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章 项目-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92章 项目

    花泥挑眉:这是在说服自己吗?

    “可是我觉得赚钱很有意思。”而且,她现在还是穷人好吗?

    “噗嗤——”宇文谦笑了出来,难得看大哥这么多话的劝一个人,结果根本没用。他笑道,“你不觉得拿专利费赚钱也很有意思吗?什么都不用做,坐在那里就能够收钱,这可比你一盆一盆卖花有意思多了。而且,就算你不申请专利费,我担心恐怕也有人想要偷你的技术,没有申请专利,就没办法受到专利的保护,要是技术被人偷走了想哭都没地去。但要是申请了专利就不一样了,这技术本来就是你的,不管别人是偷的,还是正大光明买的,一旦发现对方没有付专利费,你就可以向星际法院申请巨额赔偿……”

    明明是同一件事情,但在宇文谦说来,就动听很多了。

    一个说的是“名”,一个说的是“利”,对于花泥来说,名显然没有利重要。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问道:“真的吗?申请了专利费,我坐着也可以收钱?”

    宇文谦点头:“对啊,专利费可是一大笔钱,除了皇家科学院会奖赏,你所在的城市也会发,如果有人想要使用你的专利,还得支付专利费……光前面两笔都能够赚翻你!花小姐,怎么样,要不要申请一个?”

    花泥有些小纠结:“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申请,我知道怎么种植物,但是我的方法只有我会,教给别人,别人也不一定学得会。”

    宇文谦和杨祈凯对视一了眼,杨祈凯示意宇文谦继续。

    “你怎么知道别人学不会?”宇文谦一脸好奇地问道。

    花泥耸了耸肩:“反正我就是知道。”因为她用的是妖力啊,笨,只有妖精才有妖力,而且还是像她这种植物系妖精,他们普通人没有妖力,怎么种?

    杨祈凯怕把话题扯远了,道:“你之前不是说,绿色植物可以大面积种植吗?”

    “是啊,”花泥表情无辜地说道,“我出东西,你们自己出钱、出力去弄,不就行了?”

    说完,她猛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带符纹的花盆批量生产有点太痛苦,她完全可以教他们怎么布阵吧。

    不需要使用多少妖力,他们只要来她这里买生灵符或者灵石就行了。

    嗯,灵石她自己也没有多少,用完了就没有了,这东西不能卖,就卖生灵符。

    “等等,我想起来了,有一件东西我可以申请专利。”

    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里面充满了对金钱的渴望。

    “什么东西?”

    花泥得意一笑:“你们忘记了,K2145号植物园之所以能够存活,除了我弄了很多东西外,我还布置了一个可以过滤毒的阵法,我可以用这个阵法申请专利。”

    杨祈凯、宇文谦:“……”还有这种东西?

    表示茫然。

    “阵法是什么?”他们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们忽略了?

    “这个我也没办法解释了,用你们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大概就像一个毒素过滤机器,只不过我用的不是机器,而是用一种你们不知道的阵法代替了,这个阵法的名字叫做——春风如意阵。”

    其实春风如意阵最原本的作用根本不是过滤毒气,而是将四周有益身体的灵气过滤进来,帮助身体受伤的人能够快速疗作。

    春风如意阵效果的强弱,跟布阵法的修为等级有关,也跟布阵环境的好坏也有关。

    未来星灵气到是有,就是毒气太多,不适合植物生长。

    花泥拿出这个阵法,完全不担心他们把东西拿走了不给她钱,也不怕他们偷学。光阵法,不会使用灵气是根本没有用的,特别是她还特别强调,布置这种阵法需要去她店里买“生灵符”,否则别的东西摆了也没有用,没有“生灵符”做阵眼,这就是一个好看的装饰品,没有用。

    宇文谦、杨祈凯望着她画出来的春风如意阵,一阵感叹。

    上面的阵法特别漂亮,线线流畅,弧线交错,花纹勾勒,于白色的纸上跳跃出一个圆形的金色花纹,漂亮的宛如精灵头顶的王冠。

    明明是手写的,却又成六角对称状,比例完美无缺,没有一丝一毫的误差。

    若不是他们亲眼看到她亲手画的,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画出来的?!

    “你真厉害!”杨祈凯看了看符纹,又看了看她,心里说不出来的佩服。

    这要练多久,才能够练到这种程度?

    他原以为自己就已经够努力了,想不到有一天会遇到一个比自己更努力的人。

    “花小姐,你太牛逼了!这真的是你画出来的?你看看这线条,太完美了……难怪你画出来的东西这么漂亮,我就算用机器画也不一定有你画得比例完美。”宇文谦也是赞叹不已。

    若是这种东西要画到这种完美无缺的地方才有用,那么也不怪他们以前没有发现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把一个花纹画得如此精致,比例一分一毫不差的完美。

    就算是艺术家,也只管它好看,不会管那么多吧?

    他甚至觉得,他这辈子估计都画不出这么完美的花纹,哦,不对,她说这叫符纹。

    花泥笑着指着符纹上,一个明显跟金色不太一样的黑点,说道:“这个就是阵眼,我之所以用不一样的颜色画,一个是为了提醒你们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另一个则是因为我要是把这里点好了,这个阵法就启动了,而这张纸也就废了。”

    宇文谦表情茫然:“我不太明白。”

    “这样吧,我画一个完整的,你就懂了。”花泥当着他们的面,拿出一张四四方方的黄纸,再拿出一只她特制的符笔,就行如流水一般的在上面画了起来。

    淡黄色的纸上面金色的线条,慢慢勾勒,就好像有金光闪下一般。在她最后往阵眼上一点,他们就亲眼看到下面的那个符纹像是会发光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金色,然后金光一闪,符纹变成绿色。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符纹中飘了出来,花香扑面,春意盎然,让呼吸为之一新。

    接着他们就看到黄纸上面的符纹燃烧起来,淡绿色的火焰一下子就将整张纸给烧没了。

    杨祈凯:“……”

    宇文谦瞪大了眼睛,差点没叫出来:“……”我靠?!这是魔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