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章 男人、女人(推荐5000,加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28章 男人、女人(推荐5000,加更)

    对于这种事情,杨祈凯也很无奈,整个世界都是这样。

    女人并不需要那么优秀,只要你是女人就行,多的是男人让你挑,多的是男人愿意养你。

    而男人则不行,你的外表不够突出,你的能力不够出色,别说娶媳妇了,就是养少自己都困难。

    因为男女比例失调,女人显得比男人更加珍贵,出来工作的女人少了,突然冒出一个特别能干的。说真的,杨祈凯还真的有点不太适应。

    可是奇怪的是,如果这件事情放到花泥身上,似乎又是理所当然的。

    也不知道她的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他的那份就种在K2145号植物园里,和魏辰焕、宇文谦两个是分开的,各自圈了一块地出来,把花盆排排放开,整天有事没事就跑来看看。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手种植绿色植物。

    说真的,杨祈凯其实也好奇的,她的植物到底是怎么种出来的。

    之前她种植K2145号植物园,正是他病发的时候,错过了,唯魏辰焕在旁边打下手,看到了一些。可是他听魏辰焕的转述,再对比不外传的历史书上的记载,感觉她还没有上面写的那么“小心翼翼”,但人家就是种了出来。

    难道,是“粗养粗种”?

    当然了,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脑子里稍微闪了一下。杨祈凯不傻,光凭之前她拿出的那个什么“春风如意符”,就知道这看似简单的种法里面,绝对有着他们根本没有摸透的“秘密”在里面。

    种子看着没什么出奇之处,花盆上雕刻着春风如意阵(缩小版),浇花的水则是化过养植丹的,就连种花的土都是从她店里特订的。

    魏辰焕也没少拿她店里的东西去做测试,可是显示结果——未知。

    “好了,慢慢来,不要着急。”望着魏辰焕焦急的模样,杨祈凯拍了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实验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失败999次,才会成功1次。而恰恰只需要成功1次,实验就成功了。

    说完,他还咳嗽了几声。

    “你没事吧?要不要再做一个身体检查?”一听他咳嗽的声音,魏辰焕就有些紧张。

    每次病发的时候,他的身体多少会有些发烧、感冒之类的,身体变得虚弱,然后就病倒在床上,陷入昏迷当中。

    第一次看到他人事不知的时候,差点没把他们给吓死。

    魏辰焕使了很多手段,也找不到他昏迷的原因,但睡了三天三夜之后,他醒了过来,只是还不能下床,差不多要躺了一个星期,才慢慢能够下床走动。

    随着病情的严重,杨祈凯发病的周期越来越短,一开始是一年,后来是半年,到现在是一个月一次。

    眼见着发作的时间越来越短,魏辰焕怎么可能不着急?怕只怕自己还没有找到老大的病根,老大就先拜拜了。

    不过唯一一点还好的是,自从K2145号植物园建好之后,老大虽有再次病发,但是躺在床上的时间缩短了。魏辰焕清楚的记得,当那天他和宇文谦厚着脸皮跟花泥讨了一盒饭,老大吃下去后,就下了床。

    魏辰焕望着依旧咳个不停的老大,心想:或许,他应该再厚着脸皮一次!

    花泥突然接到电话,让她去一趟K2145号植物园,说那边的植物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的时候,她正在店里招待“客人”。

    好吧,说是客人,其实是来店里“捣乱”的!

    花泥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忽然扬起嘴角,笑了一下:“哦,你是说,你丢了媳妇,就跑到我这里来找?真是笑话!我这里每天接待成百上千位客人,谁知道哪一位是你的妻子?”

    对面的男人穿着一身笔直的制服,看起来像是某个佣兵队的队服,不过可惜K城的佣兵队不少,花泥跟他们不怎么打交道,到是一下子认不出来是哪一家的。

    那人的目光落到了她身后的周磊身上:“贵人多忘事,之前你们打死过人,不记得了吗?”

    什么?!打死过人?!

    四周围观的客人顿时一惊,齐齐盯向花店店主及人家的店小二,表示惊讶。

    不是吧,这花店才开张多久,就打死人了?

    据他们所说,店主动手的那一次,是有人偷摘园子里的植物,才被挂的墙头吧?

    等等,那不是一对姘头吗?

    立马,他们想来——这就是那个倒霉的被自家女人戴了绿帽子的男人?

    真可怜!

    “打死人?”花泥挑眉,“不好意思,我可从来不记得我花店有打死过人。到是有一对偷情的姘头,跑来偷摘我的花,被我挂到墙头,上拒不接待的黑名单。我记得,他们离开花店的时候,人可是还是活的。”

    不要以为她家花店四周的摄像头都是吃干饭的,他要是需要的话,分分钟可以调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半夜来“救人”,反正丢的不是她的脸。

    “你后面那位不是还进了警察局吗?啧啧啧……这年头,果然有权有势的打死了人也不用坐牢,随便交点罚款就出来了,还有人模狗样的出来混。”

    周磊?花泥看了一眼,想起来了。

    可不,之前她想去考什么持枪证的时候,在考试中心门口遇到一对神经病,其中那男的想要对她动手,被周磊给打死了。

    对了,那女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阿秀……你是阿秀的老公?”花泥想起来了,表情奇怪地问道,“我记得,阿磊打死的是那个女人的老公吧,你又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看客:啊啊啊……花店的店小二真的打死了人?!

    店主承认了,这事可咋办?

    想到以后花店有可能会关门歇业,他们这心里就开始担忧了起来。虽说杀人偿命,可是更重要的是——花店要是关了,他们以后上哪儿占人家“便宜”去?

    不知道自从这家花店开业之后,他们光靠转卖她家的东西,就赚了一辈子都不到的钱吗?

    生活质量,那叫一个提高。

    “原来你还记得你们打死了人啊!”男人讽刺道,“我还以为你们真的忘记了。原来不是忘记,是心虚,藏着捏着,不想要让人知道。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怎么有心肝脾肺那么黑的家伙,打死了人还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公众面前耀武扬威,我还真是见识浅薄,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