  原本想着,最近官府在大力宣传,父母有所了解,自己顺理成章的提出建议,态度强硬一些,指不定就成了。

  但,终归是城市辐射农村。

  此刻周边的村镇,显然消息还是较为落伍的。

  正想着,这时候,牵着的小白却是突兀的朝着前方一阵大喝起来。

  李松愣了愣,倒是没注意到小白大声犬吠的那株树木。

  而是,将目光投向前方。

  “兴许,可以找大师聊聊?”

  李松心头有了这般想法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