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章 夜里的“客人”-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170章 夜里的“客人”

    正哄着合成植物,忽然半妖爬山虎探了一根触须过来:【大妖精,外面有人要闯了进来。】

    花泥毫不在意地说道:“扔出去不就行了吗?”

    【他们挖了一个地弹。】

    花泥:“……”

    【还带了一种能够炸开东西,但是没有声音的炸弹,威力有点大,直径一米都没有。】

    花泥:“……”

    【哦,还有机器人。专门挖洞的机器人。要不是大家喜欢把根系扎在地底下,有的扎得比较深,恐怕得等他们挖到花园底下,我们才会发现。】

    花泥:“……”

    为了她一个花店,至于吗?

    幸好附近没有大海,否则是不是得海陆空出马?

    “安排半妖盯着了吗?”

    【嗯嗯,除了老榕树,扎根比较深的几种植物都跑去监视了。我们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没敢全部过去,其他地方也加强了警戒。】

    花泥微眯了眸子:“全绑了。”

    【全绑了?】

    “对,塞上嘴巴,全绑了,一个不留。”天天扔出去也是一个麻烦,既然他们仗着她不伤人性命,老是打着各种各样的主意,那好了,全部绑了,扔到杨家军去,让他们处理。

    今天白天的时候,杨祈凯不是说了吗,这些事情他会处理。

    既然话都说出口了,那就拿点实际行动出来。

    她给了杨家军这么多东西,他们要是不能让她满意了,大不了她再换一个。那个叫慕容斯的也不错,虽然不是慕容军高层,但听杨祈凯的意思,这人复姓慕容,应该跟慕容南有点关系。

    只要有关系就行。

    再浅的关系,有了她手里的东西,怎么也能够变得深起来。

    吩咐完后,花泥就没有再放在心上,继续照顾起合成植物来。

    还放了一段音乐,让它开心地跳了一个舞,才哄它睡觉,放回了房间里。

    此时,半妖爬山虎告诉她,人全绑了,就是有点头疼,花店已经被利用到了极限,貌似没有像地牢一样的地方,不知道该把他们往哪里放?

    “人数很多?”

    【嗯,至少二十多个人。】

    “这次怎么比之前多那么多?”之前虽说每晚也有人来“试探”,不过不都是几个人吗,这回怎么都上二十来?是不是来得有点猛了点?

    都能建好几只小分队了。

    【需要审问吗?】半妖爬山虎一脸跃跃欲试。

    大妖精吩咐,做为妖精不能伤害人类。它们在人类下手的时候,哪里敢下重手?顶多就是弄错了,错倒了,扔出支,连个精神折磨都不敢。

    其实它早看那帮人类不顺眼了,要是能够“教训”他们,嘿嘿……

    花泥摸了摸下巴:“嗯,交给你们了。不过,别让他们发现你们的真实身份,人也别弄死了。”

    其实,她不介意弄死的人,主要是这群半妖还没有完成成精,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控制住,让它们以为杀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以后就麻烦了。

    什么事情,都要养成习惯了,才不会犯错误。

    随意杀人,真的不好!

    花泥没有过多干涉,只是给半妖们画了一个圈,让它们在圈里面自己来,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每一棵植物都是独立的,需要培养它们独立的个性,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都可以原谅。

    事事都要管的话,跟事儿妈似的,她自己也累。

    她不是保姆,也不是幼儿园的老婆,天天跟在它们屁股后面收拾。

    显然,花泥的信任让半妖们特别开心。当半妖爬山虎新公布了大妖精的通知+命令时,一个个欢呼不已。

    【啊啊啊……大妖精好棒!】

    【好爱大妖精!】

    【要怎么做?是不是要挖坑?从哪里开始坑?】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修建一个地牢?这么多人,总不能放出去吧?】

    【对啊,大妖精可说了,一个漏,全绑了。】

    【我已经绑了。】

    【我把他们的嘴堵上了。】

    红蘑菇冒了出来:【我有毒,要不要?】

    【对哦,上次那个被毒的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

    怎么样了?

    可怜的胡礼,进医院的当天貌似没有什么问题,请了一帮医生查看,也没看出哪里有问题。

    抹了药之后,脾气爆躁的他骂了一帮人,没把他们全部骂走就不错了。

    到不是萧秘书不想走,实在是他根本没办法走。上面的人天天打电话过来问胡礼的情况,结果胡礼天天在那里骂人,嚷着要换医院,说有人要害自己,他也很多无奈。

    明明医生都检查过了,胡礼身上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他整天在那里喊疼,半夜也不睡觉,鬼哭狼嚎的,别说他自己怎么了,其他人都累。

    萧秘书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黑眼圈那叫一个重。

    可就算是这样,人家胡大少爷依旧精神抖擞,整夜整夜的不睡不说,大白天还精神振奋,跟大家闹。

    他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好好的人不睡觉,哪来的这么多精神?

    即使医生说没问题,萧秘书也隐约感觉到不对劲了——胡大少爷检查出来再没有问题,可一个人几天不睡觉还这么精神,本来不就是问题吧?

    萧秘书也很发愁,要是大少爷真的在他手里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岂不麻烦了?

    他也不敢隐瞒,只能躲过胡礼的大骂,将这一情况跟上面汇报:“大少爷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对,是这样的,这边医院检查都没有问题,大少爷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大少爷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精神还特别好……人是不可能不睡觉的,熬过一两夜就受不了了,可是大少爷都好几天了。”

    “请医生看了,该做的检查都做了,就是没有查出来。”

    “大少爷老喊身上疼,跟针刺似的,但是片也拍了,扫描也做了,没检查出大少爷身体里有什么异常。”

    “转院?杨家军那边不同意,协商过了,没用。”

    “是是是,我会伺候好大少爷。”

    ……

    挂掉电话的时候,萧秘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绩。忙活了几天都没休息好,结果还要跟孙子似的伺候着人,真TMD的遭罪!

    投胎是项技术活,这就是投胎好跟不好的区别,好的再怎么闹也有人伺候,不好的像他这样再怎么装孙子也得伺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