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 黑名单(感谢各位的打赏,今天加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03章 黑名单(感谢各位的打赏,今天加更)

    真是有意思!

    她看上去,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你该死!”眼镜男直接面色铁青的开了枪,“碰”的一声,一粒紫色的光之子弹飞射而来。

    花泥给楼上的半妖打了一个手势,让它们注意暂时不要让人靠近这里。

    半妖们,顿时动了起来,一个小小的隔离阵将他们三个罩在了其中。

    不过这个阵法是透明的,除了花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特别是另外两个被罩进来了的男人和女人。

    说时迟,那是快,待光之子弹要射中花泥的胸口时,她的身影突然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眼镜男吓了一跳,可惜不等他惊讶,就猛然感觉到肚子一疼,一个拳头出现在那里。

    他抬头,居然发现这个消失的女人居然站到了自己面前?!

    瞳孔瞬间放大。

    “嘶……”

    吃痛呻吟一声,身子就飞了出来,撞向了隔离阵。

    “碰——”

    “碰——”

    第一声是他身体与隔离阵碰撞的声音,第二声是光之子弹与隔离阵碰撞的声音,前者在撞上去之后,缓慢的滑落在地,而后者则被阵法给吸收了。

    “啊……”前后不过一秒的时间,如此大的变故让红裙子少女先是一阵,接着失声尖叫。

    “吵死了!”

    花泥不耐烦地一个手刀,直接将这个女人给砍晕了。

    不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发出这种噪音吗?

    眼镜男被撞得有些头撞,五脏六腑跟错了位似的疼,嘴角也流出了些血迹,他一抹,举起拿枪的手,就继续朝花泥开枪。

    一连几枪,枪枪落空。

    只见他眼前的花泥,一直在不断向他靠近,子弹明明打中了她的身体,却跟打中幻影似的,直接穿过她的身体,落到了她身后的隔离阵上。

    他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光之子弹被吸收的样子,化成一团雾水,消失在透明的空气里。

    “你……你……你不要过来!”

    “你这个怪物!”

    “啊!救命!”

    ……

    花泥一脚踢掉他手中的枪,像拎沙包一样把他给拎了起来,直接揍人,还不打别的地方,就打头。

    碰碰碰——

    碰碰碰——

    碰碰碰——

    楼上的半妖表示:【我一点儿都不同情他!】

    【就是,胆子肥了,敢跟我们食人花做对,不要命。】

    【哼!】

    【活该!】

    也有半妖吸了口冷气:【还好打的不是我。】

    【我们以后小心点,千万不能别惹食人花生气,否则会被打得没脸见人的。】

    【每次看到,我都忍不住后背发凉。】

    打完了不算,花泥撤掉隔离阵法之后,直接让半妖爬山虎调到花店门口去,挂了一块牌子——黑名单。

    小字:此二人于花店偷花,巨不承认,还想攻击店主,已被列入一家花店黑名单。

    弄好之后,花泥就回到了小店里,跟大家说了这件事情。

    “刚刚有个家为不遵守店规,居然敢采我花园里的花,还死不承认,被我打了一顿,挂墙头了。”她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我需要再强调一遍,花园里的花只有带花盆的,而且是非白色瓷盆里的植物才售卖,未得到店主的允许,禁止随手采摘院子里的任何植物,不遵守店规,不管任何人直接上黑名单,从此我们店里的任何东西不会再销售给这个人。”

    黑名单他们懂,但是等等,这个女人说什么,她刚刚打了那人一顿,挂墙头了?留在小店里的客人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再望向店主,这么一个看起来娇娇柔柔,比自己还矮的女孩子,把别人揍了一顿?

    “你没受伤吧?”一个女孩子小心地问道。

    “不遵守店规的人就是应该教训,店主,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责怪你的。不过你下次不要自己出手了,一个女孩子动手打人,太粗鲁了。”

    “对,我们应该淑女。如果你真的要教训谁,叫几个男人,让他们去就行了。”另一个女人下巴一抬,骄傲地说道,“你要是没人,我给你。”

    貌似,大家关注的重点并不是店规,而是店主一个女孩子,怎么能亲自动手呢?咱是淑女,淑女懂吗?淑女不用这么野蛮,就算要动手,也得叫男人动手。

    还有人怕店主没人,表示可以帮忙提供“打手”。

    花泥有点懵:自己动手,不是更爽吗?

    她客气地表示,真不用了,她有“人”,只是懒得用而已。如果需要的话,她会用的。

    至于他们所说的什么淑女不应该自己动手,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什么的,直接忽略。

    做为一只爱打架的妖精,要是没有架可以打,这个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当唐粒带着自家弟弟离开花店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对挂在墙头的“情侣”。女的穿着一条红裙子,可以看得出来身材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披头散发,嘴巴里还被塞上了一块破坏,看上去有点狼狈。

    而男的,直接被打成了猪头,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唐粒咽了一下口水:“三弟,你觉得,这男的真的是店主打成这样的吗?”

    我的妈妈呀,太吓人了,猪头啊!

    真狠!

    一想到一个女人如此野蛮,她就打了一个寒颤。

    这么凶残的女人,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

    突然间有点为店主忧愁。

    “……我不知道……”唐书也有点心虚。

    他能说,要不是出了这事,其实他也挺想采一朵花带回去的吗?

    没办法,谁让店主家的仿真花这么漂亮,让人拥有一颗想要犯罪的心,蠢蠢欲动。

    不过看到猪头之后,他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不管是不是店主打的,可怜的一个男人被打成这个样子,挂在墙头上任进出的客人围观,真的是——太丢脸了!

    还好,没有标出名字,否则就真的丢脸丢大了。

    以后再来这家花店,一定要老实一点。

    你问唐粒同不同情挂墙头的男女?

    呵呵!

    唐粒绝对会喷你一脸。

    他们挂不挂墙头,关老娘何事?

    唐粒还兴致勃勃地拍了些照片,发的发朋友圈,发的发微博:【今天偶遇一家奇葩花店,据说未经店主允许偷摘他们家花的下场,就是照片上这样的。嗯,他们家的牛札糖很好吃,明天再来。】

    唐粒的家人:【……】

    【你没受伤吧?】

    【以后离这种事情远一点,小心被牵扯。】

    【让小三皮紧一点,居然敢带你犯险,脖子以上的部位不要了?!】

    所有人都在关心她有没有受伤,让她远离危险,至于墙上挂的是谁,不好意思,唐家人都不感兴趣。

    又不是我家人,关我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