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势如破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08章 势如破竹



    “我的乖,这是什么炮,这么凶残?”伪军连长看傻了。

    “大哥啊,不仅是凶残,关键打的还准,三炮就干掉了三座炮楼,再一炮又把据点大门口的环形街垒给干掉,这也太可怕了!”

    “大哥啊,这仗还咋打,我们完全不是对手啊。”

    几个伪军官长说话之间,前方封锁墙头的烟尘已经散开,紧接着,一条条的梯子便从封锁沟下架起。

    “大哥啊,他们上来了!”

    “大哥啊,赶紧开枪吧!”

    说话的伪军排长话音还没落,便挨了连长的狠狠一耳光。

    “还开枪,你想找死啊?你要死自己死去,别连累大伙!”伪军连长一耳光将那个胡言乱语的排长扇翻在地,这个时候,正好一排长李晓闯端着一把花机关冲上来,伪军连长便立刻跪倒在地上,连声高喊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伪军连长身后,一百多个伪军纷纷跟着跪倒在地上。

    虽然是一个人,这边却足有一百多个伪军,可是一排长李晓闯却毫不畏惧,在他眼里这些伪军就跟土鸡瓦狗似的,根本就不足为惧,当下李晓闯就端着花机关冲上来,一脚将伪军连长踹倒在地上,然后踩住了伪军连长脖子。

    “不许动!”李晓闯踩着伪军连长的脖子,厉声喝道,“动就打死你!”

    “我不动!我不动!”伪军连长挨了一脚,却还是满脸讨好的谄笑,又说道,“这位长官,你能否高脚下贵脚,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转眼之间,一排的七十多个老兵便已经顺着梯子上来。

    何书崖的三团是进攻型步兵团,一个步兵排的兵力足有七十多人,一个连的兵力足有两百五十余人,一个营有八百多人,一个团则有三千余人,喘口气功夫,八营三连一排的七十多官兵便已经全部越过了封锁沟。

    李晓闯这才松开踩在伪军连长脖子上的脚,沉声问道:“据点还剩多少鬼子?”

    伪军连长连忙答道:“报告长官,一个不剩,狗曰的鬼子已经全部让你们炸死了。”

    李晓闯闷哼了一声,回头大喝道:“一班长,带人警戒;二班长,你把这些狗曰的二鬼子给组织起来,抓紧时间填平封锁沟,迎接团主力;三班长,你带人去打扫战场,只要是鬼子,不管死的还是活的,老规矩补刀!”

    “是!”七十多官兵便立刻分头行事。

    李晓闯又招了招手,把通信员叫过来,吩咐说:“你这就去给连长报信,说我们已经拿下三棵柳据点,团主力可以通过封锁沟了。”

    “是!”通信员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分割线)

    凌晨时分,尾崎义春被副官土井的叫唤声声惊醒。

    尾崎义春翻身坐起,搬开压在身上的两条**,再穿衣起床,临出门前看了眼墙上的时针,发现时针正好指向清晨四点半钟。

    移开房门,尾崎义春一眼就看到了垂首立在台阶下的土井淳平。

    尾崎义春打个呵欠,皱眉问道:“土井桑?大清早的什么事情?”

    “旅团长。”土井淳平顿首说道,“半个小时前接到半塔镇据点的报告,三棵柳据点遭到支那军袭击。”

    “慌什么?”尾崎义春不悦的道,“封锁沟固若金汤,就凭大梅山独立团几条破枪,要想突破封锁沟,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哈依!”土井淳平微微顿首,也不跟尾崎义春分辩,接着说道,“二十五分钟前,又接到半塔镇据点的报告,说是三棵柳据点已经失去了联络,电话不通,电台也联络不上,小山大队长怀疑,三棵柳据点很可能已经失守了。”

    “纳尼?三棵柳据点失去联络?”尾崎义春闻言一愣。

    遂即尾崎义春便勃然大怒,劈手扇了土井淳平一记耳光,大骂道:“八嘎,二十五分钟前三棵柳据点便已经失去联络,你为什么现在才报告?”

    “旅团长。”土井淳平捂着脸说,“我已经在门外喊了你二十分钟……”

    “八嘎,还敢狡辩。”尾崎义春又扇了土井淳平一耳光,继续大骂,“只在门外喊,怎么喊得醒我?你为什么不进屋?”

    “那个,那个……”土井淳平便嗫嚅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内心里,土井淳平却恶狠狠的想,你个狗曰的尾崎义春,昨天不是你亲口吩咐的,就是你搂着两个慰安妇进入房间前说的,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进入到你的房间,打扰到你的休息。

    尾崎义春却是毫无羞耻感,说道:“命令,小山大队立刻派一个步兵中队,紧急驰援三棵柳据点,看看三棵柳据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现在,尾崎义春都不肯相信三棵柳据点已经落于敌手。

    不得不说,尾崎义春这个老鬼子真不是一般的固执与狂妄。

    “旅团长,就在十分钟前,小山大队长就已经亲自率领两个步兵中队赶往三棵柳,从时间上看,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土井淳平捂着已经高高肿起的脸庞,内心恶狠狠的想,尾崎义春你个蠢货,等到你下令,黄花菜都凉了。

    “哟西。”尾崎义春闻言,欣然点头说道,“小山桑,不错。”

    话音才刚落,一个通信兵便匆匆走了进来,顿首报告说道:“旅团长,刚刚接到半塔镇据点打来的电话……”

    还没等通信兵说完,尾崎义春便抢着说道:“是不是三棵柳据点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三棵柳据点的电台以及电话线路同时出现了故障,是不是这样?我早就说过,支那军绝不可能攻破我们的封锁沟。”

    “呃……”那个通信兵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尾崎义春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冷然问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哈依。”通信兵重重顿首,说道,“半塔镇的高仓中尉打来电话说,就五分钟前,小山少佐率领的赶往三棵柳据点增援的两个步兵中队,在距离三棵柳据点不到一公里的黄郢村遭到了阻击,在交战中,大梅山独立团使用了多种从未见过的新式武器,小山大队的步兵第一及第二中队悉遭重创,小山少佐本人也当场玉碎。”

    “纳纳纳纳纳纳尼?”尾崎义春的眼睛顷刻间睁圆了。

    小山谅介带去三棵柳据点增援的两个步兵中队居然遭到重创,小山谅介本人也是当场玉碎?尤其令人吃惊的,是整个过程仅仅只用时不到五分钟!八嘎,这怎么可能?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有那么强?

    这个时候,留守天长县城的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竹原伦太郎、步兵第二大队的大队长横山光希也先后赶到了旅团部。

    相比尾崎义春的狂妄和固执,竹原和横山两人就谨慎清醒得多。

    竹原伦太郎沉声说:“旅团长,三颗柳据点这么轻易就陷于敌手,被皇军寄予厚望的封锁沟这么快就遭到突破,尤为可怕的是,小山桑亲率的两个中队的援军竟然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遭到重创,可见大梅山独立团在战前实施了战术欺骗,徐锐调集的兵力恐怕远不止一个团,卑职估计,至少有三个团以上兵力!”

    横山光希也附和说:“旅团长,卑职完全赞同竹原桑的判断,徐锐一定是对皇军实施了战术欺骗,这次攻势作战,徐锐动用的兵力至少也在三个团以上,面对徐锐的三个团,仅凭我们两个大队,只怕是守不住天长县城。”

    竹原伦太郎接着说道:“卑职以为,应果断放弃外围,将旅团主力收缩于县城外,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等到盱眙以及扬州的援军,如若不然,不等盱眙及扬州援军赶到,我们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就已经集体玉碎了。”

    “八嘎!”尾崎义春闻言却是大怒,“你们是不是被徐锐吓破胆了?”

    顿了顿,尾崎义春又满脸不屑的说:“就算徐锐实施了战术欺骗,就算徐锐调集了至少三个团兵力,从三棵柳据点到天长县城,遥遥三十公里,中间还要经过邵集乡、黄泥板及张铺镇三个大型据点,我倒要看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打过来?”

    竹原伦太郎说:“旅团长,三颗柳据点被攻破仅用时不到五分钟!”

    “那是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又是在夜间。”尾崎义春冷然说道,“可现在,从三棵柳据点到天长县城沿线的大小据点都已有了准备,再加上现在又是白天,大梅山独立团不可能再像夜间那样势如破竹了。”

    然而,尾崎义春的狂妄之语很快就被现实给打脸了。

    几乎是话音才刚落,又一个通信兵匆匆走进作战室,顿首报告说:“旅团长,刚刚接到邵集乡据点打来的电话,说是据点附近发现大量支那兵!”

    “报告!”紧接着,又一个通信兵匆匆入内报告说,“刚接到邵集乡驻军通讯管福田少尉发来的诀别电报,邵集乡驻军自中队长森口大尉以下一百八十余人,集体玉碎,邵集乡据点已经遭到支那军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