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 大功告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02章 大功告成



    徐锐在副驾驶座坐下,笑着对冷铁锋说:“老兵,跟他们打个招呼。”

    “没问题。”冷铁锋轻轻颔首,遂即用力一推操纵杆,座下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便立刻向着左侧急剧倾斜。

    地瓜这会刚走到驾驶舱门口,猝不及防之下顿时一跤摔跌在地上,额头撞上驾驶舱门磕开一道口子,疼得地瓜当时就嗷嗷的叫起来:“啊好疼。”再伸手一摸额头,结果发现满手都是血,便越发杀猪般惨叫起来,“啊,流血了,流血了……”

    冷铁锋却对地瓜的惨叫充耳不闻,接着又往右猛的一推操纵杆,座下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先是一下回正,接着又猛的往右倾斜过来,地瓜还是毫无防备,结果又一头撞上了驾驶舱门另一侧,在额头的右侧也撞开了一道口子。

    “啊啊啊……”地瓜越发杀猪般大叫起来,“又流血了,要死了,我要死了……”

    地瓜在那里杀猪般惨叫,徐锐和冷铁锋却毫无怜悯的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大功告成的愉悦,不得不说,这真是一次完美的空中拦截,纵然是像徐锐这样的特战兵王,在前世遂行这样的任务也是屈指可数。

    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的左右摇摆,立刻落入了始终关注着下方的学员兵眼里,尽管现在是夜间,但是月色却很明亮,借着清冷的月色,负责放哨的学员兵清楚看到了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的机翼摇摆,当时就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因为这是司令部跟他们约定的信号,意味着大功告成了!

    “团长,成功了!”负责放哨的学员兵便立刻大叫起来,“大功告成了,司令员他们已大功告成了!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梅九龄也通过驾驶舱的玻璃看到了运输机的机翼摇摆,也是大喜过望。

    当下梅九龄将驾驶轰炸机的任务交给了另一个学员兵,然后快步走到机舱,凑着无线电专家李建平耳朵大吼道:“李专家,你可以关闭干扰器了!”

    “梅团长,用不着了。”李建平摊了摊手,说,“没电了!”

    梅九龄定睛看时,果然看到那台设备的电源指示灯已经灭了,敢情之前携带的五块电池已全部耗尽。

    干扰设备一关机,下方运输机上的电台便再次开始正常工作。

    冷铁锋从驾驶座侧过头,向徐锐打出手语:老徐,有语音信号进来了!

    其实不用冷铁锋打手语,徐锐也从耳机里听到了上海虹桥机场指挥塔台的呼叫,此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所在的位置距离上海也就三百公里,所以还可以通过机载的无线电跟机场的指挥塔台进行语音通话。

    这次空中拦截行动本身已经是大功告成了,但是仍需要做一些扫尾工作,因为,如果不做接下来的扫尾工作的话,就会给中村俊带来大麻烦,为了保护中村俊这高级间谍,徐锐必须对这次空中拦截行动加上一个完美的收尾。

    耳机里,指挥塔台的呼叫仍在执着的继续:“飞龙,飞龙,呼叫飞龙,这里是虹桥指挥中心,这里是虹桥指挥中心,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重复一遍,飞龙,飞龙,呼叫飞龙,这里是虹桥指挥中心……”

    徐锐当即回答道:“指挥中心,这里是飞龙,指挥中心,这里是飞龙。”

    对面的悦耳女声似乎松了口气,又接着说道:“飞龙,飞龙,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刚才只是通过一处磁场异常区!”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然后用一种极度震惊加恐惧的声音高喊起来,“啊,不好,右侧发动机突然起火,报告指挥中心,右侧发动机突然起火,右侧发动机突然起火……”

    对面的女声轻啊了一声,立刻说:“立刻启运备降程序,我替你们联系距离最近的军用机场,飞龙,请报告你们的准确坐标……”

    徐锐回头看一眼冷铁锋,嘴角已经勾起一抹微微笑意,不过,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声音却越发惶急:“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情况非常不妙,情况非常不妙,火势有扩大趋势,火势有扩大趋势,啊,不好!”

    那边急问:“飞龙,飞龙,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徐锐答道:“火情已经漫延到了油管,火情已经漫延到了油管,正向油箱位置漫延,正向着油箱位置快速漫延……”

    冷铁锋的声音也适时响起,当然,说的也是日语:“指挥中心,我们要坠毁了,我们要坠毁了,油箱马上就要爆炸了,油箱马上就要爆炸了,请转告帝国、转告天皇陛下,我们以为帝国捐躯而感到骄傲,我们以为天皇陛下玉碎为荣。”

    “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为了把戏演足,为了尽可能的保住中村俊这个高级间谍,徐锐也只能捏着鼻子在无线电对讲机喊了两声,然后冷铁锋便摘下无线电的听筒,重重砸上仪表盘,这一声撞击听在对面的控制员耳朵里,却不啻于炸弹爆炸——嘭!

    再然后,徐锐就一把扯掉了无线电的线路。

    “搞定!”徐锐嘿嘿笑着,冲冷铁锋伸出右手。

    “收工!”冷铁锋也伸出右手与徐锐重重击掌。

    夜色中,一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和一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半径的圆弧,由向北飞行改为向西,向着大梅山区去了。

    (分割线)

    上海,中村机关。

    中村俊满脸焦虑,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往常的这个时候,中村俊早就已经下班,回到海军俱乐部顶层的豪华套房里,跟他的朝鲜籍姘头颠鸾倒凤,可是今晚,中村俊却罕见的留在了办公室里,都已经零点过,都还没有动身回海军俱乐部。

    尽管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可中村俊却还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当然是担心徐锐无法截下那批引信,说真的,中村俊其实一点也不关心徐锐能否截下引信这件事本身,他担心的是,徐锐会因为行动失败而迂怒于他,这样的话他不仅现在的地位保不住,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事到如今,中村俊已经尝到了跟徐锐合作的甜头,在徐锐的配合之下,他轻轻松松就跨过了从大佐到少将之间的天堑,在品尝到了甜头之后,中村俊就格外无法舍弃今天他所拥有的一切,他甚至还幻想着能够更进一步。

    不要以为这就没有可能,只要徐锐愿意,把他送上中将高位并非难事,无非是多送他几桩功劳,但是如果这次的拦截行动失败了,徐锐就极有可能因此恼羞成怒,中村俊能够清楚感觉到,徐锐很重视这批引信。

    所以,中村俊迫切的想要知道结果如何?

    时间,在令人焦躁的等待中缓慢的流逝。

    中村俊在办公室里感到气闷,正准备走到阳台上去抽根烟时,房门外却忽然响起了壳壳壳的敲门声。

    有消息了!中村俊神情一凛,沉声说:“请进!”

    糊了纸的木门被轻轻的移开,遂即特高课长影佐祯昭便铁青着脸走了进来。

    相比中村俊这个上司,影佐祯昭就要敬业多了,自从到任之后,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两三点钟才肯回到海军俱乐部,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又回到中村机关,这家伙跟河边正三一样也是个工作狂人,几乎就不需要睡觉似的。

    “将军阁下!”影佐祯昭急步走进办公室,顿首说道,“出事了!”

    中村俊心下微微一动,旋即又蹙紧了眉头,沉声说道:“什么事?”

    影佐祯昭说道:“刚刚接到虹桥机场打来的电话,说是运输那批引信的运输机在盐城附近外海坠毁了,等到连云港机场的陆军航空兵紧急起飞前往搜寻时,却毫无发现,如果没有出现奇迹的话,运输机应该是已经沉入东海了。”

    中村俊闻言便彻底的放了心,徐锐的手脚比想象当中更加干净,连虹桥机场的指挥中心都对运输机坠入东海坚信不疑,想来就不会再有人对此心存疑问了,这也就是说,他中村俊绝对不会因为这次行动而暴露。

    不过表面上,中村俊却必须得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纳尼?运输机坠毁了?”中村俊生气的咆哮道,“怎么会这样?这下倒好了,我怎么去跟关东军的石原阁下交待?原本只是想卖关东军的石原阁下一个好,可现在倒好,反而把石原阁下得罪了,这事办的,嘿!”

    影佐祯昭却蹙着眉头说:“将军阁下,你不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吗?”

    “蹊跷?哪里又蹊跷了?”中村俊心头猛的一跳,嘴上却冷冷的道。

    好在影佐祯昭的怀疑只是因为他的职业习惯,并非真的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当下影佐祯昭摇头说道:“哪里蹊跷,卑职也是说不上来,不过卑职总觉得这事也太巧了,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性能不错,怎么说坠毁就坠毁了呢?”

    “影佐桑,你这就是怀疑一切!是要不得的!”中村俊心下松了口气,又说道,“不过关于运输机坠毁这件事,他们航空兵团的第三飞行团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待,要不然我们可没办法向石原阁下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