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一个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06章 一个团



    “这不可能吧?”片刻之后,蒋委员长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复过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雨农,你们该不会搞错吧?”

    “是啊。”小委员长陈诚也立刻附和道,“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年前才刚刚打退了鬼子的三路扫荡,这仗虽然说是打赢了,可是大梅山独立团也是损失极大、元气大伤,尤其是军需物资的消耗更是巨大,这种时间,大梅山独立团还有余力发动反攻?”

    白崇禧也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大梅山独立团经此一战后,如果没三个月以上的休养整训,根本就不可能恢复战斗力的呀,更不可能反过手来向鬼子发动反攻,这完全就不符合军事逻辑嘛,这不可能!”

    何应钦也是连连点头。

    四人一致认为是军统的情报员搞错了。

    “委座,情报绝对属实!”戴笠却笃定的说道,“因为大梅山的一个进攻型主力团已经离开了梅县向着天长县去了,而且,至少上千民夫正推着板车从梅县往天长县源源不断的输送军需给养,所以我的人才敢断定,徐锐是要发动一次大的攻势。”

    “等等,等等。”陈诚打断戴笠说道,“进攻型主力团是什么玩意?”

    戴笠闻言便皱了下眉头,关于大梅山划分进攻型部队跟防御型部队的报告,他早就上报给统帅部,在获得这个情报的第一时间就上报了,但是很显然,蒋委员长和他的高级幕僚都没怎么放在心上,甚至压根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当下戴笠耐着性子说道:“是这样的,在第二次反扫荡结束之后,徐锐就将大梅山区的六个步兵团进分了职能划分,其中的三个团被定位为本土防御型部队,另外的三个团被定位为外线进攻型部队,这次出动的就是一个进攻型团。”

    陈诚接着问道:“这进攻型部队和防御型部队,有什么区别?”

    “区别非常大。”戴笠沉声说,“首先兵力数量就相差很悬殊,一个进攻型步兵团的总兵力超过了三千人,而防御型步兵团的总兵力甚至于还不足两千人,不过两者的最大区别还是进攻型步兵团下辖有一个步炮营。”

    “步炮营?”何应钦凛然说道,“徐锐的部队,一个团就辖有一个炮营?”

    戴笠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只有白崇禧哂然说:“敬之兄不必担心,徐锐的部队毕竟赢了两次反扫荡,消灭了不少的日军,缴获一批日军火炮也是在情理之中,凭借这些缴获的火炮组建几个炮营那还不是绰绰有余?”

    停顿了下,白崇禧又说道:“但是这些炮营也就是聋子耳朵,摆设而已,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炮弹啊,能有什么作用?”

    “倒也是。”何应钦闻言松了口气。

    “跑题了,你们都跑题了。”蒋委员长忽然拿手杖跺了跺地板,皱眉说,“我们刚才讨论的是,徐锐哪来的底气反攻?大梅山独立团才刚刚跟三路鬼子恶战了一场,人员物资的消耗极大,哪来的能力打反攻呢?”

    蒋委员长说完之后,陈诚又补充了一句:“至少不具备大规模反攻的能力!”

    “委座,徐锐这次并非是大规模的反攻。”戴笠却摇头说,“他只是出动了一个进攻型步兵团而已,甚至连他的装甲团都没有出动。”

    “什么?”蒋委员长瞠目结舌道,“一个团?!”

    何应钦、陈诚还有白崇禧都傻了,一个团就敢向鬼子反攻?!

    开什么玩笑,你区区一个团,居然就敢主动向日军发动攻势?

    我们国民军将近两百万部队,都不敢向鬼子发动攻势,你一个团就敢?

    要知道攻势作战跟防御作战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防御作战属于内线作战,攻势作战却是外线作战,无论战场环境、后勤保障都是绝然无法相提并论!总之就一句话,攻势作战可比防御作战难打多了!

    侵华日军无论是训练还是装备,都要比中国的军队强出一大截,可为什么打完武汉会战之后,他们就无力进攻了?就是因为侵华日军是攻势作战,为了打赢战争,日军需要投入比作为防御方的国民军多得多的人力以及物力。

    日军占据优势,打攻势作战都是如此艰难,国民军处于劣势就更加没有能力向日军发动进攻,可是现在,徐锐这个愣头青却居然不自量力的要向小鬼子主动进攻,而且投入进攻的兵力只有一个团,这简直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蒋委员长愣了一下后,忽然噗噗的笑起来。

    一边笑,蒋委员长一边还拿胳膊撞何应钦,何应钦、陈诚还有白崇禧,便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陈诚一边笑还一边说:“徐锐这家伙还真是不自量力,不过这样也好,先让他在鬼子那里撞个头破血流,我们再收拾起来就容易多了。”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鬼子也终于得到了大梅山出兵的消息。

    大梅山区已经被徐锐经营得铁桶一般,汪伪七十六号的特工既便渗透了进去,也很难进入到要害部门,但是在大梅山根据地以外,汪伪七十六号以及小鬼子的谍报力量却还是十分强大的,所以,当何书崖的三团进入天长县境内之后,汪伪的特工就得到了线报,并在第一时间上报给了七十六号总部,然后再由七十六号总部上报给中村机关。

    中村俊虽然是中村机关长,却也不可能把这样的军事机密给压下去,所以只能任由影佐祯昭将情报上报给第十二军司令部。

    就在蒋委员长和他的高级幕僚大笑时,板垣征四郎也在大笑。

    “哈哈哈,一个团?徐锐只有一个团,居然就敢向皇军反攻?”板垣征四郎一边大笑一边摇头,“我真不知道该赞叹他的胆量呢,还是该感慨他的愚蠢?”

    徐锐打仗确实厉害,这点已经在之前的多次战斗中反复证明了。

    但是,徐锐再厉害也不可能打破颠扑不破的军事理论,更不可能弥补后勤保障及火力上的巨大劣势,攻势作战跟防御作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作为进攻方,徐锐的部队没有足够的重武器,甚至连皇军的封锁沟都突破不了!

    青木重诚也是大笑:“司令官阁下明鉴,这个徐锐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板垣征四郎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徐锐这个家伙还是有些能力的,每次作战都会有出人意料之举动,这一次虽然是攻势作战,不同于以往的防御作战,却也难保不出意外。”

    青木重诚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放心,卑职已经给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发去电报,命令尾崎桑将兵力全部部署在城外的开阔地带,尽量避免跟大梅山独立团打巷战,这一来,徐锐就算是出动他的狼牙,也是没什么大用了。”

    “哟西。”板垣征四郎点点头,又说道,“此外让值贺桑的第三飞行团也做好准备,所有攻击机中队加注燃油,等候命令。”

    板垣征四郎可没有忘记,在刚结束的第二次扫荡作战中,徐锐刚刚缴获了他们一整个联队的战车,虽说大梅山独立团没有炼油厂,不可能源源不断提供燃油,但是保不准还有以前从皇军手里边劫走的燃油,所以不能不防。

    “哈依!”青木重诚重重顿首。

    (分割线)

    天长县城,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司令部。

    尾崎义春带着俩大队长大步走进作战室,作战室里的作战参谋以及警卫便赶紧收脚立正再重重顿首:“旅团长!”

    尾崎义春回了军礼,然后走到了沙盘边。

    沙盘上面,几个作战参谋已经将战场态势标注出来,但只见,一条封锁沟沿着**县通往盱眙县的公路几乎横亘整个天长县的西部,在这条封锁沟沿线,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大小据点以及炮楼,少说也有一百多个。

    由封锁沟以及沿线这一百多个大小据点以及炮楼组成的防线,就像一条钢铁屏障,牢牢的保卫着天长县西陲,尾崎义春有足够自信,这条防线足以挡住任何中**队的进攻,既便是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也不例外。

    尾崎义春刚刚从关东军调过来,对徐锐有多厉害还缺乏概念。

    所以,对于第十二军司令部的命令,尾崎义春是有些抵触的。

    司令部命令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主力在县城外的开阔地设防,尾崎义春却认为完全没有这必要,因为绝不认为徐锐的部队有能力突破封锁沟及沿线据点,推进到天长县城下,徐锐的部队都到不了县城,还防御个什么?

    不过,军司令部的命令终究还是要执行的。

    “竹原桑,横山桑。”尾崎义春回过头看着身后的两个大队长,然后拿起竹竿在沙盘上画了个圈,又接着说道,“步兵第一大队及步兵第二大队的任务是守住观音庵、龙王庙,不能让大梅山独立团越过龙王河一线。”

    “哈依!”两个鬼子重重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