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章 老女巫-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33章 老女巫

    杨祈凯:“嗯。”

    “没救了,回去吧。”

    这话一出,差点没把魏辰焕、宇文谦两个给气得吐血。他们才刚来,什么话还没说呢,这个老女巫怎么就说没救了?

    杨祈凯到是淡定,问道:“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我救不了你。”

    魏辰焕眼睛一亮:“是你救不了,那别人可以,对吗?”

    “植物。”

    “植物?”

    不等魏辰焕问清楚,三个人就被老女巫给轰了出来。

    再找那片荆棘森的时候,根本进不去。

    而臭虫们,也不愿意再带路了,直接说道:“快走吧,老女巫说了,预言她已经给你们了,能不能抓住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什么意思?”

    臭虫一脸嫌弃:“你们真蠢!真丢人类的脸!”

    三人:“……”说得它们好像不丢人类的脸似的。

    外星人都长它们这个样子,才叫丢脸好吗?

    臭虫:“老女巫不是说了吗?植物,植物,植物,当然能够救人的就是植物了,你们赶紧找植物去,等你们找到了,病秧子就有救了!”

    魏辰焕从回忆里退了出来,也将整个事情讲了出来。

    花泥诧异:“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这个世界除了未来星星球,还的别有星球啊。

    也就是说,只有未来星星球对植物不够友善,其他星球还是有树植物比较友善的星球?

    那她要不要考虑换个星球生存呢?

    植生艰难,她总得为她的这帮子民考虑一下吧?

    她是无所谓,在哪儿都能扎根,但是它们如此脆弱,连口呼吸都是带毒的,这要怎么活下去?

    可怜的魏辰焕并不知道,他不过讲了一个回忆,结果就让这个女人动了移星的念头,否则得悔死。

    未来星星球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能够种植真正的绿色植物的人,这人还想“跑”了?

    这哪成。

    她要走了,未来星星球怎么办?

    “嗯!”因为不知道,所以魏辰焕还能淡定地说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也根本不会相信老女巫的预言。”

    他还说道,他们一开始以为老女巫所说的“植物”本身,就一直朝着植物的方向努力,但却一直没有结果。

    魏辰焕虽说有些怀疑老女巫预言的真实性,在上次老大吃过花泥一盒饭后变得精神之后,他又产生了另一种怀疑——或许,老女巫所说的植物并不是指植物本身,而是指种植植物的人。

    “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些为难你,但是花小姐,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希望你能够竭尽全力帮我们这个忙。”

    因为他们现在,真的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做的实验一直没有结果,除了她本人,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其他的办法。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现在她是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尽力到是没有问题,但是……”花泥说道,“我不能保证,我能够治好他。虽说你们有老女巫的预言,先不说她是不是骗你们的,就算是真的,她所说的那个人也不一定是指我……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

    努力说得委婉一些。

    毕竟一看就知道他们三人的关系极好,要是她答应帮忙了,结果杨祈凯却被她给治死了,他们找她算账怎么办?

    刚刚的话,魏辰焕几乎就差直接表明——杨祈凯是杨家军的老大,他若有事,杨家军就会兵变。

    麻蛋!

    一提就是兵变,这事得闹得有多大?

    就算花泥再无知,她也知道杨家军、赵家军、慕容军在未来星星球的势力有多大,这可是一个星球最大的三股势力之一,其中一股要是发生兵变,那么另外两股……

    她已经能够想像在杨祈凯出事之后,未来星星球将会变成又一个战场。

    若是未来星星球要打仗的话,就算她再不怎么想要搬家,也不得不搬了。否则,她的那一帮植物子民要怎么生存?

    战火纷扰,脆弱的植物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它们的侵袭?

    说实话,在她没打算迁星之前,她还是挺不希望杨祈凯出事的。毕竟,这个男人看上去还是挺“讲理”的,她跟杨家军也算有交情,只要抱着这条金大腿,她想在这棵星球上扎根也挺容易的。

    何况,她还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金手指——植物。

    对于一颗没有一棵植物的星球来说,虽说对于植物来说非常不友善,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机遇——唯一的,那她就是珍宝,应该被他们捧起来。

    不过丑话要先说在前面,她能治好那是好事,但要治不好呢?

    魏辰焕握紧了拳头,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只要尽力就行,其他的一切由我承担。”

    “那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个人一向小心谨慎,最怕得罪人,”花泥正大光明地拨弄着手表光脑,“你这句话我录了下来,别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这也是怕以后有什么事情扯皮,麻烦。丑话说在了前头,才好办事……”

    魏辰焕憋住:“是。”

    老大的命在人家手里捏着,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他也说了,是要他真的竭尽全力,要是她不够尽心……

    就算他说了那句话又怎么样?

    他不动手,也多的是人动手。

    两个人,各揣心思,正所谓应了那句话——人心隔肚皮,两不知。

    说实话,当初花泥看到杨祈凯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不对劲,不过那个时候她只满心想着“赚钱”,根本不关心别人的死活,所以只是大概扫了一眼,便没有再放在心上。

    不想这么久过去之后,这个男人还是落到了她手里。

    花泥装模作样地“望闻听切”,全部来了一套。

    因为他还处于昏迷状态,这个“问”就算了,问了魏辰焕几句,算作是了解他的情况。

    实际上,她是偷偷摸摸的用精神力,将他的身体扫描了一遍,一分一毫也不错过,免得到后面漏了什么,麻烦。

    这一扫,花泥就发现——奇了怪了,她怎么感觉这个男人的心脏上有什么东西呢?

    等等,这东西貌似不是人体自己长的,而是有人放进去的?

    她有些惊讶,将精神力停在这里,扫了又扫,想要钻进去仔细检查一下。

    可惜,这个东西似乎能够隔绝外面的试探,钻了半天也只是钻在表皮上,根本没钻进去,也就无从得知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