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章 病危(评论1000,加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32章 病危(评论1000,加更)

    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原以为老大的情况变得好转了,不想再一次病发居然就跟回光返照似的,一下子变得这么严重。

    一次又一次抢救,他的手都抖颤了,生怕自己一个小心就抢救不过来,老大……

    只要一想到老大很可能死在他手里,魏辰焕整颗心都是抖的。

    他还不敢告诉宇文谦真相,只能镇定的一次又一次在病危警报响起的时候抢救老大,不知道是为了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放心吧,老大不会有事!”

    可是,宇文谦是傻子吗?

    他只是不愿意多想,却并不是没有一点脑子。

    即使魏辰焕这样说,但见着杨祈凯一次比一次来得急来得短的病危警报,他就知道——情况很可能不像魏辰焕所说的那样乐观。

    这也是为什么,宇文谦会忍不住背着魏辰焕偷偷哭泣的原因。

    “大哥……”他背靠在墙上,任泪水滑落。

    别人只知道他跟大哥不是一个姓氏,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真的是亲兄弟,同母异父的亲兄弟。

    他们不像别的兄弟姐妹之间争权夺利,有那么多矛盾,反而因为小时候经常接触,有着深厚的兄弟之情。

    别看大哥冷冰冰的,不爱搭理他的样子,其实他小时候没少闯祸,大哥也没少替他背黑锅。

    在他心目中,这个无所不能的大哥简直就是他的超级英雄!

    大哥是他的榜样,也是他向往的方向,毕身追求的目标。

    可是现在,他心目中的英雄却躺在床上,悄无声息。

    “大哥……”

    你千万不要有事!

    屋子里,一片安静。

    花泥听完魏辰焕的话,心里也是一片沉重。

    想不到杨祈凯居然已经病了两三年了,一直到近一年病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间隔时间越来越短,这才没有办法打着“旅游”的旗号,其实是出来“疗养”的。

    这几年来,魏辰焕一直在寻找救治杨祈凯的办法,可是到目前为止,硬是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好吧,也不是没有一点线索,至少那个什么老女巫给了一条。

    只是,老女巫的预言?

    花泥迟疑了一下:“老女巫什么的,不是骗人的吗?”

    感觉这个世界是一个科技极其发达的世界,像这种预言、女巫之类的伪科学,不应该没有人相信才对吗?

    “你也不信这个?”魏辰焕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们也不相信这种事情是真的。”

    他把当年是怎么遇见老女巫的事情讲了出来。

    其实这位老女巫并不是在未来星星球遇见的,而是他们带着老大前往别的星球寻找救治办法的时候,在一颗满是臭虫的星球上遇见的。

    那颗星球以沼泽地为主,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水+草,只有少量的陆地。

    陆地上长生的,也多是荆棘,像是那种叶片很大的阔叶树林也非常少见。

    人们称那颗星球为“臭星”,就是因为那颗星球上的原著名是一群生活在泥土当中的臭虫。它们就像一滩发臭的泥一样,生活在沼泽里,身体变化多端,能够融于水,也能够变成陆地上的泥土。

    只不过,它们不是真正的土壤,拥有生命,也拥有一定的智慧。

    老女巫在臭星非常出名,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臭虫们才指引他们到了老女巫的树屋门口。

    那么大一片荆棘之地,若没有它们的指引,他们根本无法通过荆棘,找到那棵被荆棘掩盖的大树。

    “在我们的印象中,树应该是挺拔有力的,向上生长的,可是那里的树却往下生长的。我们所以为的荆棘不过是树的根系,它的枝叶深深的扎入泥土当中,往下生长。”魏辰焕无奈地说道,“如果不是第一次见到,你恐怕根本不相信,那么大一片荆棘也不过是那棵大树的根系。”

    向下生长的树?!花泥挺惊讶的,她也是第一次听说。

    “你们怎么知道它是往下生长的?按理说,它长在泥土当中,应该看不到吧?”

    “是老女巫故意让我们看到的。”魏辰焕点头,“当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荆棘,根本找不到树杆,也找不到入口。但是因为是臭虫引的路,所以荆棘动了一下,不断拔高,这才露出了那么一小截粗壮的树杆,树杆上有一扇倒立着的门……”

    当时,他们还处于震惊当中,就被臭虫一尾巴扇了进去。

    奇异的是,当他们走到门口的石阶上时,不知道是他们倒转了方向,还是那棵树倒转了方向,他们发现——自己居然是正立着对着那扇门的?!

    破旧的木门打开,入眼的是一便黑色,完全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

    待走进了门之后,才发现是一个特别大的大厅,又有点像书房,应该屋子的四周到处都是顶到天花板的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书籍上面的文字,只有很少一部份是他们认识的,大部份都是奇怪的“符号”。

    据老女巫介绍,这是其他星球文明上面的文字。

    一个空的、摇动的躺椅,上面摆着一张柔软的浅灰色毛毯。

    毯子很大,有一部份垂落到地上。

    垂落到地上的那一部份上面,趴着一只正在午睡的黑猫,看到有外人进来,还抬眸看了他们一眼,懒洋洋的“喵呜”了一声。

    木板上铺着毯子,同样是灰色的,不过颜要深一些。

    阳光从一扇洞开的窗户投进来,照亮了整个屋子。

    明明是朝下生长的树,在窗户不说,居然还有阳光?!

    当时杨祈凯、魏辰焕、宇文谦三人就对视了一眼,压住了内心的震惊。除非一切是幻像,否则一颗朝下生长,扎在泥土当中的树哪来的阳光?

    窗外不应该是泥土吗?

    “你们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

    一个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来。

    他们小心谨慎地打量着四周,想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而这个声音,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似的,继续说道:“不用找了,我不想出来,你们是找不到我的。中间那个男人,对,就是你,长头发那个,是你身体不舒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