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打开缺口-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07章 打开缺口



    借着夜幕的掩护,八营三连悄然进入到了出击阵地。

    八营三连的出击阵地在三颗柳附近一个无名小村庄,对面有鬼子一个小型据点。

    根据民兵的情报,在无名小村庄对面的小型据点内,驻扎着鬼子的一个步兵小队外加伪军的一个连,整个据点由三座炮楼作为主体,三座炮楼呈品字形分布,互为犄角,如果没有重武器的话,要想打下来确实会十分的困难。

    三连长李国强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对面鬼子据点,只见鬼子据点内一片寂静,只有架在炮楼顶上的探照灯仍然不停的在封锁沟内来回照射,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异常,很显然,小鬼子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将至。

    或者小鬼子已经意识到了,但是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也难怪,因为小鬼子的防御工事确实称得上坚固。

    三连的一排长李晓闯凑了过来,一边呵气一边说道:“连长,这倒春寒也太冷了,弟兄们都快冻僵了,要不然提前动手吧?”

    “放屁!”李国强便很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哼声说道,“团长将攻击发起时间定在凌晨四点是经过缜密计划,同时也经过兵棋推演反复验证了的,你这里把攻击时间提前了,就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到时候出了事情谁负责?”

    李国强正经是从青训营培养出来的学员兵,所以完全具备现代军人的作战思维,但是李晓闯却是行伍出身,并未进入青训营深造过,所以还残留着一些旧军人的思维习惯,不过基本上,何书崖的三团已经很接近现代军队了。

    一排长李晓闯挠了挠头,便不敢再吭声了。

    时间在让人心慌的寂静中缓慢流逝,零点的时候,一号炮楼顶上的鬼子换了岗,凌晨一点钟,封锁沟高墙上的伪军岗哨也换了次岗,凌晨一点二十分,封锁沟高墙上的一个伪军哨兵从哨位里走出来,面对着深沟撒了一泡尿。

    凌晨三点五十分,三连长李国强把协同行动的步炮排长张蒙叫到了面前,跟随张蒙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步炮小组,每个步炮小组六个人,领头组长的肩上扛着一具火箭筒,副组长和四名组员背上背着弹箱。

    李国强看了下表,对张蒙说:“张排长,现在看你们的了!”

    张蒙瞄了一眼封锁沟对面的鬼子炮楼,点头说:“放心吧。”

    最后宁静的五分钟很快过去,时针终于指向了凌晨四点整。

    李国强便立刻举起了信号枪,对着夜空打出一发红色信号弹。

    下一刻,早就待命多时的炮兵就将两发照明弹送进了炮膛,伴随着嗵嗵两声,两发照明弹吱吱尖啸着升空,升至高点之后剧烈燃烧起来,一边发出耀眼的强光,将方圆五百米照得亮如白昼,一边在小型降落伞的牵引下缓缓下降。

    突如其来的强光,立刻就惊动了对面的鬼子及伪军的哨兵。

    下一刻,三座炮楼以及前方环形街垒上的轻重机枪便立刻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顷刻之间雨点般猛泼过来,打在封锁沟西边的沟沿之上,烟尘四溅,不过让躲在据点内的鬼子感到纳闷的是,他们并没有看到中国兵的身影。

    这些可怜的小鬼子却并不知道,死神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火力掩护!”三连长李国强一声令下,一排官兵纷纷从战壕起身,举枪射击,密集的火力瞬间就将鬼子的据点完全覆盖。

    “发现目标!”

    “六点方向!”

    “好多中国兵!”

    “撒丝改,撒丝改改……”

    据点内的鬼子伪军便立刻嗷嗷叫嚣起来,火力越发迅猛。

    “预备!”伴随着张蒙一声令下,两个步炮组的副组长便立刻从弹药箱取出一发火箭弹装进火箭筒,然后两个步炮组长便立刻扛起火箭筒,再从掩蔽物后面翻身坐起,借着照明弹的耀眼强光,通过光学瞄准具瞄准了前方两座炮楼。

    这时候,据点内的鬼子伪军已经完全被正面的一排官兵给吸引过去,完全没有注意到在战场两翼,有两具火箭筒已经瞄准了他们的炮楼!

    张蒙狰狞一笑,然后从牙缝里冷冷的漏出一句:“开火!”

    两个步炮组长便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下一个霎那,两枚火箭弹的引信被触发,******顷刻猛烈燃烧,在向后喷射出耀眼的烈焰的同时,也产生了一股向前的强大的推力,在这股推力的作用下,两枚火箭弹霎那间向前飞射而出。

    从战场两翼突然绽放的耀眼烈焰,将据点内的鬼子伪军吓了一大跳,急扭头看时,便看到了他们生命之中最震撼也是最后的一幕,但只见两发不明炮弹,拖拽着长长的尾焰,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向着他们据点炮楼呼啸而来。

    “这是什么鬼?”

    “难道是火炮?”

    “八嘎,哪有飞行这么慢的炮弹?”

    然而,火箭弹也就看起来慢而已,其实速度并不慢。

    转眼之间,两发火箭弹便已经拖拽着尾焰一头扎进品字形下方的两座炮楼,躲在炮楼内的鬼子伪军,甚至可以很清楚的看见火箭弹撞开炮楼的砖墙,在断砖纷飞之中,钻进炮楼内的可怕场面,然后,鬼子伪军本能的四散而逃。

    然而,已经晚了,鬼子伪军只来得及转过身,甚至没来得及往前跨出一步,钻进炮楼的火箭弹就轰的炸了,火箭弹战斗部内安装的两公斤黄色炸弹猛烈爆炸,瞬间释放出超过八百万焦的能量,一下就将看似坚固的炮楼像撕纸房似的撕裂开。

    随同炮楼一起被撕裂的,还有躲在炮楼内的几十个鬼子伪军。

    看到前面正对着封锁沟的两座炮楼像纸片似的被撕裂,最后剩下那座炮楼内的鬼子立刻吓坏了,什么情况?这样的爆炸效果,至少需要七五毫米口径以上山炮才会有,可是刚才分明没有听到炮响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八嘎,支那人用的这是什么火炮?”

    “平射炮,应该是平射炮,它的弹道是真的!”

    “平射炮?不可能,平射炮的炮弹怎么会飞得这么慢?”

    “但是炮弹的弹道确实是直的,八嘎,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最后一座炮楼内的鬼子争论之时,又有一发火箭弹拖带着长长的尾焰,以肉眼可见的轨迹呼啸着飞过来,看到这幕,原本躲在炮楼内的鬼子伪军便顿时间炸锅了,争先恐后的向着底层跑,处于顶层来不及的,索性从射击孔往外钻。

    然而还是来不及了,火箭弹的飞行速度虽然慢,但是仅仅两百多米的距离,还是转瞬即至,仅两秒,第三发火箭弹便已经呼啸而至,撞开炮楼的砖墙一头钻进炮楼内,然后战斗部的两公斤黄色炸药便轰然爆炸开。

    几乎同时,另一发火箭弹也落在环形街垒,轰然爆炸。

    前后还不到十秒钟,作为整个据点的主体防御工事的三座炮楼以及正前方大门口的环形街垒就已经遭到摧毁,部署在炮楼内及环形街垒内的二十多个鬼子来不及逃命,就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撕成了碎片。

    这个时候,据点内剩下的三十多个鬼子及一个连的伪军才终于从营房冲出,然而等他们冲出营房时,看到的却是一副地狱似的场景,只见作为整个据点主体的三座炮楼已经化为一片断垣残壁,一起消失的还有部署在炮楼内的轻重火力。

    片刻之后,封锁沟对面响起嘹亮的冲锋号,处于怔忡之中的鬼子伪军纷纷回头看,便看到一队队的中国兵已经抬着梯子冲到封锁沟边,然后将梯子架到沟沿,然后顺着梯子像下饺子似的下到封锁沟底。

    由于炮楼遭到摧毁,中国兵的行动没有遭受任何干扰。

    驻守三颗柳据点的鬼子小队打了一个冷颤,狂吼起来:“挡住他们,快上封锁墙!”

    鬼子小队长紧接着抽出军刀,向前面一压,剩下的三十多个鬼子纷纷端着刺刀冲向封锁沟后的高墙,试图凭借封锁沟后堆砌的高墙阻击中国兵的进攻,那一个连的伪军虽然满心不愿,可在鬼子刺刀的恫吓之下,也只能够硬着头皮上前。

    转眼之间,鬼子小队长就带着三十多个鬼子冲上了封锁墙。

    封锁墙是利用挖掘封锁沟时挖出的泥土夯成的,底宽三米,顶宽两米,高三米,顶部还堆砌了垛堞,就是堵小型城墙!

    一上到封锁墙,鬼子小队长便立刻举起了军刀,仰天大吼:“撒丝改……”

    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鬼了小队长话音未落,又有两发火箭弹呼啸而射过来,一头钻进封锁墙体然后轰然爆炸,猛烈的爆炸一下子就将长度超过十米的一段封锁墙掀翻,跟着封锁墙一起消失的,还有刚刚上到封锁墙的鬼子兵。

    那一个连的伪军稍稍慢了半拍,结果躲过了一劫。

    看到瞬间就被轰塌掉的封锁墙,伪军连长和身后的一百多伪军立刻就傻了。

    我的乖?**的部队什么时候装备了这么凶残的大炮?这火力,比小鬼子的九二步兵炮狠多了,娘的,这仗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