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章 被植物表白-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31章 被植物表白

    明明只是问一句它们怎么样,有没有生病,结果被一帮植物给帮了一个“白”,花泥表示:嗯!不愧是我种下的子民,如此爱戴我!

    应该的!

    花泥还心情极好的,跟它们聊了几句。

    在魏辰焕的眼里,就是她走着走着就蹲下来,摸了摸盛开的花。

    一株一株摸过来,磨磨蹭蹭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花小姐,能不能快一点?”他忍不住催了一下。

    花泥一脸茫然:“植物园的植物没有问题啊,你让我快一点,快一点干嘛?”

    魏辰焕噎了一下,他这才想起来,之前约人家出门的借口是什么。

    想到自己真正的目的,感觉有点囧,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抱歉,花小姐,其实我这次请你过来,不是看植物的。我想让你帮忙看一个人。”

    花泥这下子就糊涂了:“看人?看什么人?我就一个种花的,看人干嘛?难不成你是有新客户要介绍给我?”

    “不是,待会儿你看到了就知道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只能请你了。如果你能治就治,不能治我再想想办法……”

    “等等,你说能治就治,你不会是让我看病的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医生,能够给人看病呢?”花泥差点没炸起来。

    我靠!

    这群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让她一个种花的去给人看病,是不是脑子有病?

    这不是花泥第一次看到杨祈凯,之前碰面的时候就有发觉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对劲,不想这才隔了多久,再见时居然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

    面无血色,苍白得好像风一吹就会散掉。

    花泥吸了一口冷气:“不是吧?我之前看到他的时候,他好像没有病得这么严重吧?!”

    宇文谦的眼眶有点红,让人有些意外,平时跳脱的他在这个时候显得就跟被人欺负了的小兔子似的,眼睛红通通的,明显有偷偷哭过的样子。

    他说道:“嗯,他以前病发的时候,虽然也有昏迷不醒,但不像现在这样,几乎连呼吸都没有了。我一时守在这里,就怕他什么时候喘不过气来……花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大哥好不好?”

    “我好像从来没说过我会治病!”花泥有点心软。

    虽说她有时候也挺喜欢捉弄人的,但是欺负一只红了眼眶的兔子,就有些过份了,有些吓不了手。

    她也不想欺负一个忧心病人的病人家属,只能实话实说。

    当初她化形变成人类的时候,根本没有学过给人看病这门高深莫测的技术,好吗?

    宇文谦几乎要哭出来:“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

    “哎,你别哭啊!我最怕人掉眼泪了,你一个大男人,千万千万不能哭……”花泥差点没给吓死。

    她最怕别人掉眼泪了,不知道吗?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越这样说,别人就越容易掉眼泪。

    宇文谦的玻璃心碎了,没有忍住,眼泪就哗哗落下来。但他是一个大男人,还是挺好面子的,没有当着花泥的面哭,而是转过身,跑出了房间。

    花泥有点懵逼:她这是把别人给惹哭了吗?

    怎么办?

    感觉事情好像有点严重!

    转过头来,想让魏辰焕去安慰一下某人,不想发现这个家伙的眼眶也是有些微红,明显也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花泥被吓得够呛:“你不是也要哭吧?你们总得留一个人,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好了好了,别哭……我错了,还不行吗?不就是给人看病吗,死马活着活马医,我出手了还不行吗?”

    直接跟这两人跪下来。

    事情都没说清楚,先哭一场再说,还是不是男人?

    不会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吧?

    一想到以后她会遇到一帮有事没事就掉眼泪的男人,她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魏辰焕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哭出来,只是他比较明显,一看花泥对男人掉眼泪的事反应有点大,顿时就没有压抑自己心头的痛苦,憋出了些泪迹。

    只要能救老大,哭就哭吧,脸他也不要了。

    “是这样的……”早在请她之前,他就把整个事情清楚了,用最简单的语言将整个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他们老大身体一直不太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之前她把植物园弄出来之后,老大时不时在植物园里逛逛,身体这才隐约有些变好的迹象。

    还有那个关于老女巫的预言,他也说了。

    “老女巫曾经说过,只有植物才能够治好老大的病,我们想了很多办法,甚至跑到外星球进口其他星球的植物,但是都没有用。我想尽了一切办法,研究植物,都没有任何进展。差不多都快绝望了!”

    “老大病发的周期越来越大,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引起兵变,我们不得不找借口让老大四处‘旅游’,把军队里的工作交给另一个人负责。”

    “别的星球的植物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只能返回未来星星球,最后选了K城这个地方,一呆就是好几个月。”

    “不想在这个时候,你出现,你种植出来的植物似乎能够缓解老大身上的情况。”

    “那天我跟小谦跟你讨了一盒饭,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老大刚好病发,已经躺在床上两三天了。按照往常的惯例,他应该至少躺上一个星期不能下地,可是在吃了你那盒饭之后,他就下地行走了。”

    “那个时候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看到了希望。但也只是有希望而已,很快我就发展我的研究再次陷入了困境。你种在这里的植物,我都有分株拿去研究,日赶夜赶,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老大再一次病发,我们以为他的情况会比以前好一些,毕竟有了你的植物,可是事实跟我们想的不一样。好像之前变得了一点只是我们的错觉,这次老大病发不仅没有减轻,甚至变得更严重了。之前昏迷归昏迷,但身体状况还算不错,监测的数据一直比较稳定。可是这一次……”

    说到这里,魏辰焕停顿了一下,望着躺在床上几乎没有呼吸的男人,有些难受地重重吐了口气,这才继续说道,“自前天昏迷以来,我已经接到12次病危警报,每一次都是抢救过来。病危警报一次比一次来得要快要急,我有些怕,怕我能够抢救这一次,但下一次……”

    他几乎已经说不下去,握起的拳头都有些发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