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 鞋-我变成了鲲-
我变成了鲲

006章 鞋

  网络上流传有许多的段子。 8dkan.COM更新最快

  譬如,什么一杯开水,让你拿着,然后老僧阴险邪恶的拿出w一个加大号的火机,在下面点燃,然后道貌岸然的问你一句:“你悟了么?”

  然后,那个你,肯定会松手,一脸诚恳的恭敬道:“我悟了。”

  “大师的意思是,痛了,就要学会放手?!”

  然后大师会很不屑的嗤笑一声:“我是说,我特么给你倒杯开水,你特么直接用手拿就算了,我特么都掏出打火机了,你还在那皱眉思考。”

  “你特么,就是单纯的脑子不好使!”

  最后,大师被打死了,打死大师的人,也坐牢了。

  ……

  不知道从何时起,大师便是成为了一个梗,被许多人用来创作段子。

  但李松却是清楚的很,段子,毕竟只是段子。

  在现实当中,大多数寺庙里的大师,虽算不得什么世外高人,但起码都是些宅心仁厚的老者。

  特别是如佛门寺庙,或者道馆这类地方的住持这类人物,更是对于事物有着自己的看待方式。

  对于一些问题的解惑上,的确能够给出较为不错的建议,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某些自己有些拿不到注意的时候,找到经验丰富的人开解一二,说不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李松,正是抱着这种想法,朝着寺庙而去。

  清晨,路途上的野花野草还带着朝露。

  溜着狗,白狗小白嗅着鼻子闻个不停。

  李松倒是面色轻松的朝着古寺靠近。

  很快,前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朵朵娇艳巨大的花朵。

  李松咧嘴,想起一首歌谣,索性直接哼唱起来:“看那一朵朵,菊花儿爆满山……盛开在我们相爱的季节!”

  这里的菊花涨势的确惊人。

  至少,李松从未见过这种足有半米多高的菊花。

  有感而发。

  李松在这头歌声四起,这时候古寺内,最后方厅堂的茅草屋内,却是别有一番景象。

  茅草屋内,此刻早已经充满着恶臭的气息。

  在目睹了老僧化为怪物,将人血抽干,吞噬之后,被俘来的这些人,此刻早已经不能自己。

  涕液横流之下,茅草屋内的环境极其恶劣。

  老僧此刻正拿着一面铜盆,正仰着脑袋,让一根藤蔓丛其面颊处伸出,朝着铜盆内吐着猩红的血液。

  面颊处,自然已经彻底的化为了菊花的模样。

  只不过,这种原本还算娇艳的花朵,此刻却是只能让人看得心悸。

  原本这些人都是呆呆的眼神,看不出丝毫的生气,但当那一缕缕轻轻的歌声传入后,这些人终究还是挣扎了起来。

  没有人,愿意就这么死去。

  在得知外面有人靠近的情况下,他们依然还是涌出了强烈的求生**。

  可惜,他们的嘴巴早已经被塞的严严实实,口不能言,扭动的身躯发出的声音,距离传递到外侧的李松耳中,还差之甚远。

  不过,这一道歌声的传来,却是让老僧不得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他听见,那歌声,距离这儿越来越近了。

  果然,就在没几秒后,一阵砰砰的声音传来。

  李松哼着歌,大步的来到了古寺的门口,拍着已经有些腐朽的铁门。

  “有人么?”

  “云业大师?!”

  李松作为云台村长大的孩子,对于古寺的主人,还是清楚的,他小时候还常跑这里来玩的。

  接连的呼唤之下,老僧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不过,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时间点。

  老僧的体内还存积着抽取的血液,肚大如鼓,并不适宜进行战斗。

  很快,老僧心头有了决定。

  目前,获取的养料数目还够多,犯不着继续收集。

  老僧打算,先把那门口本是送上门来的家伙给支走,先对自己的孩儿进行浇灌。

  否则,他如今这个模样,肚子里都是存货,也不适宜继续捕猎。

  心头打定主意,老僧缓缓的走出茅屋。

  当他从茅屋走出的时候原本彻底的化为了怪物模样的脑袋,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只不过,脸庞上那菊花的纹身状雕文,却是无法遮掩的。

  不过,仅仅只是纹身这般的话,倒是算不上骇人听闻。

  不过即便如此,老僧也是直接取了顶渔夫常用的大帽,压低帽檐戴在了头上。

  来到前殿,老僧将房门打开一道细缝,声音低沉道:“何事?”

  李松没察觉到异常,笑眯眯道:“云业大师早!”

  老僧低着头,好半晌不语,最后方才道:“早。”

  “不过最近寺庙暂时不开放,请回吧。”

  话毕,铁门砰的一声再次闭合起来。

  门外,李松有些纳闷。

  云业大师的态度,在他看来总归有些太奇怪。

  自己可是从小在云台村长大的,小时候这云业大师也挺喜欢他们这般的孩子。

  而且相对的作为村里人来说,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往寺庙送些素饺之类的食物,甚至于不乏邀请古寺的几名僧人到村里共餐。

  双方的关系,本是极为融洽的。

  但先前,对方说话的声音,低沉冷淡。

  举动也是根本不像曾经的云业大师一般。

  李松有些生疑,仔细的嗅了嗅鼻子,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来,终于是使之面色一沉。

  没有任何犹豫的,灵力加持于眼部。

  但很快,李松的表情又僵住了。

  没有那黑森森的鬼气存着,没有鬼魅?

  “难不成,是这几个和尚抓了些野兔野鸡什么的,想开开荤?怕我们知道?”

  李松心头,没来由的浮现这种想法,身子,却是朝着原路返回了。

  人家不让进,他也不好硬闯。

  毕竟再怎么说来,云业大师在众多村民心中,还是极其值得尊敬的。

  他尚属小辈,冲撞不得,只能在心底臆测对方是不是干些酒肉和尚的勾当。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略微有些走神的情况下,手中牵着的狗链,被小白挣脱开来。

  在李松略微的恍惚间,小白撒丫子狂奔到了墙角的位置,一把便是叼起了一只帆布鞋子,在次冲回到李松跟前,连连摇尾。

  ps:爱说我水就水吧。

  花这么多功夫写云业,自然有道理。

  反正,我是无所谓你们喷。

  看得淡了,写小说还怕喷,还写锤子小说。

  有人支持我就足够了。

  喷子随意,你有喷的权利,我也有删的权利,没什么好比比的。

  我也不求你们积点口德什么的,没意义,发泄吧,尽情的发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