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章 相生相克孪生子-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77章 相生相克孪生子

    红杏的瞳孔猛然放大:【怎么可能?姐姐不可能那么做的,它那么疼我,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即使是这样,它也不是故意的,说不定它自己也不知道……】

    “不!它知道!”花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就是这样吃掉我的孪生姐妹的。”

    红杏震住。

    院子的众半妖:……我靠?!

    它们是不是应该把耳朵捂上?这根本不是它们应该听的。

    花泥转过了身,背对着红杏,说道:“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什么是孪生子,因为我是成功活下来那个。”

    说完,冷冷度步,进了屋。

    留在原地的红杏,打了一个冷颤。

    不知道为什么,它从大妖精的这句话里,听到了一种冷酷无情的东西!

    在妖精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天真。若想要活下来,就必须拥有自己的手段,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别人进补食谱上的一道补药而已。

    红杏并不是天真,它只是好久没有经历外面残酷的世界,被某妖保护得太好,脱离得太久罢了。

    花泥进了屋后,走到洗涑台上打开水龙头,洗起了手。

    “哗啦啦——哗啦啦——”

    水从龙头里流出来,飞溅到池子里,哗哗作响。

    她的对面,半身镜里映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这张脸,她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

    曾经,那个拥有着跟她一模一样的一张脸的人,就是这个样子。决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即使是她,也只是那么冷冷地看着。

    她突然低下头,捧起龙头上流出来的水流,狠狠的擦到了自己的脸上。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去,她也有,只是不愿意回忆罢了。

    而她的,更是……

    红杏返回自己的本体后,没有一会儿老榕树就找到了它,递了一粒“养魄丹”给它:【大妖精给的,吃吧,吃了这个好得比较快。】

    【大妖精说的你听到了吗?】红杏呆呆的,没有接过来。

    【听到了,怎么了?】老榕树让它赶紧把养魄丹接过去,这可是好东西,它要不接过去,自己都想吃了。

    这东西,延年益寿不说,而且还能修复升华精魄,对因为修炼拥有各种毛病的妖精来说,简直就是神丹妙药。

    看大妖精多大方,打了一顿就给一粒养魄丹,绝对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食人花真的吃掉了她的孪生姐妹?】红杏接过养魄丹,小声问道。

    老榕树摇头:【我不知道。你知道的,食人花很少跟我们讲她自己的事情。】

    【哦。】

    【重要吗?】

    【我不知道。】红杏握着养魄丹,表情茫然。

    【是不是忽然觉得,大妖精其实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善良?】

    【也不是,就是觉得……有点意外!像食人花这样的大妖精,她看上去——根本不像会做这种事情的妖精。】

    【那你觉得她应该是什么样子?】不等红杏回答,老榕树就摇了,用一条老树枝碰了碰它开满红杏的枝头,问道,【那你呢?如果不是你的孪生姐姐被天雷给劈死了,你有想过你会是什么下场吗?】

    【什么下场?】

    【食人花姐妹的下场。】

    红杏突然不说话了。

    可不,就像老榕树假设的那样,若不是它的孪生姐姐是被天雷给劈死的,那它还真有可能会被孪生姐姐给吃掉。

    它不傻,它也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事实上,它修炼的时候,经常会感觉到自己明明修炼了很久,可是灵气曾经会莫名丢失。特别是那一天,姐姐要化形的时候,它体内的灵气几乎被什么东西给吸光了,差一点就要耗尽灵气死了。

    就在这时,姐姐被天雷劈成了灰烬,它残留着最后一口气,活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好几年时间里,它都没有办法再开花,一直都在慢慢调养。

    姐姐被劈成了灰烬,它也去了半条命,整个本体都烧得焦黑,从外面看一定以为它死了。而事实上,村里的村民都是这样认为的。

    几代人过去之后,它才活了下来,而那个时候,人们已经早就忘了关于村口有一株成了妖的红杏的事情。

    【你啊,就是想得太多了!】老榕树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食人花当年为什么会吃掉她的姐妹,但你想啊,能够熬过天雷的妖精,就算手再脏也能脏到哪里去?】

    【……】

    【你只要记得,食人花对我们好就行了,以后化了形,不要忘记报恩。妖精啊,得记住自己的恩人,若是连报恩都不报了,也不配被称之为妖精。】

    老榕树还说了很多,可惜红杏都没有听进心里,它在走着神,回想当年它跟它姐姐的事情。

    许多遗忘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楚,越着终点的增多,它似乎越来越能够找到证据证明——其实姐姐一直在吸它的灵气。

    所以,姐姐会保护它,并不是它是它的妹妹,只是因为它们看上去是一株红杏,它是姐姐的灵气收割袋?

    天色,黑得很快。

    院子里的半妖一直都是静悄悄的,它们在外面听了半天动静,都听不到屋子里有任何声音。

    玫瑰半妖小声问身边的芍药半妖:【大妖精不是要做晚饭的吗,好像没有做。】

    芍药半妖摇头:【不知道,大概是在想事情吧。】

    含羞草半妖小声道:【你们觉得,大妖精是不是生气了?】

    摇头:【不知道。】

    【总感觉有点不太好。】

    【那你们谁要不要进去安慰一下大妖精?】

    这话一出,众半妖赶紧摇头:【要去你去,我是不敢的。我怕大妖精一看到我,就一巴掌把我给灭了。】

    【这到不至于吧?大妖精又不是什么噬血的主。】

    【是,大妖精是不噬血,但打我们一顿完全没问题。我不想挨打!】

    【没出息。】万年青鄙视。

    【是是是,我是没出息,你有出版你去吧。】竹子半妖不服气道。

    【我又不傻。】

    【那你以为我傻啊?】

    【喂,你们能别吵闹吗?安静一点,大妖精心情不好,惹到她,我们都会很悲剧。】

    【对对对,赶紧闭嘴。安静!】

    ……

    没有一会儿,才西西索索起来的院子,又安静了下来。

    植物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没有人敢说话。不过比划一下,让比较亲近的人明白自己的意思还是可以的,因此到是满院子的植物“群魔乱舞”,用手势讲话。

    还好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院子里,否则会被吓得够呛:我的妈呀?!植物居然会动,有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