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大吃一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10章 大吃一惊



    何书崖和徐锐已经上到了七营的前沿观察哨。

    七营的前沿观察哨设在一个几十米高的小土包上,居高临下可以将方圆几公里的区域尽收眼底,甚至连小河对岸鬼子的兵力调动都一清二楚,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他们三团的兵力调动也会被小鬼子一览无遗。

    不过,何书崖根本不担心这个。

    如今,他们三团无论是装备、训练还是单兵素养,都已经全面碾压小鬼子的任何一个老牌联队,临时编成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就更不成了,何况,他们现在还装备了火箭筒以及反步兵定向雷这样的兵器,优势就更大!

    所以现在何书崖完全不在乎兵力调度被鬼子发现。

    徐锐也在观察前方战况,发现七营官兵对三三制战术的运用已经十分娴熟,既便临时加入了火箭组也是运转自如,这点,透过望远镜可以清楚看到。

    只见,七营的突击队仍以三个人为一个小组,一人为箭头,负责主攻,一人在侧翼,负责掩护,另一人稍稍落后,负责提供火力支援。

    每三个这样的战斗小组组成一个战斗突击群,根据战场形势不同,或者一前二后,或者二前一后,或者一字排开,随时都在变换阵形,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始终在向前突进,几乎就没停过!

    只有在遭遇鬼子机枪火力之时,战斗小组才会有片刻停顿,然后迅速招来火箭组,一发或者两发火箭弹之后,鬼子的机枪火力就基本上被清掉,然后战斗小组便会继续向前,继续挤压鬼子的纵深防线。

    期间也不是没有遇到鬼子反击。

    小鬼子也不是傻瓜,并没有傻兮兮的挨打,也会时不时的投入兵力,发动反突击。

    只不过,鬼子反突击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反而白白损耗原本就十分紧缺的兵力。

    徐锐就透过望远镜,亲眼目睹了一次鬼子的反突击,刚才,鬼子投入了至少一个步兵小队的兵力,差不多五十多个鬼子,端着刺刀,拉开了相对稀疏的散兵线,向着七营的突击群发动了凶悍的反突击。

    面对鬼子的反突击,七营的突击群却没有丝毫慌乱。

    只见为首的班长打了一个手势,三个小组的九个老兵便迅速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黑漆漆的盒形物事,再把这个黑漆漆的盒形物事往阵地上一放,然后转身往后撤,转眼之间,九个老兵便后撤到五十米后。

    依稀可以看到,在后撤的同时,九个老兵还拉了线。

    最后撤下来的班长将另外八个老兵拉过来的线捻到一起,捻成一束,然后静静的等待前方小鬼子的到来。

    不到片刻功夫,五十多个鬼子便突进到了五十米内。

    再然后,突击群的班长轻轻摁下起爆器,下一霎那,之前被他们安装在阵地上的那九个黑漆漆的盒形物便轰的一声炸开,敢情那九个黑漆漆的盒形物事就是大梅山兵工厂刚刚生产的反步兵定向雷!

    九枚反步兵定向雷同时爆炸,一万八千颗小钢珠瞬间释放,而且无一例外都是面对着小鬼子突进的方向溅射。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那景象,简直不要太壮观!

    但只见,端着刺刀往前突进的五十多个鬼子同时栽倒在地,或者掩面、或者抱头、或者捂着胸口、腹部甚至于下体,啊啊啊的惨叫起来,离得最近的,甚至直接被数以百计的钢珠射成筛子,这反步兵定向雷,威力真叫一个凶残!

    紧接着,稍稍后撤的突击群便再一次向前突进。

    在经过倒地哀嚎的鬼子时,突击群的九个老兵就连眼睛都没有斜一下,因为打扫战场给鬼子补刀,不是他们的任务!他们的任务就一个,向前、向前,继续向前,在最短的时间内凿穿小鬼子的防线!

    徐锐长出一口气,放下望远镜对何书崖说道:“书崖,你发现什么没有?”

    何书崖轻轻颔首,回答说:“司令员,我发现火箭组跟突击群的配合还有瑕疵,中间还是有些脱节,所以我有个想法。”

    徐锐微微一笑问:“你说。”

    何书崖沉吟着说:“司令员,能不能把步炮营的编制撤销了,再把火箭筒的数量增加一半,这一来每个排都可以装备一个火箭组,那么在日常训练之时,我就能针对性的搞步箭协同突防演练,战斗效能就能够极大的提升!”

    徐锐摇头苦笑说:“你以为我不想啊?”

    火箭筒作为一款便携式单兵支援火力,从问世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单独编制,都是直接装备到第一线单位,但是限于现在生产出来的火箭筒数量有限,而且八成还让军部三号首长给要了去,所以徐锐才弄出这么个编制来。

    顿了顿,徐锐又说:“这事等以后再说吧。”

    “也行。”何书崖说,“但是这事你得记着。”

    “记着。”徐锐笑道,“等兵工厂产能上来,我一定给你们三团足够的火箭筒,到时候就不是一个排一具火箭筒,而是每个班配一具!”

    “真的?”何书崖闻言顿时大喜过望。

    (分割线)

    何书崖大喜过望,尾崎义春却快哭了。

    从五分钟前开始,坏消息就不断的从前线传回到旅团部。

    “报告,步兵第一大队所属步兵第四中队的防线已被突破!”

    “报告,步兵第二大队所属步兵第一中队组织了一次反击,但是投入反突击的一个步兵小队遭支那军不明兵器袭击,集体玉碎!”

    “报告,独立骑兵中队遭不明兵器伏击,集体玉碎!”

    “报告,步兵第一大队大队部遭到炮击,大队长竹原少佐玉碎!”

    ……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回来,尾崎义春的额头上已经渗出豆大的冷汗。

    这之前,尾崎义春还真的没怎么把大梅山独立团放在眼里,可现在,尾崎义春却连肠子都悔青了,大梅山独立团是真的厉害啊,早知道这样,在当初刚发现大梅山独立团的第一时间就应该收缩兵力,这样的话,集中一个旅团的兵力,或许还能够支撑。

    可现在,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尾崎义春只能寄希望于援军能尽快赶到。

    “援军?对,援军!”尾崎义春的眸子里浮起一抹希望,当即匆匆走进通讯处。

    “起开!”尾崎义春一把将守在电话总机前的士兵推开,然后抄起电话就大吼,“快给我接平安镇,对,平安镇!”

    “步兵第五大队什么时候能到?”

    “什么?五分钟前才刚刚开拔?”

    “八嘎,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开拔?”

    “麻西麻西,杨村据点吗?竹下桑呢?”

    “竹下桑已经在半小时前率部开拔了?哟西!”

    “麻西麻西,安乐镇据点?步兵第三大队什么时候能到?”

    “八嘎,都这么长时间了,你们第三大队居然还没完成集结?”

    “什么?驻小陈庄据点的步兵第四中队还没赶到?八嘎牙鲁,那就别等了,你赶紧带着已经完成集结的部队来县城,要快,立刻马上!”

    尾崎义春给天长县城的十几个大型据点挨个打去了电话,结果很不容乐观。

    放下电话,尾崎义春立刻又走到无线电台前,对报务兵说道:“你的立刻致电第十二军司令部,就说天长县情势危急,请求驻盱眙之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以及驻扬州之第五师团紧急增援,同时请求航空兵第三飞行团紧急火力支援……”

    “哈依!”报务兵一顿首,赶紧忙着开始发报。

    (分割线)

    尾崎义春的求援电报很快到了第十二军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刚好参加完了一个活动回到司令部,还没等老鬼子坐下来喝口水,第十二军参谋长青木重诚就匆匆进来。

    “司令官阁下!”青木重诚猛一顿首,沉声说道,“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急电!”

    “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板垣征四郎解开领口的风纪扣,这才想起来天长县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正在遭到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的进攻,因为板垣征四郎压根就没想过天长县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当下板垣征四郎便问道:“想起来了,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好像在进攻天长县,是不是已经有结果了?青木桑,看你的这副样子,是不是大梅山独立团已经突破了封锁沟?突破就突破吧,没什么大不了,一条封锁沟而已。”

    “并非如此。”青木重诚却摇摇头,沉声说道,“司令官阁下,事实上,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打到了天长县城外,并且已经打垮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步兵第一大队,尾崎桑刚刚发来急电,请求司令部紧急派谴援军,并出动航空兵提供空中支援!”

    “你说什么?”板垣征四郎闻言顿时大吃一惊,失声狂叫道,“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打到了天长县城外了?不仅如此,并且还打垮了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第一大队?尾崎义春不仅要求派部队增援,还要求航空兵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哈依!”青木重诚重重顿首。