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 机甲原材料供应商K城李家(被大家催得不得不加的更)-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90章 机甲原材料供应商K城李家(被大家催得不得不加的更)

    宇文谦一听K城李家,果然皱了眉头。

    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得罪K城李家,就怕给大哥惹麻烦,到时候杨家军的机甲可就……

    “禀公办理!”宇文谦冷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道。

    这个时候,他的神情到是跟他大哥杨祈恺有些相似了,同样都是冷冷的。

    “呵呵!”冯二刀给了宇文谦一个瞧不起的眼神。是杨家军的高级军官又怎么样?到了K城李家面前,还不是得摇尾巴?他直接让警官严肃处理,对于这个杀害他弟弟的凶手一定要严惩不怠。

    按他原本的意思,最好直接把当天的人全部都杀掉,给他弟弟报复更好。

    不过可惜,这里面有一个花泥在,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她直接出口保下周磊,才让他只是被停职,而不是直接判了死罚。

    周磊被停职之后,就直接送到了花店,表明他已经是她的人,就算是他们杨家军也无权处理。

    “谢谢你,要不是你,周磊我们就可能保不住了!”杨祈凯事后还强撑着病弱的身体,亲自向花泥表示了感谢。

    毕竟,周磊能够坐到今天的位置,并且成为他的亲随,也是他极为信任的一名属下,由他自己亲手提拔上来的。可是不想,不过送花泥回家,就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这件事情本来就跟我有关,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也不会杀人。说到底都是我害了他!”

    说实话,看到周磊后来所受的惩罚,花泥还是有些小愧疚的。

    本来还以为杨家军多么牛逼,想不到一个大冢族的走狗就把杨家军逼成了这个样子,不得不严重处理自己的手下。

    不过她也说的是实话,要不是她非要当天去考那个什么唠子的试,也不会碰上那个家伙,周磊也不会杀人。

    “周磊我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以后能够好好待他,其实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军人,咳咳……”说的时候,杨祈凯就轻咳了起来。

    宇文谦有些担忧,连忙过来给他捶背:“大哥,你没事吧?”

    杨祈凯冲他摆了摆手:“没事。”

    “感觉你好像病得很严重的样子?”花泥迟疑了一下,说道。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但感觉上次见面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是一副身体硬朗的样子,怎么这回见面就跟病劳子似的?

    一路咳咳咳不说,还面无血色,就跟病了好几年似的。

    花泥严重怀疑——这家伙不会是得了什么突发性病疾,要死了吧?

    “没事,老毛病,咳几天就好了。”

    杨祈凯刚无所谓地说完,宇文谦就担忧地说道:“什么老毛病?这不是最近才添的病吗?之前那个老巫师还弄了什么预言说,有了植物你就好了,现在花小姐也帮我们把植物园建好了,我们都差直接让你住进去了,也没见你好,都把我们给急死了。要不然你以为,这几天魏辰焕怎么又跑回实验室里,死活不肯出来了,还不是怕找不到救你的办法,你就死了……”

    “你别见怪,阿谦就喜欢大惊小怪。”杨祈凯没搭理他,转过头来对花泥再次表示感谢,她种的那个植物园,植物全部都长了起来,成了一座真正的绿色植物园。

    虽然,里面的树森林没有之前的仿真植物长得高,但人家也跟拔苗了似的,“霍霍霍霍”的疯长着,已经快两米高了。而藤蔓也长得非常快,爬了一面墙,半个天花板。

    草丛也长得密密麻麻的,铺成了一张完整的绿毯。

    而绿毯之中,各色花朵绽放,拥簇在一起,让这片绿意中多了些缤纷的颜色。

    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长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叫人惊讶。

    杨祈凯每天都会在这里停留,而且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他嗅着里面清新的自然空气,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呼——

    呼——

    呼——

    好像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拥有了生命力,学会了呼吸。

    这种感觉很舒服,也让以往总是躺在床上,一躺就是一周的他有了下地的力气。要不然,他今天也没办法亲自走到花泥的面前,对她表示感谢。

    “那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付了钱,我就要把活做好,总不能让你们白花钱吧?你们要是觉得亏了,以后谁还找我做生意?”花泥笑。

    “你放心,只要有我们杨家军在,多的是人找你做生意。”宇文谦下巴一抬,就骄傲地说道,“就我们一个杨家军,就足够养活你的花店了。要不是我们在上面压着,下面的人早造反,跑到你花店闹了,要不然你以为你每天只卖那么一点花,人家有那么大的耐心等?你的花店早被人给挤没了。”

    “那我还真的要谢谢你。阿谦,我这次带了些点心,你要不要吃?”知道他喜欢吃,这次花泥特地带了些桂花膏。

    她自己不爱吃,甜甜腻腻的,总觉得腻歪。

    但明显,从之前的几次接触中她就看出来了,宇文谦这个家伙别看着年龄这么大了,其实挺喜欢吃甜的东西。

    “有吃的?!”果然,花泥一说完,宇文谦的眼睛就亮了,连忙凑了过来,“是什么吃的?是上次的花饼吗?”

    想到之前吃过的花饼,他就觉得自己流口水了。

    花泥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能干了,只在她手里吃过几次东西,就害得他连营养液跟喝毒药似的,怎么也喝不下去。要不是大哥跟魏辰焕压着,不准他开口讨要,他早就缠着花泥要了。

    不过这次,可不是他讨要的,是人家主动提的。

    宇文谦得意地给了他家大哥一个眼神:就算我不开口要,人家也会送!嘿嘿!大哥,怎么样,我就是讨人喜欢吧?

    杨祈凯有些无奈,虽然脸上的神情看不太出来有什么变化,不过语气到是温和了许多:“麻烦你了,花小姐,阿谦有点不太懂事,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

    “麻烦什么,我觉得阿谦挺好的,虽然废话多了点,但有时候也挺有意思的。”花泥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饭盒,放在了桌上。

    “我什么时候废话多了?我说的都是很重要的话。”嘴上说着,宇文谦的眼睛盯向了饭盒,但因为之前被大哥训过,现在大哥又在面前坐着,他不敢动手,只能用询问的眼睛问花泥:我可以打开它吗?

    看着他可爱的表情,花泥笑了,推到了他面前:“本来就是你的,你自己做主。”

    要是在他的头顶再加上一对耳朵,身后加上一条尾巴,他现在一定跟哈士奇一个样了。扑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