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胡家人的臆想-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60章 胡家人的臆想

    骂归骂,其实胡树仁还是挺心疼他儿子的,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这要断了,胡家的香火就断了。

    因此,在他接到线报的第一时间,即使杨家军的保释都要去了一座价值上亿的矿山,他也只能咬牙给了。

    MMP,所有人都知道机甲生产的原材料基本上被K城李家给包了,他手上这座可是漏网之鱼之一。

    当然了,这也K城李家跟胡家一直有交情,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没动,留给他们胡家的金元宝。矿山小归小了点,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胡家主业不在这块,但也靠这个赚了不少钱。

    不想,唯一的儿子在中心区域惹了事,他特地扔到李家天下的K城去,还能给他惹出这一帮祸事出来。

    胡树仁知道,杨家军是铁定得罪了,他必须事情传回中心区域之前把这事给抹平了,否则就他儿子打着赵家军的旗号在外面胡作非为的事情被赵家军上层知道了,他跟儿子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赵子龙那个没脑子的,最看不过眼的就是别人打着他的旗号做事,黑祸赵家军全背了,但赵家军一点好处都没有。

    还好,K城是李家的天下。杨家军、慕容军虽说在那里的驻军,但赵家军也在,三军多少也会给当地家族一些面子。只希望他以前的那些老关系够靠谱,能够把下面想要报上来的事情压下去。

    就算不能彻底压下去,只是拖延一下时间,让这件事情彻底抹平也行。

    他调出一家花店的资料,发现这家花店“来历不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发现时开始与三军做生意。他们家的种子确实也非常神奇,有人怀疑是不是皇家科学字把真正的绿色植物给研究出来了,因为花店出售的种子很像。

    但事实上,皇家科学院否认了,没有人认领,所以暂时没有人知道真假。

    表面上看起来花店是一个女人开的,但是没有人相信,所有人都觉得她身后一定有人,就是不知道是谁。

    到底是谁呢?

    胡树仁觉得,他很有必要跟K城的李老爷子聊聊,看能不能在惊动上面大脑前,把这个“后面人”的位置先抢过来。胡家不需要全部都霸占了,能够分一瓢羹也不错。

    这种事情,胡家跟李家联手没少干过,否则一个小小K城出来的李家,他凭什么本事把未来星星球生产机甲的原材料给“占”了呢?

    除了有人,还是有人。

    -

    -

    胡礼的事情一出来,花泥就知道有人在打开店的主意了。

    早在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绿色植物的时候,她心里就隐隐猜到了一些——无权无势,却拥有这样的本事,别人不想抢才怪了。

    她一个人的本事再强,也一个星球的人做对也吃力,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她在得知杨家军、慕容军、赵家军是星球三大军队之一的时候,想要抱人家大腿了。

    慕容军这边还不太清楚情况,但杨家军这边的大腿貌似已经抱上了。

    这不,她这里才出事,杨祈凯就亲自坐着飞船过来,安慰人了。

    给她撑腰做主,告诉她,不用担心,好好开她的花店,有杨家军在,没有任何人敢打花店的主意。

    花泥眨了眨眼睛,表情无辜地说道:“已经有人在打了。”

    杨祈凯噎住:“抱歉,我是说以后。”

    “你以前也说过。”

    杨祈凯:“……我给你撑腰!”

    “那行,你撑吧。”

    杨祈凯:“……”

    “好了,不逗你了。”花泥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有好些没有?如果还觉得哪里有些不太舒服,要跟我说,别以后拖成大病了再说,到时候就来不急了。哦,对了,我不是医生,不要老觉得你有病的话我一定能治,这次你只是运气好,你出问题的地方刚好是我能解决的,下次你就没有这种好运了。”

    植巫植巫,虽说也有炼药,但她发誓,她看了半天植巫的书,都没有说植巫还能给人看病的。

    她们处理的方法很简单,不管是什么伤,一颗“疗伤丹”解决;不管是毒,一颗“百毒丹”解决;不管怎么快死的,一颗“回春丹”解决。

    说白了,就是一粒丹药解百毒,至于功能和原因,表示不懂。

    反正不管是什么毒,把毒驱出体外就成;不管什么伤,激活身体里的自愈功能,让它们在原基本上千百倍的工作;如果要是死了,她们有《鬼修秘籍》,要不要?

    过了十岁之后,就没有人敢逗自己了,杨祈凯表示:这种体验有点新奇!

    他以前没少接触人,但大部份人看到他都怕得要死,不想花泥到是一副不怕他的样子,平等视之,还能像朋友那样“逗逗”他,这种感觉极无奈又有些欢喜。

    看来他是被人视为神祇习惯了,好不容易有个胆子肥的,愿意拉他下凡尘的人,忍不住有点高兴。

    “好运只要一次就够了!”杨祈凯说道,“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能够正常日食,可以下地活动。就是辰焕说身体还有些虚,让我不要做剧烈运动,好好养养。你给他的稻种,他现在每天都要看好几遍,确定它们有好好生长,说以后要用这个给我补身体。”

    “他在我这里买了好多养植丹,只要按照说明种植,一点问题都不会有。”花泥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道,“本来我还担心有虫害之类的,不过我显然想多了,你们这里连颗草都不愿意长,会有虫子来才奇怪了,恐怕就算来了也得饿死。”

    “虫害?是指动物吗?”

    “虫子是动物一种,不过我说的虫害是指坏的虫子,它们以植物为食,会伤害到植物,致植物死亡。”

    动物会以植物为食,把植物吃完了,植物可不就死了?杨祈凯到是不奇怪,反而细细地询问了她,要是未来星星球有了动物,要怎么养动物才能够保证植物不会死,又能够养活动物呢?

    “这个简单啊,别让它吃完了就行了。像牛啊、羊啊之类的,它们不是喜欢吃草吗?你们把草拦腰割断,给它们吃,它们既能饱肚子,被割断的草还能够重新生长,不就两相兼顾了吗?不过,你们现在不是还没有动物吗,问这个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