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章 谁占谁的便宜?-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83章 谁占谁的便宜?

    花泥挑眉:“这么说,还是我占了你们便宜?”

    虽然她自己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别人保护,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抱那么一两条粗大腿,确实能够省不少事情。

    比如,身份证的问题,人家一出手就帮你解决了。

    再比如,哪些不长眼的想要骚扰她的人,人家照样一出手就帮你解决了。

    只是,别人出手也不是白出手的。

    有来有往,以后才好谈“交情”,不是吗?

    “不是谁占谁的便宜,花小姐,我一直以为在上次请你上门做客之后,我们就是朋友了。”魏辰焕笑道。

    “……”花泥简直快要服气了,这个魏辰焕也太狡猾了吧?什么时候他们就变成朋友了?给私号的时候?

    “虽然做为朋友谈钱伤感情,但又有一句话叫做‘亲兄弟,明算账’,既然我们是朋友把钱财之事算清楚了,以后也免得麻烦。”

    花泥:“……”什么都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饭钱报得太高,你也心亏,报得太低,你也不划算。这样吧,我们答应你一件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你可以向我们提一个条件,你看这样是否可行?”

    “可以。是所有人一个,还是一人一个?”花泥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灵光。

    魏辰焕笑了:“当然是所有人一个。你提的条件,我不一定能得上帮,但是其他人说不定可以。只要是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为你达成。”

    说白了,就是能力范围之外的,就不答应了?花泥想要翻一个白眼。

    这不是扯淡吗?

    能不能达成,最后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我要加一条。”花泥竖起了一根手指。

    “哪一条?”魏辰焕挑眉。一顿饭不会想要换两个条件吧?

    这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

    “以后你们洗碗。”

    魏辰焕:“……行。”这个也算条件?

    好吧,这个时候的魏辰焕没有多想,等以后日日复日日的洗碗之后,他就终于明白花泥为什么会提出这个条件了。

    为了摆脱老是洗碗的厄运,后来他还把洗碗机给发明了出来。

    没办法,这个世界只有营养液,洗碗机用不上,因此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再给了两人一盒焗饭之后,花泥也空饭盒也给了他们,让他们洗干净之后再还给她。

    “你要乖乖的,知道吗?”点了一下变异荆棘的鼻子,花泥转身布置植物园去了。

    虽说种子已经全部都种下了,但要等这些植物自己生根发芽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她可没有耐心等。

    变异荆棘乖乖的立在花盆里,不动了。

    魏辰焕让宇文谦去送饭,自己并没有去,见花泥又忙活了起来,赶紧过来帮忙。

    “有什么是我能做的?”

    “不用,我自己来吧,你现在也帮不上忙。”她要摆的是促进植物生长的阵法,他一个外行人能干嘛?看热闹?

    魏辰焕看到,花泥拿着一把小花锄,在植物园里转来转去,这里挖一个坑,埋进去一张黄色的纸片,那里挖一个坑,再埋进去一片黄色的纸片……

    “你这是在做什么?”他有些好奇。

    “符纸。”

    “哈?”魏辰焕茫然。

    本来像这种阵法应该用的是灵石,不过可惜这是一个对植物不友好的世界,连植物都没有,更不要说动物了。既然动植物都没有,她上哪儿打灵石去?

    没办法,只能打符纸的主意。

    她非常庆幸,当初她稍微学了一点符纸的知识,还能摆几个阵法,否则现在遇到这种情况,完全没有一点办法。

    这种符纸叫“生灵符”,功能相当于灵石,能够自我生产灵气。

    一张符纸能够储存多少灵气?

    单张使用的话,像那种你低级符纸都是一次性的,而她制作的这种虽然可以长期使用,但也有次数限制。

    没办法,目前的她根本划不了高级符,只能用中低级的将就着。只希望这个阵法摆好之后,生灵符能够维持的时间长一点。

    实在不行,大不了到时候再换一张新的好了。

    “我埋符纸的位置,你记清楚了,以后可能需要你们自己更换。一张低级生灵符我收你们100块钱好了,便宜一点。”烂大街的货,随手就可以划出一张,非常省事。

    “这个有什么用?”事实上,这是魏辰焕第一次听到生灵符的名字,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解释不清楚,反正就是能够生成一种能量的纸,我按一定的规律埋好之后,到时候再启动阵眼,整个植物园就会形成一种生态循环系统。我这个生态循环系统跟你弄的那个不一样,你的是用来满足植物生长的阳光、温度、水之类的,而我的是用来清除阳光、温度、水,以及外界传播进来的‘毒气’。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你们这里的植物不能生长,就是因为空气里有‘毒气’,我要把这种‘毒气’给过滤掉。如果不过滤掉,等时间长了,这里的植物即使种得再好,还是会死……”

    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花泥也不怕白费口舌,重申了一下这个世界有“毒”的事情。

    这一次,魏辰焕没有吭声。

    如果说一次,他还可以当玩笑去看,可是她不仅说,还是如此认真去做的,那么就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布阵比挖坑轻松多了,没有一会儿,花泥就弄好了。

    阵眼,她用的是一枚灵石,放在植物园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看清楚了,这是阵眼,一定要看好了。阵眼要是被破坏了,这个阵就没有用了。等以后我有时间了,再帮你们换一个比较好的阵法。”

    没办法,谁让她对炼器没有什么研究呢?

    到要用的时候才发现——书到用时方恨少!

    如果说之前根本不知道花泥在做什么,那么当她把灵石放进阵眼之中,那么魏辰焕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植物园里有些不一样了。

    地面上似乎有一层荧荧之光升腾起来,延着植物园的边角线向上生长,于屋顶处汇合。

    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半圆倒扣在地面上。

    除此之外,地面上也有一层灾灾之光慢慢铺开,顿时让这个半圆没有了缝隙,盖得严严实实的。

    一闪之后,荧光消失,再也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就好像刚刚那一幕是他的错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