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章 好吃到爆-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60章 好吃到爆

    因为自己吃,花泥做得特别实在,里面的肉都塞得满满的,咬一口还有一股浓香的肉汁流出来,简直要弥漫整个口腔。

    那种感觉,美好得让人想哭!

    上次吃到花饼的时候,邱少捷以为那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现在吃到肉包子他才知道——什么叫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才是啊!

    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口里的那股香味,就跟带勾子似的,勾得整个口腔里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兴奋地跳舞。

    鼻翼也忍不住动了起来,积极地吸收着空气里的肉香+稻香。

    劲道的瘦肉,软乎乎的肥肉,各种不同的体验,却同样让人震惊难忘。

    邱少捷指着肉包子中的肉,小心翼翼地问道:“漂亮姐姐,这个是什么植物长出来的,怎么这么好吃?”

    花泥看了一下那团包裹着香菜和葱姜的瘦肉,有种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感觉:“那是肉,不是植物。”

    “肉?!”邱少捷瞪大了眼睛,“等等,漂亮姐姐,你所说的肉,也是一种植物吗?”

    慕容斯先是一愣:“有叫肉的植物?”

    花泥简直想要捂脸:“不是,肉是动物身上的肉,跟植物是两种两种不同的东西。植物是植物,动物是动物,懂吗?”

    【扑哧……】探到了一枝枝条在窗口的红杏听到两个大男人的问话,差点没笑疯掉,【哈哈哈哈哈……有叫肉的植物?哈哈哈哈……这要多白痴,才会问出这种傻问题?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叫肉的植物?哈哈哈哈……】

    架子上的多肉植物怨念:【我们的名字里就有肉。】

    【抱歉,抱歉,我忘记了,但我不是笑你们。你们知道吗?屋子里那两个男人在吃包子的时候,吃到了里面的肉,问食人花,里面的肉是什么植物长的,哈哈哈哈……】

    一帮植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

    【居然有这么蠢的人类!我第一次见到。】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连我们植物也知道,肉是肉,植物是植物,他们居然以为肉是我们植物长的?太搞笑了!】

    ……

    在邱少捷脑海里,动物=宠物,是不能吃的。他怔怔地问道:“动物不是宠物吗?宠物可以吃?”

    “宠物当然不可以吃,但动物可以。”花泥耸了耸肩,说道,“其实宠物也不过是动物中的一种,人们喜欢某种动物,养着哄自己开心,就成了宠物。既然是自己养的宠物当然舍不得吃了,但只要不是自己的宠物,是别的动物,只要没毒,基本上就没什么不能吃的。”

    慕容斯想到了表哥养的那只裂齿犬:所以,表哥养的那个宠物就是肉?

    嘴里吃着包子里的肉,感受着那种唇齿生香的感觉,再想到表哥的那只裂齿犬,他就有一种想要打死吃的冲动。

    这么好吃的东西,只养来浪费营养液太浪费了,不如用来吃好了!

    瞧这味道,多好啊!

    简直让人迷恋!

    他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要早知道肉这么好吃,就算会被表哥揍一顿,他当初也会把表哥那只裂齿犬给弄了吃掉。

    “那我们吃的这个,不是漂亮姐姐养的宠物吧?”邱少捷犹豫了,一边觉得肉很好吃,一边又想到这是漂亮姐姐的宠物,漂亮姐姐却用来招待他们,是不是太“奢侈”了?!

    要知道,一只宠物的进口关税就不便宜,更不要说专门用来喂养宠物的营养液,还有宠物的各种相关配套的医疗、美容等等,真的不是一般人家养得起的。

    “不是,这是猪肉。就是养来吃肉的!我还挑了上好的里脊肉做的包子,这种洒芝麻的是肥肉,这种白白的什么都没有的是瘦肉,这种上面带黄色颗粒的是榨菜的,这种青色叶子的是白菜包子……”

    这时,慕容斯、邱少捷才知道,原来这个跟拳头差不多大的小包子有这么多区别?

    在他们看来,都是一个个圆圆的,胖乎乎的,没什么区别,但其实它们的内里这么有学问。

    “好多口味!漂亮姐姐,你真的太厉害了,一个包子就可以做出这么多口味!”邱少捷赞叹不已。

    他觉得营养液的口味已经够丰富了,特别是彩虹味的营养液,因为有七种可以变化的味道,更是受大家的欢迎,成为营养液中的黄金营养液,价格比普通的都要贵10%。

    可是以前在他觉得就已经够神奇的彩虹味营养液,其实也不过如此,它的味道多归多,但生硬得可以,就像石头一样,硬梆梆的,就只有那么几种。

    但这个包子不一样,先别说包子的种类,就纯粹一个肉包子,里面的肉香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识别它的味道,只知道它很特别,很勾人,能够诱惑你所有的味觉细胞,让它们恨不得把自己给塞满了。

    可是肉包子又不只有肉香,似乎还放了别的什么东西,漂亮姐姐是放了葱、姜,还有香菜。

    这些味道他分不出来,但是这些味道的组合让肉包子变得更加诱人,就像味觉里被人塞进了一根羽毛,一直在挠痒痒一般挠你氧点,偏偏你自己又挠不到,只能痒痒的不断吃东西。

    好像,只有把东西吃掉了,味觉才不会那么痒一般。

    “这个比彩虹味的营养液好吃多了,慕容斯,你说是不是?”邱少捷问他。

    “嗯!”慕容斯很少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

    别看他动作不大,但吃东西的动作绝对不慢,不一会儿几个口味的包子他全部都尝了一个遍。

    邱少捷才吃三种口味的,见他又拿了一个包子,有些炸毛:“你都吃了这么多了,怎么还吃?!”

    “没吃饱。”慕容斯一边说的时候,一边还望着那个几乎霸占了桌子五分之一的大盘子,里面还有不少于十个包子,但他总觉得自己如果不够快的话,很快会被吃掉。

    “我才吃三个,你都吃了至少七个了。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这是漂亮姐姐做的,漂亮姐姐才吃一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