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章 戴俪之死(今日迟更了的歉意加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40章 戴俪之死(今日迟更了的歉意加更)

    花泥纤细的指尖滑过这顶已经属于自己,只需要她稍微炼制一下,那么标签上的名字就会换成自己的女巫帽,心情沉闷。

    她一直知道,只有变得越强才能够活得越久,却不知道尽头在哪里。

    总觉得,或许只要慢慢努力,总有一天会达到终点,到那个时候就可以松一口气,要风得风,要雨得风,想怎么浪就怎么浪了。

    可是连如此强大的大女巫戴俪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她能做到?

    花泥并不清楚之前的这位“植巫”到底是怎么死的,但是她想,能够把这么强大的“植巫”都能够弄死,那么她的对手一定很强大。

    也不知道,当她继承了戴俪的传承之后,这个仇家会不会也由她负责?

    【不,你想多了!】

    忽然,一个声音飘至耳边,吓了她一跳。

    “谁?”

    【我!】

    她手中的帽子动了动。

    “你能说话?”花泥有些惊讶。

    她到不是惊讶物品能够说话,她自己都是植物修炼成精的,能够说话不奇怪,只是没想到她手里的这顶帽子可以说话。

    明明之前她拿到手的时候,它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吗?

    她以为它还没有修炼出器灵呢,想不到它已经有了。

    不过也是,它可是传说中的“植巫”戴俪的专属女巫帽,要是连器灵都没有,也太丢脸了。

    女巫帽从她手里飘了出来,散发着柔和的金光,转了一个圈圈:【我本来就能说话,只不过之前能量不足,在沉睡罢了。你是我的新主人?】

    帽子上还出现了一个简笔画勾勒的五官,眉毛上挑着,眼睛微眯着,装饰用的鼻子,以及一张在不断闭合的嘴巴。

    花泥无语:“不是你强行在我身上戳的印吗?”

    自己做的事,怎么,现在翻脸不认了?

    女巫帽的表情立即讪讪地,说道:【抱歉!我当时能量不足,但凡遇到合适的,就算是意识不清,也会强行戳印。不过你也不亏,我的上任主人可牛逼了,她可是顶顶有名的巫巫家族的大女巫,能够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穿越时空……】

    讲了一大堆夸赞的话。

    花泥只是表情淡淡地说了一句:“可是她现在死了。”

    女巫帽噎住:【……】

    “再怎么强大,最后还是死了,所以你确定她是真的强大?而且什么巫巫家族,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们吹自己牛逼,也是你们自己吹的,鬼知道你们是打哪里来的……”

    这一点,花泥到说的是实话。

    她之前真的没有听说过什么巫巫家族,要不是看到它们的书,书上把自己吹得有多牛逼,她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一个家族。

    等等,她怎么知道书上说的都是真的?

    不是它们自己家族编来骗人的?

    花泥微眯了眸子,看了看这顶帽子,又看了看四周的藏书,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虽说藏书量看着有些大,分门别类的写了不少东西,看上去好牛逼、好高大尚的样子,但鬼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幻境”?

    万一一切都是假的,她要是真契约了这么一顶帽子,岂不是不仅连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被“制约”了?

    要知道,她们妖精修炼也是越来越强,但女巫除了越来越强,貌似死了就是魂飞魄散,连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怎么感觉我亏了?”

    【屁!什么亏了!你赚大发了知道吗?你不知道巫巫家族是你孤陋寡闻,见识浅薄,我跟你说,我们巫巫家族有多么多么牛逼,巴拉巴拉巴拉……】又是一通。

    花泥:“……”能别吹了吗?

    【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吗?】女巫帽急了,【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自己想想,有哪个家族有巫巫家族厉害,是跨越时空的存在?我们可不是在一个时空里很牛逼,我们是在很多时空里都这样。只不过,我们的主时空是在一个拥有地球村的世界里,其他世界也有女巫,但不过是支脉。但你想想,这个世界的时空有多少个?佛语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每时每刻都有旧时空灭亡,新时空产生,我们巫巫家族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把所有时空都占领了……】

    【巫巫家族也没有这样的野心,我们就是一个虽有实力,但爱好和平,没事到处逛逛,时空旅行一下,遇到有缘人就帮一把,没有就换一个时空继续。】

    【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但是我可以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从来不骗人。】

    ……

    花泥一脸怀疑:“你这么急切的忽悠我,到底想干嘛?不只是为了给你前主人收徒那么简单吗?”

    女巫帽也干脆,直接说道:【当然不是。除了帮前主人寻找继承人外,我也是为了我自己。我的工作就是传承,如果没有找到传承人,那我就无法获得能量,没有能量我就只能沉睡。被迫沉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谁知道我这一觉睡过去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世事变迁,苍海桑田。谁也不能肯定,我一觉睡过去之后,未来还有苏醒的一天,缘份是千亿万人之一的事情,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传承者,哪里能够错过?抓住一个是一个,只有把你服务好了,我才不用沉睡,一直‘活’下去。】

    “然后等有一天我死了,你再重新找新的传承者?”花泥挑眉。

    为什么她有种好羡慕女巫帽的感觉?

    瞧人家混得,多好啊,虽然只是一个附属品,但是能够一直“活”着啊。又不会死,即使主人死了,它也只是沉睡,睡一觉醒来,再找一个主人就行了。

    女巫帽的脸夸了下来,表情也是闷闷的:【嗯。但是,等找到下一个传承者,或许我就不是我了。】

    “什么意思?”

    【你找到我的时候,应该也有发现吧,我对无辜之人下手,吸食别人的能量,甚至是生命之力。】

    “你说的是你之前附身的那个人?”花泥想到了杨祈凯。

    可不,之前女巫帽可是附在杨祈凯身上的,却不能为他所用,还偷人家的能量。能量不足了,就偷人家的生命。

    女巫顶还能够偷人家的“生命”,这一点,到是挺顶她意外的。

    所以说,她之所以发现杨祈凯的身体那么虚弱,其实就是它在偷食人家的“生命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