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章 分株(祝“陌九”生日快乐,加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21章 分株(祝“陌九”生日快乐,加更)

    他需要做的就是从她手里购买花盆、土壤、水、养植丹,让需要实验的植物多长一些“分株”出来。

    等分株长出来之后,他想做什么实验是他的事情。

    也是到这个时候,魏辰焕后知后觉的发现——貌似只要从花泥那里采购“原材料”,其实他自己也可以弄出一座植物园出来?

    嗯,那个春风如意阵有点难度,他布置不出来,但直接买刻画得有春风如意阵的花盆也行。就是花盆体积有限,未来植物的生长究竟也会被限制。

    这一点,也是花泥告诉他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偷偷背着她做实验。”他本来还想“举报”一下呢。

    某人的心理活动,魏辰焕完全看了一个清楚,有种想要敲开他脑袋看一下的感觉。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坑?他到底跟谁才是一国的?

    怎么整天没事,就想坑自己?

    “大哥的两份名额准备给谁?”他懒得搭理这个脑袋不清楚的人,向杨祈凯问道。

    “给子康留一份,另一份给老爷子。”杨祈凯说道。

    不管怎么方,杜子康也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杨家军付出不少,有好东西他自然不忘记给他留一份。

    至于老爷子……

    宇文谦都知道给他家老爷子留一份,他自然也得给自家老爷子留一份,否则等老爷子知道只有对方有,自己没有,到时候两位老爷子绝对会打起来。

    魏辰焕一听老大的安排,就立马懂了。老大家里也是一笔烂账,杨老爷子、宇文老爷子斗气斗了这么多年,连带着下一辈的人也非常难做,若不是老大跟宇文谦两人感情好,两大家族恐怕早就闹翻了。

    “我留一份给子康吧,老大,你可以多留一份。”他连忙说道。

    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他已经学会了分株,到时候给自家老爷子也留一份,他自己留一份。自己那一份长起来之后,分好株,他完全可以用分株做实验。

    老巫婆一直说,能够解决老大问题的关键在这些植物,他到现在都没有头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实验的都是普通植物?

    花泥突然拿出了特殊植物,难道老大身体的关键是这些特殊植物?

    若是花泥知道魏辰焕怎么想的,一定会说:“你想多了!”

    每一份10粒植物,一颗苹果树、一颗桃树、一颗梨树、两颗黄瓜、五只西红杮,都是能够吃的普通植物而已,她所说的“特殊”是指它们可以吃,不是它们拥有什么神奇功效呀,嘤嘤嘤嘤嘤……

    宇文谦听魏辰焕这样一说,也赶紧表示:“大哥,你也可以用我的,我的给子康也行,反正我自己留一份,再给老爷子留一份就行了。”

    顺便,还嘲笑了魏辰焕一下,刚刚不是还担心真正的绿色植物的事情泄漏出去吗?怎么现在不怕了,还要给你家老爷子留一份?

    老是有一个人想要跟自己争宠这件事情,魏辰焕也表示无奈。有的时候他也会头疼,但是为了让老大不为难,他更多的时候只能对宇文谦视而不见。

    他知道宇文谦看不惯自己,自己也看不惯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两人气场相冲,对方舒服了,自己就不舒服。

    对于两人之间的那些小道道,杨祈凯有数,有时候也会无奈。但是两人闹归闹,很少闹到他面前,让他做裁判,他就当做没有看见。

    “那行,你们俩一人让出一份,都给子康,这样他就有两份了,除了自己有一份,也可以给他家老爷子一份。至于我手里多的一份……”

    大概,花泥也没有想到过,她不过不想“肥水流到外人田”,多给了杨祈凯他们两份,没有想到他们连东西是什么都不清楚,还一翻正经地商量了一下特殊种子的去处,把这当成了大事来办。

    明明很普通的植物,被当成了重礼送人……

    花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想想这是一个对植物不够友好的世界,她到也能够理解,就是她习惯了地球村的常识,不自觉的就会忽略这个星球的特殊情况。

    唉……

    能怎么办?

    花泥耸耸肩,表示不在意。

    她是大佬,她怕谁。

    怎么乐意,怎么来。

    杨祈凯那边去了9份,周磊3份,慕容斯3份,邱少捷3份,唐粒姐弟2份(是的,没错,看在唐粒“坦白”的份上,花泥也把唐书给算进去了,给了他们唐家2份),一下子就去20份,剩下的80份网上随机。

    一边跟杨家军、慕容军打交道,一边开花店,许久不出现的赵家军直接被花泥抛在了脑后。

    若不是赵家军的人突然拿着牌子,跑到店里买吃食,花泥根本不会想起来——哦,这个星球是三大军队,不是两大。

    她目光奇异地在这个穿着赵家军制服的男人身上扫了好几眼,到不是他有多帅,主要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赵家军出现在花店里。

    要知道,自很久以前(感觉是老久了),赵家军跟杨家军、慕容军打了一架,“抢”了一些植物回去之后,就已经好久没露面了。

    “牛札糖一份、五彩糖果一份、花饼一份。”赵家军眼睛发亮地盯着展示柜上的吃食,就跟狼见到肉似的,冒着绿光。

    “牛札糖卖完了,你要不要换成别的?”花泥问道。

    “这么快就卖完了?”他皱了一下眉头,“那行,换成……茶叶吧。”

    “可以。你是第一次来花店吧?”花泥试探地问了一句,“我以前没有见过你。”

    “嗯。我运气好,排到了一张牌子。”这位赵家军到是有些老实,“你们家店里的牌子太难排了,我都排了一个星期才抢到一张。不过三万块钱能够买这么多好东西,也值得。要不是这次我回来休假,恐怕还不一定抢得到。”

    “你是回来休假?那你怎么知道我家店里卖这些东西?”

    他挠了一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妈身体不好,住在孤老院里,我这次去看她的时候,听到她念叨的。她说她隔壁床的儿子花了一万块钱,在一家花店买了一斤牛札糖,可好吃了,她一辈子都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当时就记在了心里,后来打听了一下情况,就来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