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章 展示柜-我在星际开花店-
我在星际开花店

095章 展示柜

    逛了起来之后才发现,小楼里的展示柜挺多的,除了白色类的食物类,还有原木色的工具类。

    花盆、小花铲之类的,慕容斯认识,但是他看到工具类的展示柜里居然有出售各种各样的“纸”,虽然这些纸上面写着“初级生灵符”、“初级火符”、“初级水符”、“初级土符”之类的,却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除了“纸”,还有一种名为“丹”的东西,比如“初级养植丹”、“初级元气丹”、“初级疗伤丹”等。

    而且上面的标价也不低,甚至比对面的食物还要贵。一包茶叶在她这里不过最低价不过100块钱一盒,但一张“纸”,最低价却需要500块钱一张。

    “这是什么?”他指着这个柜子问道。

    “这可是好东西,”花泥一看他问符纸跟丹药,兴致立马就来了,“特别是这个生灵符,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用来画春风如意阵的阵眼,有了这个东西,你才能建一座属于自己的植物园。而这种养植丹,也是好东西,没有品级别这种是普通类别,100块钱一颗,可以用来种花,一壶水一粒,要是嫌麻烦也可以直接埋到花盆里的土壤里,一个星期都不用管它……”

    至于其他的,花泥没有重点介绍,反正她现在要推的就是这种初级生灵符和初级养植丹,这种有品级的稍微贵一点,1000块钱一张/粒,不过没有级别的那种就是一次性的,属于处理品,她没有放上来。

    如果有客人需要,直接让周磊从展示柜下面的柜子里取出来就行了。

    花泥还没忘记提醒他们,展示柜里的所有东西都限量销售,一个人最多只能买三份,不管是同类的,还是不同类的,一天只能买三份。

    如果店里当天的销售量卖完了,那么不管店里有没有客人没有买到,直接不卖。

    展示柜里的东西不接受预订,不接受网上销售,当面结清,限量出售,日销日结。

    慕容斯虽然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既然她敢把它们卖得比食物还贵,那么就证明这一定是好东西。他直接全部都买了三样东西,一样一份(本来想要多买的,可问题是人家限量销售,买多的没有,也没有办法),询问使用方法,准备回去测试。

    邱少捷看他这样做,也跟着买了不同的三样东西,一样一份。反正是任务中的花费,可以跟上面报销,他不心疼钱。

    万一对方占了便宜,总不能让对方一个人占,对不?

    花店装修完第一天,就有人下单了展示柜里的东西,花泥自然高兴,二话不说拍了展示柜的照片发到微博上:【新店完毕,才刚刚才开,就有人看中了展示柜里的东西,好开心!晒图,图1、图2、图3、图4……本店展示柜里的东西暂不支持网上购物,限量出售,一人三份。当日销售份额总共300份,现已销售6份,敬请大家抢购。】

    因为被举报,后来上面又打了招呼,不了了之的关系,网警许清渠、赵清可两个特别关系这个花店,因此他们一大早上班的时候,就注意到花店的微博更新了,二话不说查看了内容。

    “疑?花店好像新装修了。”许清渠发现,一家花店已经更新了好几条,除了最近的展示柜照片,之前还更新了关于花店新开张的通知,以及花店新装修完毕的九宫图。

    不过说真的,同样都是仿真植物,人家花店里的布置怎么就那么“小清新”,有森林的味道呢?

    “嗯!”赵清可点着头,也在翻看。

    “你有没有觉得,她家店装修得特别有新意?一眼看上去,特别绿,特别好看,真的有股大自然的味道……”赵清渠还抱怨了一下,上一个周末她被老妈逼着参加了一个相亲活动。

    她遇到的那男的是一个军人,约她去逛什么植物园。

    “唉……别提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挑的,植物园太假了,一进去就跟看塑料摆设似的,一颗颗僵硬得要死,看了都没心情。要不是看他长得还不错,我根本不想跟他约会。”

    “你不是看脸就够了吗?”一起工作了这么久,赵清可怎么可能不了解她,一边民,刷微博,一边笑道。

    她们刷微博自然跟普通人的刷法不太一样,除了她们自己特别关注的对象外,她们还会用自己编写的系统代码检索24小时之内的更新内容,看有没有触犯网络治安管理条约的。

    有的词比较明确,有的词可能是新出现的缩写或旧词新用,这些都是她们需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掌控和学习的。

    要想跟上这个时代,就必须融入网络新民,了解他们的任何动向。

    赵清可看了一会儿“食人花”的微博后,就准备退出来忙工作。

    就在这时,她收到一条信息,表示她在一家花店下的网络订单到了。

    “喂!我是那种人吗?”话是这么说,许清渠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我这是会社会做贡献,你想啊,要是找一个长得不怎么样的男人,光看他的脸就受不了了,我以后还怎么跟他过一辈子?营养液已经那么难喝了,当然要找一张好看的脸,我好看着他的脸喝营养液啊……”

    “上次我们在一家花店订的东西到了。”

    “到了?”许清渠惊喜,“这么快?!我还以为还要两天呢。”

    一家花店虽然开微博开得满早的,但在网络上开通网络订单服务却比较晚一些,还要签发一大堆合同,表明自己一定会照顾好植物,否则将面临十倍于植物的“重罚”,并且列入一家花店黑名单,网上公布。

    本来就卖得比一般的仿真植物要贵,下单需要的签定的手续又弄得跟领养孩子似的严格,不知道吓退了多少网民。要不是许清渠、赵清可经历过“举报”事件,说不定还真不会下狠心,花那么多钱买一盆仿真植物,还签那么多协议。

    就算是再像真正的植物,仿真的就是仿真的,它也代替不了真正的绿色植物。

    她们只是好奇,这家花店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上面的人这么“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